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54、艺术永远都来源于生活
    倪星澜的父母的确是石涧仁见过绝无仅有的那种极品。

    饭桌上有三位客人,他们依旧还是亲密的坐在一起,相互挟菜,还有喂东西的举动,让倪星澜都忍不住拿筷子去敲他们的碗:“喂!干嘛呢,有人看着呢!”

    任姐连忙:“经纬哥和涵君感情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嘛,没事没事!”

    这已经都委婉的说是有点不合时宜了,倪星澜她妈还是笑着先给丈夫盛了汤再揽女儿的肩膀:“女人呢,有一个完满的家庭,才是一生最重要的追求,佳琳你看我跟澜澜像不像两姐妹?!”

    真的,这位的女儿都做明星了,自己还是白皙清秀的脸蛋,要说是宛若少女那肯定有点吹捧,但看着巧笑嫣然的表情只比倪星澜大个十岁以内还是很有把握的,可能关键是倪星澜时不时的都黑着一张脸,硬是缩小了自己跟母亲之间的年龄差距。

    任姐看来跟这两口子真是惯熟,也黑脸:“涵君你这不是当面打脸么,老王是什么样我不清楚?家里那小兔崽子更不省心,你非要在我面前秀恩爱么?”

    倪经纬赶紧打圆场:“爱情是要不停浇灌的,也不能一棍子打死,还要包容……”

    任姐都要拍桌子了:“浇灌?你看看你们两口子,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真舒心!我回去看看老王,一脸横肉,他看我……能比得上他那些狐媚子小妖精么?”说到这里简直气得笑:“你们两口子完全就是天天拿好看的脸来气我们这些倒霉蛋!”

    真的,无论怎么强调看人要看才华,但可能全世界的生物都还是会下意识的喜欢看美好的同类,倪经纬和傅涵君就是俊男美女的标准体现,两口子相视一笑,那简直就是两张好看的明星画!

    黄晓薇都看得有点两眼冒星星了,只有倪星澜冷着脸继续敲父亲的饭碗:“能别天天都这样么,烦死了!”

    倪经纬居然给还是高中生的女儿抱怨:“谁叫你不谈恋爱,等你找到喜欢的男朋友,就知道这是发自内心的了!”说到最后一句,竟然又是面向妻子,用那种朗诵诗词的舞台口吻说出来,傅涵君就飞个媚眼嘟下嘴回应,石涧仁又打了个寒颤!

    倪星澜也不愧是新生代当红小花旦,好勉强的抽抽着脸,露出个恰如其分的讽刺嘲笑表情,却又带点女儿撒娇的调皮:“我这不是还没找到您这样的帅哥嘛。”

    看来这一家子帅哥美女好看老人家全都是用斗嘴训练台词功底,倪经纬毫不犹豫的反击:“别!你还是实际点,你跟你妈根本没法比!”

    倪星澜估计是想放大招,但是一提气胸口就疼,西子捧心一样,顿时又引得阿婆心疼不已的批评儿媳妇,那叫一个又快又利落,结果儿媳妇根本不怯场,来一句回三句,当儿子的被拉进来受夹板气,于是不放过父亲,非要老爹主持公道,倪山月唱几句打金枝里面的经典剧:清官难断家务事……

    真的,坐在旁边就看相声小品似的,表演者还个顶个的漂亮气派,石涧仁和任姐还有黄晓薇很捧场的哈哈大笑!

    表演者一个都不笑,极为敬业,表情很真挚。

    但很快龙套的傅涵君主要注意力在石涧仁身上,不说话不问,就是美目巧兮的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比十几岁的女儿灵动多了,蕴含的笑意又比纪若棠丰富多彩出好几个层次来,石涧仁客气的回看了一下,结果傅涵君还是不说话,他就只好当做没看见,继续吃饭看相声。

    其实倪星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个简单的丸子头把头发全挽到头顶,有点懒散的撒开不少在周围,真正青春无敌的脸蛋可能是汲取了一家人基因的优良部分,一颦一笑或者就算是皱眉黑脸都让人觉得好看,穿着胡同里姑娘常见的普通衣裳,十七岁的年纪的高挑身材让运动裤下面都露出了脚脖子,可真是这样有点漫不经心的美丽,轻易的能让别人沉迷进去,石涧仁看了几眼,就专注于找寻她跟她爹、爹的爹那种眉目骨骼上的特征去,只要不看皮相那就不受任何影响了。

    于是直到最后保姆来收了碗,傅涵君搂了女儿就去厢房说悄悄话,两位男性陪客人坐了坐,任姐才带着石涧仁和黄晓薇告别。

    等到司机来接了他们,石涧仁还对热情邀请一定再来的倪山月致谢以后,商务车驶出了胡同,任佳琳对石涧仁感叹:“京剧大家,真正的门派传人,儿子儿媳一个演话剧,一个演电视剧,吃喝不愁,应酬不断,最主要还是感情好,好得所有人都羡慕,这圈子里相互可都是透明的,有没有猫腻大家都知道,人家这两口子是真的恩爱!对不对?”

    石涧仁不予置评的点点头,任姐却笑着拿手指指他,这会儿黄晓薇就知道不该插话了。

    直到商务车把他俩放在公寓下,石涧仁摘下了自行车,任姐吩咐:“明儿还是让后勤安排个车给你,无论这些天办事还是你那几个人走动,都需要不是?”

    石涧仁已经完全心平气和:“谢谢任姐。”

    任佳琳洒脱的在车窗挥挥手走了。

    看着远去的车影,黄晓薇不邀请石涧仁上楼了:“你……真的救了星澜?任姐说你还救了她。”

    石涧仁简单:“车祸嘛,谁都不想。”

    黄晓薇看看路面上穿行的车,不知道是安慰还是羡慕:“还好你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还是蛮划算的,运气真好,遇见这么好的机会,星澜还是有悄悄找我问过你的情况,我都没说……”

    换做其他人,石涧仁真的就笑笑走了:“如果我努力不争取,就没有出现在现场的机会,至于抓不抓得住机会那是另一回事,另外我过些天就回江州去,可能大部分时间也在江州,我真没有勾搭女老板女明星的心思,好么?”

    黄晓薇快速的看周围,没有焦点的那种:“你这是在批评我么?”

    石涧仁也在检讨自己:“可能你属于不喜欢被管教的性格,我只是善意的提醒,没有说你的生活方式没什么不对,但如果对现状有不满,那就要寻求方法来改变自己,而不是抱怨逃避。”

    黄晓薇总之就是不看他的左顾右盼:“我知道,我没什么心眼,不像你这么有心机,什么都会算计。”

    石涧仁没觉得被贬义了,笑着跨上自行车:“从我学认字的那天起,就被告诉这个世界是给肯动脑的人掌控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一辈子顺遂的有父母照顾、长辈关爱提携安排,一切都得靠自己去努力,所以动脑也是种努力的付出,只要做得是对的,那我就会乐此不疲的去算计……走了!”

    明星的小助理站在公寓楼前呆呆的站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