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83、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而且这个南墙还来得非常快。

    就在大约十多天以后,石涧仁和柳清坐张明孝的车,跟田长青等人一起凑了两桌人去钟梅梅的订婚宴上出席的时候,从看见小泽的那一刻起,石涧仁就发现他在频频的看自己,目光复杂的那种。

    小泽没有选择在假日酒店举办宴席,可能是为了钟梅梅曾经就职于那家酒店,又或者是潜意识已经想跟石涧仁撇清关系,在市内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邀请的人只有十几桌,大多是朋友类型的关系,其中漂亮的女孩儿还不少,看样子曾经跟小泽的关系也不那么简单。

    石涧仁本来在专注于观察那位据说是从传呼台、声讯台起家的小泽父亲,应该就是所谓国内改革开放后首先富起来的那批人,也许没到纪如青那么规模庞大,但也是家底颇丰的感觉,脸上就写满了对这个社会掠夺的满足感,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小泽对这个社会也毫无回馈感恩之心的来源。

    相比之下钟梅梅的父母就要拘谨得多,崭新的高级服装也掩盖不住他们的底层身份,不过钟梅梅敢于把父母带到这样的订婚宴上来,说明她也是蛮有底气了,两人挽着走出来就频频对自己的前同事们挥手,也让柳清他们看见她手指上亮晶晶的戒指。

    柳清又把她那个一对儿电池只能拍几张的数码相机带来偷偷拍照,还威胁石涧仁:“您不给我涨工资,我就把照片传给纪小姐,她一定会找您买戒指的!”

    石涧仁诧异:“你现在工资都是她定的,我有什么资格给你涨工资?”

    柳清才压低了声音:“大家都在传说您可能要去平京了,我想一直跟着您,以后也是……我知道肯定不涉及男女之间的关系,您也需要一个全面的秘书,如果您觉得我的工作做得还好的话。”

    结果石涧仁还没来得及回应,简短的站在十多桌宴席前面感谢大家莅临今天订婚宴,也就是请大家来吃吃喝喝见证一下,三两句话说完,小泽就松开手直接往这边过来,本来这桌钟梅梅前同事老板的宴席就是仅次于父母主席旁边的,钟梅梅对这边笑着招呼双方父母,小泽过来却面色凝重:“仁哥,能跟您谈谈么?”

    柳清连忙跳起来,端着酒杯热情的过去祝贺钟梅梅,张明孝等人也笑着拍拍小泽的肩膀起身,马上就腾出一张空桌子来,小泽还是忍不住看了看这些立刻起身的中青年:“他们真的都很信服你……”转过头来就直奔主题:“你有内幕消息?”

    石涧仁摇摇头:“什么消息?”

    小泽脸色尽量带点微笑,毕竟看他的客人很多:“今天上午开始,所有工商部门不能随意注册视频相关类的网站、运营公司,我准备成立的新公司被卡住了,这时候有两种说法。”

    石涧仁慢吞吞的拿筷子去挟桌上的醋溜花生,真的,他这种做派真的很招打,看着云淡风轻的样子非常装逼,可是谁晓得几百年前,那些兵临城下山崩于阵前时,谋士们不都要慢悠悠的摇着羽毛扇装笃定么,他们就是流行这个味儿,谁知道近些年社会上这么讨厌这种风格呢?

    总体说来就是有点不适应潮流。

    但石涧仁不觉得,说话也一贯的关键时刻愈发慢吞吞:“一种应该就是觉得以前那些视频相关类网站、公司值钱了,所以你的润花雪月卖早了,要是捏到现在,光是卖壳都值钱,你也后悔了?嗯,应该不会,你应该是明白后一种情况才是最可能的,那就是国家会开始大力清查相关网站,别说什么壳是公司所有,监管部门只要查过来,说关停就关停,对不对?”

    小泽脸颊苦笑下:“你还真是一切都在掌握中,很明显要收紧了,就跟以前管控网吧一个道理,视频聊天再也不是随心所欲的世界,整个市场马上动荡起来,投资立刻变得谨慎了。”

    石涧仁一点都不意外:“从我们七月开始捣鼓这个事情,到现在九月底,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整个视频聊天市场上乌烟瘴气,裸聊、色情服务已经彻底搞臭了这个行业的名声,你认为这么大个国家监管机构会放任这种情况发生?”

    一身华服的小泽双手放在膝盖上:“现在很多行内人都说我们运气好,在最好的时候就卖掉了润花雪月,也是唯一一家交易成功的,因为后来的不是没达到我们的高度没有收购价值,就是待价而沽想卖个天价,各大门户网站也在积极的自己搞,我承认当时你的选择的确赌对了。”

    石涧仁摇摇头:“我再说一遍,不是赌,运气是基于认真分析的判断,就好像第一次我敢于直接拒绝宋老板的无理要求,除了那太过触及底线,他有点莽撞没头脑的做法,还有焦躁混乱的情绪,都让我对他的情况判断可以尝试正面决裂,不然我就选择虚与委蛇,而这一次,同样是换个角度,站在国家或者监管部门的角度来看,你的视频聊天,有太多漏洞了,我光是想想色情电影被管控禁止到什么地步,视频聊天就迟早会被拉到同等地步,那么最后你们以为肆无忌惮的市场还是会被清理干净,我一点都不怀疑这个国家机关这方面的能力,这是能造成很多负面影响的东西,不是你自己说不涉及底线就能控制的,所以今天不过是迟早的事儿,你说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又忍不住云淡风轻的去挟了片牛肉,真的,有些从小培养的做派,哪怕石涧仁自己都明白有点不合时宜了,还是忍不住,他心里真的平静,就觉得那酱牛肉的味道真的好吃。

    小泽紧盯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现在我终于承认,你在这些事情上面的看法,出发点,眼光都比我高,可能在你眼中,我那些都只能叫小聪明?”

    石涧仁终于放下了筷子:“你真的很聪明,会抓住商机,但是和纪小姐、柳清甚至钟梅梅不同,可能女性真的容易影响一些,你自己固有的观念恐怕我是很难帮助你改变的,如果真改了,你可能也就不是那个机灵的小泽了,所以我很愿意跟你做朋友,不图你什么,你别嫌我唠叨就好,因为你这样的聪明人,要是干起坏事来,我才真是觉得不值。”

    小泽好像被表扬的孩子似的笑起来:“那……我们把资金拿去成立一家新的公司,我们各占一半,继续做我们都认可的事情?”

    石涧仁却忽然变得计较:“得51和49的比例,谁多点?”

    小泽犹豫了一下:“我来管理吧。”

    石涧仁心里真是暗叹一声,这个聪明的年轻人终究还是差点火候,只能走着瞧了,不是谁多谁少的问题,而是对方根本跳不出这个思维定势。

    这时候再比比就明白纪若棠那毫不犹豫把所有产业都抛给石涧仁管理的胸襟,有多开阔了。

    这种大气有时候是天分。

    就好像倪星澜被石涧仁评价为有种天生的大气一样。

    但那个很喜欢斤斤计较的少女从哪里能看出来大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