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56、人人都心怀鬼胎
    为什么要在任佳琳这边公司里面拿剧本呢,就因为这些已经是在有关部门备案了的,电影是个严控管制的文化产业,所以要拿到能备案允许立项的批文就是个很艰难的事情,当然,这也是对普通人艰难,润丰这样背景深厚的集团随时都在囤积剧本。

    很明显,去年好莱坞上映的一部中国武打片在全球都重新掀起了中国武术的热潮,手里这个剧本也是为了沾这个边囤的,石涧仁简单的给任佳琳讲述了自己起到的作用:“就是把一切不必要的东西都裁掉,留下能解释清楚前后关系的主骨架就行,其他都用打戏和少量男女角色纠缠填满,整部戏都这样。”

    任姐不认真的调侃:“你个不谈恋爱的,还角色纠缠,观众能看懂?”

    石涧仁认真:“我只是在旁边观察,具体都是专业人士来做。”

    所以接下来两天就是面试专业人士,任姐以自己的关系,把能招来的导演全都弄过来到润丰跟石涧仁面谈,愿意为八百万预算电影跑一趟的导演依然有二十多个,稍有名气的都不来,因为丢不起那人。

    只是来的其实也不乏高人,起码坐在石涧仁背后的谭思遥就对好几个如雷贯耳:“圈子里蛮有名的!专门拍地下电影……专门到国外拿奖的!艺术含量极高!可票房很差。”

    结果艺术含量稍微高点的,看看剧本也不耽搁大家的时间:“原来是个从头打到尾的武戏啊,没内涵,下次合作吧……”

    愿意接的当然也大有人在,可石涧仁那贱皮子又瞧不上,嫌这个獐头鼠脑贪财,那个眼波流动好色,再不就夸夸其谈没真本事,谭思遥就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嘿!你怎么知道?这家伙真就是个拍电视广告片还烂得一比的家伙!”

    送走了最后一位试图来拍烂片,又好奇到底是哪里的土鳖老板会投几百万来干这种傻事儿的导演,石涧仁转身面对椭圆形桌边的谭思遥:“怎么样,要不你来拍?不然我就请刚才这位了。”

    从未单独获得过执导机会的谭思遥楞了下:“啊?”石涧仁一直都说这个电影是要给润丰集团过审,有了投资人以后再请全套班子来拍的,他就是个协助投标的小脚色。

    石涧仁点点头:“十多部戏的片场经历,七部戏的摄影副摄影,两部戏的副导演,我都找来看了,还行,如果你愿意跟我拍这部戏,最后票房收益分账而不是只拿片酬,那这部戏就给你拍,如果你都不怕砸了自己第一部正式导演的牌子,我也不怕这点投资丢水里,对,这八百万现在我打算自己掏。”

    谭思遥再啊一声,有点懵,用慢镜头的方式低下头看手里已经被无数导演轻蔑翻看过,沾着好多手印痕迹的剧本……

    任佳琳听说了石涧仁居然请自己找来帮工的家伙当导演,自然又把他找去谈话:“决定了?你很看好他?”

    石涧仁摇头:“不晓得,我又从来不知道导演导得好不好该怎么观察,只是觉得他还算认真,又有梦想,做生不如做熟咯,反正步骤程序上他肯定很熟悉那就行了,我跟着看看不说话。”

    任姐笑笑:“那行,整个过程需要我这边提供的设备、人手全部以成本价提供给你,本子就不收你的钱,送审院线疏通之类的费用都算我的,但未来票房毛利的50管理费就包含这些所有,行不行?”这意思就是如果片子赚了钱,那才收一半的利润去抵账剧本、流程、审批等等一系列的费用,而这种大公司外包主要赚取利润的管理费也在其中,对于这样一部明摆着不赚钱的烂片,任佳琳别说赚钱,基本上是倒贴自己的关系和人力成本。

    石涧仁现在总算知道在国内这样一部戏的壳要多少关系才能顺利拿下来,还是有点感激:“不敢说一定不辜负希望,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任佳琳却耸耸肩:“我是不想这么个小片子摧毁了你的自信心,我跟你说过,青年才俊我见得不少,自信满满的突然肥皂泡破灭,一蹶不振的十有八九,对你来说,稳稳当当的跟着我做人做事,金钱美女都不在话下,却非要自己去捣鼓那些个只有你自己才明白的事情,你知道我是多盼望你干脆搞砸,又怕你就此灰心丧气么?”

    石涧仁再拱手:“谢谢了,就算在捣鼓这个,我也要操持酒店,管理江州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公司,所以您有事说话,我随时能来平京的,跟灰心丧气没关系。”

    任姐笑着点头:“你明白我这心思就好,不管是感情投资还是收买人心,我作为一个女人,能在平京把事情做到这份儿上,有些情义比爷们儿还在意,生死关头救命那另说,你夺下那么大的利润却不跟我谈好处,这份气质姐姐我也不会输你的!”

    石涧仁心领了,不过任佳琳最后却叫住了他:“合同这么签没错,但是我加一条,你得把星澜放女主角上去。”

    这回轮到石涧仁懵了:“啥?我这可是烂片……”

    任姐不在意:“刘德华还一辈子拍烂片呢,偶像派无所谓的。”

    石涧仁坚定的摇头:“算了,请不起她,而且她那脾性服侍不起,我也不能因为她破坏整个剧的摊子……”说到底还是不愿跟漂亮姑娘打交道。

    任佳琳嘿嘿笑两声:“你跟导演都谈收益分账,星澜那小姑娘我来忽悠她,就当你救她命抵债呗……我可告诉你,甭管你片子烂不烂,有了她,这部戏的成本就能收回大半……你接不接?”

    就算明知道这部戏是交学费,石涧仁心里还是有所企图的,如果说之前这部戏有那么两成的希望用途,多了倪星澜显然一系列的话题、炒作、关注热度都会带来更多的帮助,起码几百万的投资真能带来不少的粉丝票房,好歹能弥补一些消耗。

    八百万呢,这么大一笔钱,就算自己是另有用途不算亏,但是能钱生钱又带来资金,凭什么不行呢,小布衣难得见钱眼开:“您这也太情深义重了吧。”

    任姐却又嘿嘿笑两声:“她妈有点烦,成天跟我提身价,还时不时的拉别的影视公司来我眼前晃悠,说是这份合约完了就要星澜自立门户,跳出去跟别人当股东,我得让她看看,既然还在我这儿一天,能捧了星澜光彩照人,也能让她砸牌子,到时候看看漫天的影评就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演技……你别多心!赔了就赔了,咱姐弟俩赔得起,好不好?喂……你倒是笑笑啊。”

    石涧仁真的忍不住满脸的表情乱窜,咱能不这么直接打脸么,还没拍呢,就铁定能算是冷藏了倪星澜?还从这会儿就开始从媒体上准备黑这部片子了?

    再心怀鬼胎,同床异梦,也不能从这会儿就开始吧?

    不过他自己也没安好心,根本就不是奔着拍这部戏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