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74、其实谁也不比谁高尚
    胡蓉梅终于难得真实点开口:“既然说到这里,我采访过一个包二奶的人,很普通,不是官员也不是什么大老板,就是有点钱能支撑他乱七八糟,当时我印象很深,老婆加上三个二奶,一共四个女人,好像没谁觉得这是社会不接受的事情,还过得特别和谐,但最让我吃惊的就是那个男人,他觉得婚姻制度特别傻,他自己就是反抗婚姻制度的先锋,还自认为推动了社会进步,一点不觉得自己不尊重女性,大道理一套套的,听得我真想把摄像机砸他头上……阿仁这么一说,我采访过的罪犯,的确很多坏得特别坦然,特别理直气壮,完全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因为他们做下的那些坏事就根本没有良心,凭什么就要不安?悔改?”

    谭思遥也补充:“就我舅妈,好人,蚂蚁都舍不得踩死那种,什么事儿都想着别人,所有人口中的善良人,三十多就心脏病去世了,而我那舅舅抢劫坐过牢,成天偷鸡摸狗,现在七十多了,身板硬朗红光满面,每天下午骑着小摩托,欢快的去发廊玩儿……真的,比谁都快活。”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看倪星澜,生怕这位说自己影射著名艺术家,可女明星的目光都在石涧仁那。

    于是王雪琴表情严肃的看石涧仁:“嗯,好吧,那你的意思就是大家都应该去做坏人咯,过得这么爽,这么快意恩仇,想烧杀抢掠就随便干坏事咯?”但这么说,她眼里却有点笑意的期待。

    结果石涧仁再给她泼点冷水:“哦,你想做坏人啊?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坏人的,你想试试祸国殃民的当妲己……可能倪小姐比你擅长点。”

    刚才还有点凝重的气氛,忽然就爆发出笑声来,特别是几个女人,笑得都前仰后翻了,王雪琴一点不介意说自己不如倪星澜祸国殃民,还使劲捂着嘴点头,祸国殃民的那个也不觉得是嘲讽,得意的表演一个妲己的媚眼,顿时又引来屋子里大家一起鼓掌,熊毅都要把手掌拍红了,谭思遥大声说演得好,甚至触发了自己的灵感,想给这个媚眼加场戏。。

    石涧仁不拍手,等安静点才说:“不要低估了做坏人的难度,能勾三搭四,却如鱼得水般处理得井井有条,并且心安理得,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世上其实大多是小坏小恶,几乎人人都不同程度的有,大奸大恶得是高手才能干,智商、演技、不服输的决心、强大的冒险精神,这些成为英雄人物的因素,在枭雄和大坏蛋身上也一个都不缺,对吗?”

    柳清终于说话了:“别说大奸大恶,办公室里,各种为了挣表现装积极的演技就层出不穷,虽然人人都骂这种人坏,还真不是人人都有这份能力,哪怕面对一个自己讨厌的上司,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谄媚的去卑躬屈膝,对吧,我知道有家酒店的总经理,为了爬到这位置,搞定了董事长全家,一路上坑了不少同事,都说他是踩着好多人爬上去的,可这份社交能力,他面对有用的人才具备的情商,对没用的人那份残酷……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

    倪星澜好像难得找到了知音一般,都有点忘乎所以了:“哈,办公室算什么?为了上位,为了当主角,给导演制片上床的还少了?谭导,熊主任你们还不清楚?开始这么干的叫不要脸作风不正,后来如果人人都上床了,那还不是得看谁活儿好!那谁,号称口活儿第一的那个……”

    把导演和道具主任尴尬极了,一个劲摇手装傻子,可其他人这会儿却一点都不觉得难堪,好像大家始终遮遮掩掩不敢说,不好说的一些东西都被剥开,很想听听到底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说法。

    所以黄晓薇不说话,只专心的听和看,而且看得出来她在尽力的思考,虽然闪烁的目光说明这种思考能力有限,但视线基本是放在石涧仁身上的,似乎相信他能解答。

    胡蓉梅这会儿也似乎摸到了石涧仁说话的脉络,抱着手臂看他:“嗯,没错,任何领域要有成就,都需要努力积累,坏人也是,只是没用在正道上,我采访过一个地沟油老板,谈起地沟油就两眼放光,特老实一乡镇企业厂长,一直喋喋不休的给我们暗访的记者传授各种独家提炼地沟油的技术,他甚至为自己的专业技能自豪,掐头去尾的光看那一段,我特么的都要差点忘了他是坏人了。”

    谭思遥竟然也两眼放光:“那片儿是您带人拍的?偷拍手法非常有新意,台词设计也很棒啊……”

    胡蓉梅已经惯熟了:“回头跟你废话这个,这会儿的重点是难道我们都要去做坏人吗?对不对?阿仁,你说啊。”

    石涧仁笑笑,还是坐在那个角落:“这就是人性啊,足够阴翳诡谲又恶臭不堪,几乎来源于我们每个人的内心,可是当人性光芒万丈的时候,那又是世界上最明亮的东西,王书记,再给重来一次的机会,当所有人都逃离灾难的时候,你还会不会站在废墟上招呼别人留下来救人?当时你的脑海里是为了功名利禄留下来,还是就单单为了救人留下来?”

    王雪琴只是会意的点头笑笑,石涧仁就竖起自己的手掌翻面:“这就是人性的两面,光明的一面激励我们活下去,暗黑的一面揭示肮脏的内心,做好人还是坏人,完全看每个人自己的选择,这就是个很有趣的事情了。”

    看看倪星澜显然有点听不懂的表情,石涧仁简单点:“公交车上让个座,在座谁干过的。”

    没想到举手的居然是熊毅和黄晓薇,王雪琴和胡蓉梅笑而不语,倪星澜还连忙解释:“我没怎么坐过公交车,一上车就被认出来了。”那得怪她七岁就开始上大银幕。

    石涧仁就问举手的:“心里,是不是多少那一刻还是有点愉悦的?”

    熊毅点头:“嗯,几乎每一次都觉得暗爽,特别是有人说谢谢的时候。”

    黄晓薇也点头,但有不好的回忆:“我让给一个老太太,她却让孙子坐上去,气得我一把揪起小孩儿,我还就不让了!”

    石涧仁笑:“这就是因为对方破坏了你的快乐,这种快乐,和前面说坏人吃点好东西,买个包包,去酒吧,泡个漂亮女人,得到的快乐其实是一样的,做好事如果也是为了得到快乐,那谁也不比谁高尚,所以做好人,真不是做好事为了好的回报。”

    靠在墙边的小布衣能看见板房窗户外的深邃星空,就好像他感知的生活那样:“我们明知道生活很残酷,有欺瞒,有背叛,有谎言,有陷害,但我们还是选择保留初心,与人为善,内心渴望能被善待……如果非要说做好人有什么特别的意义,那就是因为我们选择付出善意,所以这世界上就少了个恶心的人,多了个美好的人,虽然渺小,但你终究还是改变了世界,哪怕只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一点,我也为之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