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57、一锅大杂烩
    戴着一顶宽边棒球帽的倪星澜到这个已经挂上影视剧牌子的办公室坐了十分钟,就算是跟“赤子之心暂定名”摄制组主创人员见面了,黄晓薇身兼主演助理和摄制组秘书两边的职责,兴奋得跑前跑后,还要帮集团摄影师拿反光板。

    四位一贯懒洋洋的组员,先各花了几分钟时间整理好自己的容颜,连谭思遥都小心翼翼的跑卫生间去把自己那波浪长发打理了,一脸胡茬的过来腆着脸跟倪星澜单独合影,石涧仁这些天到处跑片场的经历让他已经体会到跟明星合影的用途,很多剧组的小明星小工作人员简直就是拿着这些照片当敲门砖啊。

    他不合影,坐在桌子头跟倪星澜终于有了认识以来比较正式的一次交流,除了拍照都一直戴着口罩的倪星澜其实没说话,而是把一张打印好的白纸放在石涧仁面前,上面1、2、3、4的列满了各种针对男主角的要求,不能有吻戏,借位都不行,不能有床戏,不脱衣服,不露肩,不露脚,拍对手戏的时候不能吃大蒜等辛辣食物,忘台词之类的事情不允许再三发生……林林种种的有几十条。

    石涧仁是看得大开眼界的:“说这么多,请李尚俊来演男主角好不好?”

    黑色棒球帽下的丹凤眼顿时极为热烈,隔着口罩都能听见小姑娘的声音激动:“好呀!好呀!”

    石涧仁翻白眼:“没钱!”说完就抓过笔在白纸下面签字认可,气得倪星澜猛的一拍巴掌在桌面,抓过条约就跑了,让好不容易把衣服捋周正了,最后一个等着合影的熊毅傻不愣登的看背影沮丧:“石……总,还,还有机会么?”

    石涧仁把那不平等条约的副本扔给谭思遥看:“这个都签了,以后在拍摄现场有的是机会拍合影,这个麻烦不?”

    谭思遥双手捧着的那不平等条约好像捧着倪星澜的白皙小手一样,一叠声的:“不麻烦不麻烦,年轻女明星为了顾及形象都有这样一系列的要求,也亏得是她这样背景和名气,这个年纪有多少人有机会有底气签这个呢……这个我收藏了行不行?”因为后面几条是倪星澜自己亲手写了补充的,石涧仁很不屑那种小学生一板一眼的笔法,对现在学生的书法水平之低,有了破除底线的认知水平,但在谭思遥这种家伙眼里,那就是可以当圣物供起来的东西!

    刘杰也合影了的,但是没谭思遥这么没骨气,看了几眼合约,其实更多是看谭思遥,自从知道谭思遥居然得到了执导这部电影的机会,他的眼神多少还是有些变化,虽然不说话。

    石涧仁叫住要立刻跟着明星跑出去的助理,让黄晓薇给自己和杨建平、熊毅订明天回江州的机票,听说润丰集团因为太多订机票,所以能打狠折。

    然后才让已经跃跃欲试的杨建平和熊毅先回家收拾行李,剩下盯着剧本跟那不平等条约不撒手的谭思遥和表情游离的刘杰在办公室面对。

    石涧仁先跟谭思遥说最后几句额外的:“你觉得倪星澜演技好不好?”

    戴黑框眼镜的长发胡子宅男抬头,满脸纠结:“偶像派就不要太苛求演技了吧?”

    石涧仁重复:“我是问你觉得她演技好不好,好在哪,不好又在哪?”

    谭思遥终于回归专业:“其实她的演技在年轻一代小姑娘里面算顶好的了,六七岁就上银幕当童星,情绪和投入度是绝对专业的……只是,可能家传渊源的缘故,又或者太早面对镜头,她已经有点油了……也就是说表情有点定式,反正都是看她脸蛋好看的,演技上也不需要琢磨,一直保持那个表情就好,有点单一。”

    石涧仁却难得对专业人士指手画脚:“不是,她的问题在于气质,你注意看看她前面拍的几部戏,无论是时装剧还是古装戏,她的确是都保持那个表情,但真正成功的却只有那一部成名宫廷戏,她演郡主后妃的那部,很多人都以为她是没摆脱那部戏的影子,后面无论演青楼女子、办公室白领还是调皮的新潮少女都脱不了那股味儿,其实是那部宫廷戏才符合她的气质。”

    谭思遥使劲睁大眼镜后的小眼睛:“你这算是换个思路想,意思就是只能角色来适应她的气质?”

