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73、真话总是那么不留情面
    所以晚上钻石涧仁板房的不是那位g+,变成倪星澜了。

    当然她带了助理一起的。

    其实石涧仁的板房人很多,王雪琴、胡蓉梅、谭思遥、熊毅还有柳清都坐在一起聊天开会,石涧仁坐在边上一直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因为拨号调制解调器需要的电话线在这边,除了查看上面柳清晚饭前整理好的公司表格,他还顺便把几张柳清用数码相机拍的照片传给远在美国的纪若棠看,据说这是柳清自己咬咬牙用工资买的一台便宜货,结果一对儿五号电池只能拍三五张照片,把她气得不行。

    纪若棠却提醒石涧仁,她发现这个聊天软件的版本升级了可以用语音对话,敦促石涧仁也尽快升级,然后两人就可以随便对话聊天了。

    石涧仁回应她那还不如打电话方便了,有昂贵的电话费暗示,说话就能言简意赅不浪费时间。

    胡蓉梅其实是带着一个深入采访的栏目组来的,当制片主任不过算是王雪琴同意接受采访的交换条件,但显然这位国家电视台的制作人是有想法的,也操心如何把死气沉沉的石龙镇真正复苏生动起来,所以聊天讨论的内容并不仅限于电影本身,大家时不时的也会问坐在边上的石涧仁意见,气氛蛮轻松的。

    所以倪星澜一来,所有人都有些忍不住笑,估计白天那句话的八卦已经传遍了整个剧组,不过除了熊毅自以为懂事的要起身告辞被拉住,其他几个都笑嘻嘻的让女明星过来坐,柳清还殷勤的到外面去搬了把沙滩椅进来方便大牌靠躺,换其他人多半会不好意思或者谦逊一下,年纪最小的倪星澜却心安理得的坐下了,起码在这部电影的范围内,她就是核心,就得拿着明星的范儿,这种态度她是从小就被灌输的。

    但她一来,大家就基本上不聊工作了,王雪琴讲当初这里地震以后石涧仁和纪若棠怎么跟她一起努力,因为有胡蓉梅在的关系,她刻意主要说纪若棠,倪星澜很快就从靠躺的姿势变成坐在椅子边,专注的倾听。

    石涧仁坐在角落里偶尔瞟一眼,注意到了这种情绪专注度上的变化,摇摇头笑着继续面对屏幕,但想起点什么跟黄晓薇对了下眼神,果然连这位都要机灵不少,顺着石涧仁的目光去后面抓了件军大衣给穿着t恤的倪星澜披上,别看是盛夏,到了夜里这石龙镇气温低得很。

    不过热烈的聊天局面,其实在石涧仁电话响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安静不少,几乎每个人都在捕捉那边的细微声音,那个看起来坐在最不起眼角落的年轻人其实始终是中心。

    电话是小泽打来的,兴奋得不得了:“栽了!刚刚得到消息,宋青云他老子被叫去谈话了!所有宋青云涉及的项目都有人上门冻结账本,要求配合调查!”

    石涧仁仿佛料到这一切,平静如昔:“作为曾经给了你不少好处的人,哪怕他人品不端,但现在出事你也不应该是幸灾乐祸,该检举检举,可情绪上不应该是这样判若两人的,当初你干嘛去了?”

    小泽好像被泼了一盆冰水:“你!嘿,你还真是个四季豆不进油盐,怪得很也!他红火的时候你敢犟脖子,等他落坑了……未必你还要去搭救他迈?”

    石涧仁感觉得到周围环境注意自己,所以不多说:“好了,回去再跟你说,一句话,别做声别露脸。”

    小泽沉默了一下才说话:“我还就信你这包药,好的,回来我们再有事情细说。”

    石涧仁挂上电话,王雪琴不遮掩:“你有事要走了?”

    石涧仁摇摇头:“没什么大事。”

    倪星澜就是直言不讳的那个:“半夜十一点,给你打电话,我们都听见里面咋咋呼呼的,你要忙就回去忙!”

