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52、起跑线其实随时都在
    没错,就是个学习团队。

    实践是最好的学习,与其说枯燥的对着书本或者坐在课堂里浪费时间,不如在业内人士的协助下亲身经历一遍,那才是最管用的。

    所以单独跟四位谈妥了不同的报酬方案以后,紧锣密鼓的下午就开始剧本筛选,谭思遥确实是对电影行当滚瓜烂熟的,几乎就是飞快的做排除法:“这个魔幻后期成本太高,这个题材目前国家有限制,这个主旋律的规模太庞大,这个……就这个吧,捏吧捏吧的改改还能成。”

    刘杰的手指眼睛就没离开过自己的电脑,探头看了一眼笑着点头不说话,熊毅连忙凑近:“哦!清朝末年武戏……这个片场好找,各种建筑场景在影视城里都是现成的,道具场景压力都最小……没问题!”

    杨建平不关心剧本年代,只看角色数量:“女主角、配一配二应该是公司安排吧,主要也就选些乱七八糟的龙套,嗯,江州妹儿硬是要得哦……”说到这里一边神秘兮兮的笑一边还用了句似是而非的江州口音。

    刘杰依旧不抬头的笑笑,谭思遥表情有点嘲讽,熊毅是木然的。

    黄晓薇直到快下班跟石涧仁一起从办公室走出来才反应过来,使劲压低了声音:“那个杨指导啥意思?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潜规则么?”

    石涧仁无奈:“你不要说起这个事情就这么兴奋好不好?你现在也好歹是行业人员,就不能说点正常的工作?”

    黄晓薇是义愤填膺:“有时候跟其他助理,她们也会隐约暗示提到这个事情,没想到真的存在……太肮脏了……”石涧仁就那么无辜的把她看着,黄晓薇的声音越来越小:“你难道也是这样的人?不是吧?枉我还一直在星澜面前说你是个正人君子!”说到后面又有点大大咧咧的提高音量。

    石涧仁更无辜:“谁要你说我这样那样了,背后不说人是非,少说多做你懂不懂!”他又习惯性的教导人。

    结果成年姑娘不吃他这套,不耐烦的摆手:“好了好了,不说点事情,难道成天大眼瞪小眼,你住在哪?要不要去我们公寓吃点心?星澜这几天回爸妈家了,我一个人无聊。”其实女演员们管理起来真的蛮麻烦,一个个花枝招展的青春年华,既不能足不出户又不能放任自流,她们面对的诱惑跟自身的诱惑都太大了,所以任姐采用的是半集中制,买了两层楼的高级白领公寓,助理跟女演员住一起,特别是倪星澜这种才十七八岁的,更是要助理当成保姆和宿舍管理员一样来用。

    石涧仁连忙拒绝:“不用不用,我住在驻京办宾馆有人照顾吃喝,你无聊可以多学习嘛,看书看电影,既然在影视公司就多学习专业知识……”

    黄晓薇一脸翻白眼的鄙视:“不要说教好不好,如果爱看书爱学习我早就考哈佛去了,你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我对你有什么吧?我是看你可怜,鸡飞蛋打的纪老板又走了,公司里都说你是小白脸拆白党,我才帮你说话的!”

    石涧仁眨巴几下眼睛,他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说自己了,当棒棒当模特的时候还要说得更不堪他都泰然处之,只能对这位神经粗大的傻大姐致谢:“好!不用了,那我先走一步,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结果任佳琳才像是一直在高处俯看纵观全局的那个,石涧仁刚刚举手挥别走向自己的自行车,任姐就带着司机经过前台:“咦,正好你们俩都在,那就不用打电话了……走吧,一起到星澜家看望下伤员,她这肋骨的静养伤可比不得你这肌肉伤。”

    石涧仁想推辞,任佳琳多能说服人的:“一起经历的你不去看望下?你亲手救的,她父母跟家里长辈都很想当面感谢你,难道要他们明天到公司来给你送面锦旗?”

    黄晓薇扑哧一下笑出声,但又惊奇:“你还救了星澜的?她没说过!”

    石涧仁很想提醒她这就是人家的风范,光听不说,那不就隐隐的占了便宜?但这会儿还是先解决自己的问题:“真的只是去看望下?”

    任佳琳脸上表情不比自己的演员们差,都震惊了:“难道你还想干嘛?提亲么?”

    黄晓薇没心没肺的哈哈笑,石涧仁真想给她后脑勺一巴掌,但还是把自行车推过来跟司机商量放到后备厢里,他不怀疑任姐明天真能安排人到公司来送锦旗,这个目的性非常明确的女人有相当强的执行力。

    任佳琳还观察石涧仁的座驾:“你这是故意要展现清正廉洁还是和普通员工打成一片?”

    石涧仁不想复杂的解释什么叫一箪食一瓢饮:“恢复肌肉,腿部肌肉损伤这些天其实已经有萎缩的现象,健身教练建议我最好加强腿部锻炼。”

    任佳琳恍然大悟的吩咐司机:“明天买台健身机放在石总的办公室……”

    石涧仁只能说谢谢,副驾驶的黄晓薇终于不傻笑了,快速的看两眼后视镜,注意到后面跟任姐平坐的石涧仁表情,自己也变得沉默不少。

    毕竟仿佛去韩国还在昨天,一起出发的时候,石涧仁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能蹭进粉丝团,怎么到现在他就变成这样,恐怕这个时候,黄晓薇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和石涧仁之间有多大的鸿沟了。

    如果说之前酒店里两人在面点师跟总助之间的职位差别,还可以是很多其他原因造成的,这一次几乎就是短短的时间内同时起步,自己又被远远的甩在后面,而且差距更远了?

    石涧仁并没有跟任佳琳谈工作,而是讲起自己住在驻京办的原因:“那位主任可能也是从事餐饮宾馆管理方面的工作,所以有些共同语言成了朋友,来平京我都会住在那边。”

    任佳琳就爱屋及乌:“哦?那一定也是个有趣的人,有空介绍下我去拜访他。”并没因为对方是平京随处可见的不入流官员就轻慢,这点胸怀可能很多男人都比不上。

    石涧仁表情也自如起来:“那有空我也做个东,他那里有道名菜五虎上将还是很有特色的。”

    结果这么一说任佳琳就立刻联系起来:“原来蜀都饭庄的?哦,哦,现在把五虎上将归到江州驻京办去了?怪不得,我小时候去吃过!哈哈,有缘,有缘啊……”

    两个人的话题终于围绕美食这个环节展开来,原来任佳琳的父亲曾经在江州作为陪都的时候在那当进步学生,所以对那条嘉陵江有很深的感情,于是给女儿取名的时候带上了这俩字的发音,后来更是五虎上将这道菜的爱好者之一,但排名肯定在元帅和大将之后。

    听得前面的黄晓薇松了口气,只觉得石涧仁的运气真是好。

    这都能让他遇上。

    有了这个借口,她就觉得刚才突然而来的压力感消失不见,舒服多了。

    又可以心安理得的放松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