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79、经纪人真不只是简单的签合同
    小泽在沙发上惊心动魄时,石涧仁去了古镇。

    一座气质清新,其实也只有一两百米古旧建筑街的乡村古镇,谭思遥以前寻觅到的场地,除了可以在整条古街道上模拟清朝的市井街道,主要就是这里有个大地主的庄园,两百多年历史的房屋错落有致,布局工整,院落宽阔,在主屋的中间还搭建有一座古戏台,油漆斑驳的木门,雕花的窗户,光滑的石地板,无不诉说着这里的风雨沧桑,稍微装饰一下就能直接拍戏。

    现在把街道上的所有现代元素清除了,正在拍一组店铺里的戏。

    远远的街头树下,任姐拉石涧仁过来关心剧组:“一千五百万,你还不如卖给我!再不济也卖给别的门户网站啊,怎么选择了段立伟,这孙子名声可不太好,死皮烂脸跟着一起来的,你都不问问我的意见。”

    石涧仁出人意料:“耳薄、皮粗、口小、肉松,腰粗背薄,脚长眉短,他是个典型经商失败的面相,同来之人看他的目光态度也不见得多尊重,来谈这么一起收购案,还把前总裁的名号挂在嘴边,说明他能倚仗的不是自己,而是以前的成绩,之前那个总裁职务离开得相当狼狈吧?”

    任姐精光闪动:“你是故意给他的?他其实做总裁以前捣鼓了个东西成功上市,结果做总裁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搞得下面天怒人怨,现在不过是借着名气还能拉到投资,你认为他肯定要做砸?”

    石涧仁嗯一声:“我有这个把握,他急于选择某个热门东西证明自己,一定会大干快上,接好我的班。”

    任佳琳眯着眼琢磨:“你很不看好这个赚钱的行业?”

    石涧仁点头:“能赚钱,未见得就是好东西,卖毒品也赚钱呢,这个社会科技新鲜事物发展得太快,快得欲望都没法控制,这就好比浩浩荡荡的江水连堤坝都没有,放任自流真的很危险,如果上面但凡还有点警惕心,就应该出台清理这个事情。”

    任姐思忖着:“我是该打招呼的都打了,但在国内你得清楚有些官僚主义拖沓得……不过你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看着偌大个财喜溜过手边,只揽这么一两千万?”

    石涧仁才坦承这起商业操作的背后结构:“可能一分钱都没有,这事儿是我一个合作伙伴的功劳,他现在都还埋怨我没让他赚大钱呢。”

    任姐先惊讶才哈哈笑:“换我也恨你!”但却没问那个能抓住这等机会的年轻人在哪里。

    石涧仁耸耸肩:“没所谓,如果他有一天能庆幸并体会到这点,那就最好,但真的一直怀恨在心,这样的人早早就分开对我来说不是好事么?”

    任佳琳停顿一下才承认:“你这心态老头儿似的……你也是故意这样气星澜的?”

    涉及到女孩子,石涧仁连忙摇头:“没有没有,绝对不是故意,她年龄还小,有些东西根深蒂固得慢慢领会,您还真别揠苗助长了。”

    任姐诧异:“哟,现在就开始护着细心打磨了?”

    石涧仁强调:“如果您确实认可了我的能力,现在也的确很仗义的在帮助我,我们之间已经有相互信任的合作基础,真不用强行把她和我联系起来加强关系,您说呢?”

    任佳琳笑着摇头:“真不是美人计,我就想把她交到你手里,这是个好孩子,明白么,你更是个好经纪人,未来也许是中国最好的经纪人,就好像你对一个搞色情聊天的花花太岁,都会选择他身上的闪光点,试图帮助打磨他走到正轨上来,可现在这个社会,大多数人太浮躁,稍微聪明点就自以为是的根本不接受这种调整,对不对?”

    石涧仁想了想承认:“我年龄不大,能影响的人其实不多,用现在的话说人格魅力,那也得有点岁数才有资格。”

    任姐补充:“这个社会你说得再好,人品再好,没用,得看实际的成绩!之前纪小姐和我,能信任你,除了一些兴趣相投、经历特别,可能也跟女人比较感性有关,男的,都得看你有什么资格来说这番话,你一直不把自己当回事,说好听叫虚若怀谷,但没有实际成绩佐证,别人也就不把你当回事,很难让别人听你的,对不对?”

    石涧仁沉默了一下点头。

    任佳琳的确有平京人能侃大气的特征:“我来江州,主要就是跟你谈这个的,一千五百万甚至更多,你说不要就不要,这是因为你骨子里视钱财为身外之物,如果用这一千五百万能打磨出一个人来,那就值得,对不对?这样的手笔,我能懂,很惊讶,可别人呢?好酒也怕巷子深,诸葛亮当年也要四处传播自己的名声,让刘备知道才慕名而去,可你一贯都喜欢躲在后面默默无闻,这是错的!何况在现在什么都需要曝光度的今天,段立伟这孙子都能凭借那么一时的名声,随时拉到过千万的投资,这就是名声的力量!你其实一直都在成功,但却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亏了!”

    石涧仁不争论这话不是这意思:“谢谢教诲。”

    任姐也笑:“我儿子其实也才比你小两岁,偏偏我就没能这样对他,接下来我主要的精力都在企业规划层面,不可能再一直带着星澜她们了,你来帮我把这块做好,行么?”

    石涧仁好像被提醒了:“不一定是明星、演员的经纪人,其实面对其他有能力,有才华的人,我都可以做他们的经纪人,对吧?”

    任姐像个步步为营的老狐狸:“想想看,你对纪小姐的意义,其实不就是个经纪人么,协助她应对商业、企业甚至生活上的一切事物,而且经纪人是一对多的,你有帮助她的责任跟义务,一旦平稳运行的时候,你又可以去协助别人,帮助另外的人,不就是你在做的么?做明星的经纪人,不过是出名最快的途径罢了,我们会一起接触到更多有能力的……”

    石涧仁听得也有点眉飞色舞,然后就听见那边响亮的电喇叭声:“咔!好……这一条过了,大家休息一下。”

    说是来关心剧组的两位领导连忙在各自秘书的提醒下起身,从舒坦的溪边树荫下木椅起身,走进石板古道,两侧全都是木质结构的狭长街道中慰问演员们,石涧仁主要针对工作人员,抱起浸在溪水里的大西瓜,麻利的切开一手抱半个:“来!自己拿刀削一块过去吃,消消暑,辛苦了。”

    柳清连忙在旁边帮忙分,万一谁一不小心刀子伤到老板了怎么办?

    谭思遥还是悄悄给他做眼色,示意倪星澜的兴致不高,这拍出来的效果就不那么完美。

    新一代未来的经纪人转头,任姐正低头给倪星澜说了两句什么,转头怒目相视的少女眼见着又要把水杯砸过来,黄晓薇连忙抓住。

    这电影就没法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