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84、慢慢矗立起来的高峰
    自打回了平京,倪星澜就没有联系过石涧仁,但是石涧仁能从各种媒体上看见她。

    新世纪前,这个巨大的国家才终于开放了国际大片准入制度,让以前颇为贫瘠的电影文化产业爆发式的增长,任姐就应该是属于原本耕耘了不少时间,然后顺理成章发展为个中翘楚的类型,所以深谙现如今的影视剧规律,产品本身占据的成功因素的确是核心,但重点还是产品营销和发行渠道。

    石涧仁的八百万可以说用在拍摄上都捉襟见肘了,他也基本上都花在石龙镇,而一部电影要火起来,大头其实在各种炒作、曝光的营销手法上。

    作为赤子之心唯一的明星,倪星澜自然是火力全开的宣传中心。

    首先是拍摄过程中,时不时都有关于电影拍摄花絮的小泄露,特别是倪星澜在开机仪式上那个出人意料的装扮,就已经在各种电影论坛、粉丝论坛讨论难道她是要演个男人?又或者只是在电影里面某一段女扮男装……

    就这么点噱头,在多位专业推手的引导下,引经据典的争论不休已经引起不少人的好奇心,毕竟女明星如果本来就是以男主角的身份贯穿始终,这样的片子已经有足够的新鲜感了,何况还是倪星澜这样的美少女。

    对的,美少女不停的以各种造型出现在平京的电影娱乐圈博眼球,两次颁奖典礼,多个门户网站采访,甚至连胡蓉梅都从国家电视台帮她争取到了一次访谈节目,至于各种八卦杂志、报刊上面的豆腐块就更频繁密集。

    用任姐的话来说,连低成本都是个噱头,让各方忍住不拿地震灾区来做文章已经算是很克制了。

    其实石涧仁并不反感这个时候宣传石龙镇的,但他也忍得住,毕竟自己第一次经历这个,不该外行指导内行,他只等谭思遥打电话来报告:“好了……成品出来了,您过来审一下。”已经剪掉波浪头的胖子有种如释重负却又亢奋的感觉。

    石涧仁却再次出人意料:“给任姐他们看看就行,能过他们自然会安排送审。”

    谭思遥震惊:“您是出品人,这剪辑后期就把最后的资金都用光了,您不过来看看花了几百万做了些什么东西?”然后又很有些受到伤害的抱怨:“您这不是与人为善的态度!让我的积极性受到很大的打击,感觉您根本就不重视这件事。”

    石涧仁笑着安慰他:“我重视的是过程,我真是外行,我现在来看,有什么意义?指手画脚说些不靠谱的意见,你改不改?我看不看根本不重要,市场接受度才是最关键的,既然你搞完了,接下来……到江州跟我签份长约,加入我的公司,还是索性放假休息?”

    谭思遥静默一下:“嗯,片子没上映我也没钱,到您那好歹还能有吃有喝,明天请任姐他们看了片子就过来。”

    任佳琳带着一众高层看了片子,二话没说,一切按照流程走吧,现在是九月,争取安排到年底,所谓的贺岁档!

    一贯意义上的黄金档期!

    这就是发行渠道的力量,换做渠道能力低下的小公司独立制片人之类,甚至连档期都安排不到,更不用说一口气就能安排多少院线同时上映了,这就好像出了一件商品,却没办法在黄金期铺货到每个小卖部,那销售业绩能好了才怪。

    任佳琳的集团显然拥有这样的实力:“你真的很能沉住气啊,换做谁,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捣鼓出来一部电影,无论如何也要先睹为快不是?你来平京看看又如何了?”

    石涧仁坦承:“从谭思遥的电话里,我就能感觉到他是用心努力了,自己的忐忑中有很多期待,他不是敷衍糊弄的搞这样一部电影,那我就放心了,而对我个人来说,自控力的修行随处可在,既然我已经过了事事都要站在第一线的阶段,当然要控制自己这种过于旺盛的新鲜感,而且等到片子上映,再跟观众们一起欣赏这部片子,不是更好么?”

    任姐都有点鄙夷他了:“你二十出头个岁数,不放纵不灯红酒绿的享受一下,动不动跟老头儿似的修行,人生有什么乐趣?”

    石涧仁平静:“爬上一个个高峰,看到更多别人看不到的风景啊。”

    任姐终于咒骂:“你大爷的!我是看了你这副模样,想起我那个小王八蛋,又出去鬼混……有空你来平京给我好好教育下他!”

    石涧仁不说自己这边正在面对一个官二代骚扰,答应下来挂了电话。

    他自己亲自到机场去接的谭思遥,因为刘杰也一起来了。

    出来看见是辆普通的帕萨特,导演还一个劲的给合作伙伴解释:“石总规模做得很大,很好的!奔驰宝马车库都有,还有自己的豪车车行!”生怕一贯有点特立独行的刘杰小看了老板。

    石涧仁过来握手:“故意开这车来的,这些东西都是别人的,我就是个穷光蛋,最后一点钱也被你们在电影里花光了。”

    刘杰就笑笑,他瘦高个嘛,戴着眼镜头发也是轻柔的那种,但坐上车看离开了机场才说话:“您的意思是这些东西算身外之物?”

    驾驶员点头:“吃穿用度,好的谁都想要,但对我来说,这些东西不容易吸引我,我想你们作为专业人员,应该能体会这个意思。”

    刘杰的行李非常少,一个双肩背包,一个手提电脑包,就抱在膝盖上:“这次我跟思遥在剪辑室里有过五天五夜不睡觉的经历,其他时间也经常都是打地铺在剪辑室,他做完一段视频,我起来做音频,一琢磨就是几个小时,另一个就赶紧补瞌睡。”

    石涧仁回看后视镜:“谭导没跟我说这么辛苦,该算加班费啊。”

    谭思遥连忙解释:“不是表功,您也知道刘杰的意思,热爱的东西,做起来就废寝忘食,也是难得有这么个机会,任总的集团公司那是大名鼎鼎的,他们请的导演都得是大腕,干什么都是前呼后拥,权衡三思,剪个片子都得是一个团队,人多了嘴杂,哪有我们这样随心所欲的,爽啊!再累都爽!”

    刘杰却没他这么说着就嗨起来的艺术气质:“什么叫随心所欲,我们是很严谨的,只是没了各种心理包袱、行政牵制,也没有人唧唧歪歪,可以完全按照我们的意志自己做,真的要感谢石总了。”

    石涧仁客气:“叫我阿仁吧。”

    结果谭思遥开发出来一个新的称呼:“那就仁总……个人魅力四射的仁总!”

    这货有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