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62、不是就是当欠债的大老爷么
    一年前,开着那辆二手丰田面包车回到码头的石涧仁,测试了一把面对码头恶霸看看这个社会是什么模样的。

    一年后,坐在四星级酒店楼下的豪车办公室里,石涧仁再测试了一把。

    所以能俯看挑空大门边的办公室里依旧安静了好一会儿,石涧仁先坐下来继续喝杯子里的茶。

    小泽小心翼翼的坐到对面:“你……得到确切消息了?”

    石涧仁摇头:“没有什么消息。”

    小泽惊了一下:“那你怎么敢当面撕破脸?我还以为……”

    石涧仁吹开茶叶:“有些事情是我的底线,以前可能选择避开,现在我想试试看,看我能承受这个层面的冲击了不,况且我看见他有些表情不对劲。”

    小泽难以理解的忽略了最后一句:“可……只要他老子还在位子上一天,随时都能……”

    石涧仁慢条斯理:“都能怎么?查封酒店?还是关停水电气,借口消防卫生不过关?我又不是法人代表,随便他搞,职工们没了饭碗自然会闹,万一抓我坐牢,那就看看有没有人救我,正好测试一下友情关系,也可以看看这社会是不是黑暗到这种程度嘛。”

    小泽看着面前的男人,脸上表情倒是变幻得蛮多,最后点点头:“我真没想到你会为这个事情跟他翻脸,还以为你是故意找的由头……既然已经做下来,后悔也没用,有些事情总要搏一下……宝驰行毕竟他投了一千二百万,随时可能抽走资金,我得去做好准备,我们听天由命吧!”

    说完就转身顺着台阶走下去,却听见背后石涧仁的声音:“我不认为是听天由命,人在做,天在看,虽然祸害活千年,但他这样的做法迟早断了自己的后路,所以那是必然的。”

    有点信这些玄龙门阵的小泽定定神,推开门出去,正好看见两个宝驰行的保安在检查地上满脸是血的杨建平:“鼻血……应该是撞晕了,咋办?”

    小泽回头看看那不动声色的石涧仁,忽然自己也安定不少:“咋办?打电话叫救护车啊,要不要我给他做人工呼吸?莫名其妙……留一个人看着就行了,你去叫吴迪吴总还有财务总监、销售总监过来,别让陈主管看见了,被发现你就给我滚蛋……”自己已经拨通了电话:“梅梅……到办公室来一趟,开个会,防着别让老陈看见打小报告。”

    保安立刻惴惴不安的去了。

    石涧仁也是这么叫杨建平滚蛋的,这位刚刚在医院醒来就面对张明孝过来结账:“这里的医药费跟营养费,加上你前几天的工资,接下来你就可以回平京了,机票可以到润丰集团报销。”

    杨建平难以置信:“什么?就这么叫我走人?不可能?”

    张明孝一脸社会习气的江州普通话半生不熟:“随便你,这几天你找的失足妇女我们都联系上了,你给她们散发的制片主任名片,许诺当明星拍的照片,哦,还有很多光屁股照片,要不要交给警察?平京或者江州都行,随便你挑。”

    杨建平只好忿忿不平的走了。

    他当然也不会反思,为什么四个人参与,只有自己落荒而逃,更不会想他作为制片主任到底该做什么。

    石涧仁在办公室里也琢磨这个事情,把杨建平这个老油条赶走了,自己该找谁来干这个制片主任呢?

    其实一个完整的剧组工作职务很复杂的,单凭一个熊毅负责的类别,就包含美工、服装、道具、化妆等小组,又分别对应人数不等,有些大场面的片子光这个类别就有上百人,但看起来石涧仁是打算让熊毅一个人领头然后其他人全部在石龙镇周围拉扯起来。

    而制片主任就是整个拍摄现场的管理,理论上来说又有好多个制片主任,管后勤吃喝拉撒的、管现场纪律秩序的、管拍摄场地外联的这些都可以分别有制片主任,再加上整个剧组里面办公室主任一样,统筹每个部门协调工作的大主管,光制片主任都能分七八个出来,石涧仁依旧准备只让一个人来干,其他协助的都让王书记安排当地人协助,肥水不流外人田。

    谭思遥在江州附近转悠出了结果,三四处具有民国清末风格的古镇被他看中,甚至还循着古迹找到几个乡下偏远的古庄园大宅子,收费是按照每人两块钱的档次,他准备阔气的包场五十块一天……多拍几天!

    于是他已经开始筹备导演组、摄影组、录音组,这其中又包含了灯光师、动作指导、特效师等等各种人员,石涧仁还是那句话:“只要能在当地培养的非专业人员,都用当地人,黄克勇已经发回来一系列能够配合的人员名单,省下给平京那些高价人员的钱,就能带动更多当地人,功德无限!”

    所以谭思遥找的人基本都是自己那些同学或者相熟的伙伴,关键也得自己能压住的,一个从没出过片子的导演,要是在现场被行内人士甩牌子,那就基本在圈子里没法翻身了。

    反正石涧仁是打算奔着全国第一寒碜剧组的称号去的,几个核心成员都毫不讳言主题就是省钱!

    但目前看起来适应得最好的就是熊毅,谁叫他的工作本来就是用最低的成本制造出最能骗人的道具场景呢?

    到哪里去找个能干又不贪花好色的制片主任呢?

    石涧仁有点发愁。

    与此同时小泽更发愁,

    在极度惴惴不安的状况下度过了一周时间,他能做的都做了,但除了第二天就接到要求抽出资金的电话,其他方面真的没有半点动静,而且在自己熟悉的圈子里面,似乎宋青云也没有大发雷霆的广而告之。

    这么丢脸的事情,除非宋青云傻到没了半点智商,怎么可能到处去说,石涧仁不说,老钟不说,小泽虽然憋得很难受,但是在钟梅梅的劝说下,也装作没发生过,坚持面对宋青云派过来的财务,还有那个一直在车行看着的陈主管哭穷耍赖:“账上没钱,所有的资金都滚动在外面提车购车,最近正好有几辆跑车还在北方保税港没有运过来,所以资金没有回笼,没现金,只能回点给点……再说股东协议也不能说拆就拆,注册资本金五千万,现在大股东突然说不做,股权转让什么都要签协议做合同……”

    这时候钟梅梅几乎全力支持小泽脱离宋青云的商业链,甚至不惜转身为小泽来求石涧仁能不能拆借点资金,或者建议干脆由石涧仁去顶了宋青云的大股东地位。

    手里握着几百万现金的小布衣压根儿就没有投资生财的想法,这笔钱是要用到石龙镇的,那就不会去淌任何浑水:“我听说现在欠钱的才是大爷嘛,以前我跟纪小姐为了讨要点度假酒店的资金,对方还不是挤牙膏似的,现在无非就是你要帮小泽坚持拖过去,患难见真情。”

    钟梅梅的确是比较现实,这个时候既然和宋青云无法挽回,她思来想去,选择还是听石涧仁的一直帮小泽支撑着。

    店里几部价格不菲的跑车被拖走抵债,员工暂时辞退放假,富二代的圈子里面都在传说小泽捅了篓子,要砸锅卖铁了。

    钟梅梅还劝小泽这一次不要动不动就回家寻求帮助,自己体会一次落到低谷的艰难,体会周围世态炎凉的感受。

    其实也就是从过千万身家的老板变成欠债几百万的老板。

    心理压力是第一位,生活条件倒未见得有多大变化,起码比住在宿舍吃员工食堂的石涧仁过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