    石涧仁点头:“她爷爷是演老生、武生的,前些天我见过,我觉得这小姑娘其实身上有股她爷爷的气质,所以把她演的那几部戏找来看看,也就那郡主后妃杀伐果断的狠劲有点符合她,所以才演出了彩,具体这几个女角色挑选谁当成女一号给她发挥,你就多费费心?”

    谭思遥说不上茅塞顿开,但也有些新奇:“石总你这个说法倒是有点新鲜,让我回头好好琢磨下。”

    石涧仁跟他交心:“我先回去选演员,你琢磨好,男一号多半也在润丰集团内部选,这样成本好控制,其他的角色都我们从江州那边选,拍出什么样的新意思是你琢磨的,我不插手也不会干涉,我只要最后拿到手的影片,连剪片都得你自己做,怎么样?”

    相比看陈冬儿那部电影时候还啥都不太懂,石涧仁现在也算是小半个内行,知道拍电影的时候都是一条条的拍出很多素材,最后才是导演剪辑合成一部完整的电影,其中用不用哪一条都在导演的剪刀之下,不过现在分工细致以后,好些大片子导演也只是坐在旁边指导如何剪,具体的细节还得专业剪片动手,能又导又剪的,除了名气极大控制欲极强的,也就这种烂片导演为了省钱一肩挑了。

    但这也变相的把整部电影的权力都给了谭思遥,加上他原本摄影出身,拍电影最重要的三个环节基本都在他手里,石涧仁明显又不是个喜欢指手画脚刷存在感的,这样的事情可能一辈子都摊不上,波浪头胖子嘴皮都在颤抖着咬牙切齿,明显脑子里这会儿有点过电。

    石涧仁转过脸对表情平静,但实际上按捺不住羡慕嫉妒之情的刘杰:“这部戏的关键在你……”

    半个音乐人身份的刘杰有点难以置信。

    石涧仁平铺直叙:“武打片那些招式都是假的,思遥无论怎么编排镜头场景,我们都没钱请最好的武术指导,所以整部片子只能借鉴抄袭别人的武打场景,这个在我们做的脚本里面也体现出来,看着炫目,其实分拆开都是从经典片子里面借鉴来的……如果拍得好,观众可能会买账,但看出来也就是那么回事,所以我想来想去,能够求新求变又不多增加成本的,就是音效……”

    刘杰其实已经几次表现出他的聪明头脑:“你说让我在武打场面的音效上面下功夫,做出特色来?”

    石涧仁对他呼的一下做个拳击动作:“同样的动作,可以唰的风声,也可以只有啪的打中声音,我懂点拳法,其实我更觉得拳拳到肉可能才是现在观众喜欢看的。”

    刘杰有点兴奋了:“我有点摸到你的脉络了!后期音效……不,应该是拍摄手法都应该侧重于现实一点的打斗而不光飞来飞去的华丽。”

    那边其实一直听着的谭思遥立刻大摇其头:“你来!请成龙李连杰拳拳到肉的现实打法?现在都是飞来飞去的吊威亚,这是最简单的!”

    刘杰嗤之以鼻:“你当然愿意选择吊威亚了,对啊,简单嘛,你拍起来也不动脑筋!”

    谭思遥怒目相视。

    石涧仁不劝也不哄:“这个是正常的内部路线争论,你们两个自己讨论,但一个前提,不散伙不退出,相互协调并同意以后,捏着鼻子都得把整部戏拍完,你们自己拿主意,也许以后一辈子都没这样的自由创作的机会了,我回江州以后,你们俩有什么意见问题随时跟我沟通,直到准备好就开始。”

    然后这甩手掌柜就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