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66、为什么?
    换作寻常人,在这种一片狼藉的局面下没准儿已经气急攻心了。

    石涧仁却能妙手回春,或者说从他当时的笑容就表明心情更好了,等来这样的破坏反击,不正是说明对方有些黔驴技穷或者说忌惮,不敢用行政手段来打击自己么。

    拿过桌上唯一一支无线麦克风,本来是用于试镜选手叫号的,石涧仁站到了台阶边缘,也就是在空高七八米的大办公室高处,自顾自的开始面对乱糟糟场面说话:“喏,在座各位都是优秀的演员,你们可以理解这是我们为了测试各位反应的剧情设置,也可以理解为是有些人为了走潜规则,被制片方拒绝以后恼羞成怒的结果,更可以理解为有人企图来潜规则各位,却被踢出了剧组以后的报复……这说明什么呢?”

    语气平静得好像在聊天,要不是麦克风音箱的扩展,根本没法让很多人听见,但是在这样杂乱无章的局面下,偏偏这样平静的声音却比嘶声大吼更让人能注意到,所有人几乎都停顿下来,仰头看上面那个穿着平常的年轻人,谭思遥连忙把手指框框转过来看制片人,倪星澜还是抱着手臂,但眼睛有点亮。

    石涧仁很满意安静下来的场面:“这说明,这部戏是有前途的,是被人嫉妒的,老话说,不为人妒是庸才,大家摸着心口想想,如果有人因为搀和不进来,挖空心思要来破坏和扰乱这部戏,这不正说明这部戏是值得去参与的么?我说完了,今天中午在假日酒店安排了自助午餐招待各位,请调整好状态,今天下午在酒店宴会厅初试,就一个下午,我们会筛选出二十人左右试镜,因为我真得说,这部戏的角色很抢手,不要片酬,甚至愿意提供赞助都要来参演的演员现在已经在路上,下午也会加入到竞争中来,谢谢,各位可以赶紧去换衣服和准备下午的初试了。”

    光是前面几句就让仰头的演员们脸上放光,急切的情绪一览无遗,所以石涧仁居高临下的看到这些表情,根本就不为刚才发生的事情致歉解释,放下麦克风就走下台阶,下面的各色演员们很想跟这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说什么,似乎从各种传言里面这部戏的主理人好像就是个很年轻的家伙,但是看看他的模样,下午就要确定试镜,连主动贴身而上的机会都没有啊,特别是柳清等人立刻迎上来一下把石涧仁围住,一群人就朝着酒店内部去了。

    直到下午倪星澜才有机会站在石涧仁旁边哼哼冷笑:“看不出来你强词夺理很会说嘛,明明是别人来报复破坏,还成了你激励的机会!”

    既然对方看不上自己的长相,石涧仁就不谦虚:“我能帮任姐说服李尚俊,自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倪星澜果然立刻花痴:“听说他九月要过来,无论怎么也要争取一个同台的机会,如果这边还在拍戏,别怪我请假!”

    石涧仁就很难理解了:“你自己也是明星,为什么要对另一个明星痴迷呢,你当然知道他银幕上的形象都是演出来的,背后指不定是什么人呢。”

    倪星澜立刻扣大帽子:“哈!你在嫉妒和污蔑他!诋毁他!”

    石涧仁无奈:“当我没问。”

    倪星澜的态度让石涧仁更无语:“他才是我的救命恩人,他的脸就滋润了我灰暗的人生!就是成天都看惯了演来演去的假东西,没什么是真的,那就要找个好看的来养眼。”

    这是有多看重长相啊,石涧仁只能摇头看宴会厅里各种好看的人儿。

    张明孝亲自带着三四十名保安从大门外到宴会厅都严密防范,柳清指挥领班等人给坐在整齐排列的椅子上的参选者发号码和说明书。

    这下午石涧仁就坐在谭思遥和倪星澜的中间,长桌尽头多了个小泽,这货死皮赖脸的中午非要请几位一起吃饭,说是道歉,因为欠债不还说的就是他,没想到连累到了大家,所以吃过饭他当然顺势又跟柳清黄晓薇她们站在一起说要免费服务赔偿试镜参选的演员们,钟梅梅倒是一直没露面。

    因为已经算接近试镜,两台摄像机也架在了长桌左右做拍摄状,相比早上一个个自我介绍性质的场面,显得紧凑多了,起码这时候那些在镜头面前会紧张的家伙会立刻暴露出来。

    倪星澜还用酒店的圆珠笔指了指面对的座椅阵列左侧:“那就是江州本土演员?”