    其他几个人有点诧异的飞快瞟女明星,因为居然能听出点赌气的口吻。

    石涧仁更能听出来,索性讲故事:“闲谈莫论人非,所以我不提名字,但这位官员的儿子虽然说不上大奸大恶,吃喝玩乐,把父亲掌控的公共利益资源当成自己的钱包银行,随意挥洒,这种事情是迟早翻船的,因为这个窟窿会越来越大,不过我比较郁闷的还是这件事并不是因为他本身的恶行受到了惩罚,而是砍掉那棵滋养他的大树时候,才牵扯到了这枚毒瘤,说明之前那些窟窿基本上都被人为的掩盖了,这就很难看了。”

    平京来的制片人肯定见识更多,但无奈的摇摇头不说话,导演和道具面面相觑不敢说话,但眼神对望有种惊喜之情,原来看着普普通通的年轻出品人有这样腾挪在高官贵子之间的能力,对他们肯定更有裨益。

    只有王雪琴认真:“所以说很多人就归结到制度不好,政党不好,社会不好,这种言论现在甚嚣尘上,满社会都是,甚至在体制内都有这样的态度,这就跟我们在延安看到的一样,曾经延安的政党也遭遇过这样的质疑,但是他们扭转过来了!”

    石涧仁居然敢对她泼冷水:“但那时候党员少啊,要改正做点什么,船小好调头,现在可是一棵巨型大树了,腐烂的地方那么多。”

    胡蓉梅咳了一下:“阿仁,注意点措辞。”

    王雪琴却笑起来:“胡姐,我跟阿仁一直都是这样讨论的,各自站在不同的角度……”

    石涧仁也笑:“你的房子塌了半边顶就整栋房推了重建?你的大船破了个洞就索性沉了重造?只要航向正确,局部的修补修缮一直都要进行,只有把一棵大树那些乱七八糟的腐烂枝叶全都砍了,甚至把那些烂到根子里的毒疮都挖出来,才能把大树支撑住,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连黄晓薇都听得有点专注,倪星澜却越听越茫然:“什么树?怎么又造船了,你在颠三倒四的说些什么啊?”

    胡蓉梅笑起来:“要都是都跟你一样,只一心在戏里,那就真是福气了,我们在说坏的终究会被摒弃,好的迟早会发光。”

    熟悉戏文的倪星澜却鄙夷的翘翘嘴角:“可我怎么只听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干坏事的人才一个个活得好端端的!比如我爷爷,吃喝玩乐一辈子,年轻时候没少勾搭小姐太太,其他坏事儿嘛……嗯,我就不说了,一大箩筐。”

    胡蓉梅一脸的抽抽:“好人心安……扪心自问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活得安生,睡觉睡得香。”

    倪星澜还是拿著名艺术家说事儿:“我爷爷从来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自在极了!”

    连王雪琴都有点语塞了,只能从根子上扭转:“你也不能这么说,你爷爷怎么可能是坏人,坏人怎么可能是著名艺术家?”

    倪星澜挑衅的转头看石涧仁:“哪!你看见过他的!你说他是不是个坏人?”

    终于把屏幕上文件看完,关掉调制解调器合上笔记本的石涧仁,心平气和同意女明星观点:“好人一定有好报,这话的确是骗人的,坏人会受到良心谴责,这话也是骗小孩子的,真正的坏人从来就不会觉得自己坏,对吧,喜欢勾搭小姐太太的,他认为谁叫那些女子贪图自己相貌堂堂、器宇轩昂呢?自己不过是顺应她们开心罢了,只有坏得不那么彻底的才心惊肉跳,杀人放火的都觉得理直气壮,贪官污吏也认为自己理所当然,真正的坏人确实每天睡不着,因为他们活得太爽了,每天都要去声色犬马,要去放荡,要去狂欢,每活一天都是赚的,玩都玩不过来呢,哪有心思去反省自己坏不坏,我没说错吧?”

    一屋子人愣住了,王雪琴皱紧眉头想反驳居然说不出口,胡蓉梅一脸的哭笑不得,谭思遥和熊毅就目瞪口呆,黄晓薇是若有所思,倪星澜喜笑颜开的鼓掌,唯有柳清淡淡的笑着坐在另一边角落低头看手里的报表。

    他这么说,自然是有他道理的,助理始终相信老板的决策都是对的。

    这是种基本的职业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