    谭导演哈一声,石涧仁瞟瞟不说话。

    如果说正面这一百多号演员基本都是美女加少量俊男,那边三十多个江州本土演员却大多都是歪瓜裂枣,胖妞肥仔、瘦皮猴、鼓眼睛地中海,总之尽是特色外表,倒是显得他们旁边几个走好看路线的演员根本让人没法留下印象。

    既然说了自己来主导,石涧仁看人员已经到齐,就对那边柳清打个响指,总经办主任连忙拿着麦克风开始:“各位都已经拿到了自己的编号和台词单,现在开始从001号轮流上台面对三位考官念台词,三句话,说完就行。”

    倪星澜还是满带嘲讽的拿起那张白色复印纸,上面就没头没脑的写着三句话: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什么?妈出车祸了?”

    “啊?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资深女明星自己嘴里悄悄的过了几下忍不住鄙夷:“没错,的确有从惊喜到惊诧、悲伤的变化,这很难么?”

    谭思遥闭上眼似乎在品味这三句话的场景,导演就是一个擅长把文字转化为生动场景的人,他得掌控所有角色跟环境来组成这个画面。

    石涧仁却拿起倪星澜画得鬼画桃符的那张名单示意开始,然后深呼吸做足了准备的参选演员就走过来,声情并茂:“爸爸,你终于回来……”

    石涧仁已经摆手:“下一位,快……”

    第二位简直就是连奔带跑从十米外过来,而呐呐的走到一边的演员回头看,结果接连不断后面都是只说一两句就“下一位……”,她原本掉到谷底的心情才豁然好受一些。

    这效率!

    一个个坐在空旷宴会大厅里面的演员们诧异极了,原本打算好好观察前面表演,再看考官表情的一些演员更是忙不迭的赶紧起身排队,显然如果能挨着前一个人上场,也不至于气喘吁吁的说那一两句话,对不对?

    所以一百多号人十分钟就走完了,其中能把三句台词说完的不过两三人,几乎所有人都把这两三个的号码记在心里,看待会儿他们是不是会被选中。

    但包括这两三人在内,所有人这个时候都忐忑不安,因为几乎看不到标准,不知道什么才叫好或者不好。

    接下来就是那些江州本土演员,也是一样,但这一群却每个人都说完了三句话。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面无表情的年轻人身上,因为连谭思遥和倪星澜都忍不住一直斜着上半身从他的两侧看他手里的表格,看他面前仿佛流水线一样经过的演员,然后飞快的在表格上做标记,也只有他俩能看见石涧仁做了些什么不同的标记。

    于是忐忑的时间也极短,本土演员差不多同样十分钟走完,石涧仁立刻就把单子给了柳清讲解两句,这姑娘对这种场面似曾相识的拿着麦克风念:“003、009……请这些参选演员留下来在就在这里马上试镜,哦,准确的说是角色试戏。”最后一行字是石涧仁标注在角落上的。

    这下连谭思遥都茫然起来:“啥?”

    石涧仁已经起身往外走了:“不给你潜规则演员的机会啊……差不多就行了,二十个人,里面就是女角色和配角选择,你再看看,几选一应该能选出来,然后那些本土演员挑了七个演龙套配角,什么饭馆掌柜,衙门捕头之类的,剩下不要的,或者你放有台词的龙套里都行,再不够人手就到石龙镇那边临时抓几个,我们酒店员工也能凑凑,其他落选者就没必要留下了。”

    谭思遥是准备了自己的摄影组在两侧用普通摄像机录制过程的,一边挥手让他们搬电影摄像机进来摆场面,一边紧张的翻看剧本,再看看那些满脸惊喜跳起来站在一起的被选中者……

    他得马上找几个场景对白,还得让这些人扮演角色试试看,这跟普通的试镜的确有区别,已经是基本确认角色的试戏了。

    那家伙这么有把握?

    黄晓薇和小泽连忙热情的招呼他们又集合在一起做准备,而瞬间落选的一百多人脸上都写着为什么三个醒目的大字!

    所以倪星澜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跟制片人出去:“为什么?给我说说你凭什么标准选的人?那个g+你也选中了!”

    是么?石涧仁根本没注意到,还回头看了一眼,哦,真的蛮大。

    估计只能演个老板娘或者老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