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50、我不入染缸谁入染缸
    委之以财而观其仁,杂之以处而观其色,这其实是中国古人在千百年前就总结出来的经验了。

    人都是有欲望的,不光是自我控制力的区别,有大部分人其实不过是没有放纵欲望条件罢了,叫花子穷得饭都吃不上,肯定没精力贪花好色,所以故意制造放纵的环境就很容易把人性隐藏的欲望给引出来。

    可以说任佳琳一直都在下意识的试探考察石涧仁,说起来几百万的资金投放到江州,这算是石涧仁在李尚俊一役中的收益换个方式提成兑现,这钱就是石涧仁的了,不管他实际上有钱没钱,这么大一笔挪走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显然石涧仁没有对这笔钱动心,而是冷静的看着任佳琳下一步到底要用这些钱来干嘛。

    故意带着一群莺歌燕舞的漂亮姑娘到江州去,甚至让石涧仁到平京来,再让他的新公司承担甄选角色的工作,这都是让他跟各色人等杂处,心态稍有不正,就会露出马脚来。

    可惜小布衣的确是心无旁骛,连任姐邀请他晚上一起出席宴席都婉拒了,到刚才经过的办公大厅一角的图书阅览角借了几本跟影视专业有关的书,准备晚上回去作为这半个月来的学习热身运动。

    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任佳琳坐进自己那部平常无奇的别克商务车时候叫上石涧仁,不过刚刚到了外面路口正说要不要给他调部车来临时用,石涧仁就让司机靠边在公交车站停车:“不耽误您的时间,我这些日子来平京,主要就是学习的,我也会抱定一个普通员工的心态,踏实点,尽量学到更多的东西。”

    任佳琳看看石涧仁怀里抱着的那几本书,笑了笑点头告别,但商务车都开出去汇入车流了,她还在回头看,那个副驾驶座的秘书注意到了,笑着随口:“好学的人不少,但石总这样年轻却不浮躁的好学,那就太少了。”

    任佳琳才收回目光,让自己在商务车的座位上仰躺得舒服一些:“只是好学?那就太低估他了,那……把电话给我,我得找几个人,咦,忘了问阿仁住在什么地方了?”

    石涧仁当然是回驻京办宾馆去,因为可以找秦良予借辆自行车出入嘛。

    驻京办主任还笑着看他背后:“你那个寸步不离的小女朋友呢,小半年时间没见,你不会告诉我换女朋友了吧?”

    石涧仁已经彻底没了中午在机场的情绪,笑着摇头:“准确的说应该算是我的老板,刚刚出国留学,今天送上飞机的。”

    秦良予在平京呆了几十年,当然熟悉曾经的那段出国潮,很有感慨:“不一样了,那时好像出国留学就是生离死别,多少夫妻恋人都给拆散了,现在真的就只是出国去上个学,没问题没问题,咦,你怎么又突然开始钻研起电影电视来?”

    石涧仁扬扬手里厚厚的一叠理论书籍:“纪小姐留学的时候,我除了帮她打理照看酒店,也跟平京一家影视公司合作了项目,正说也想跟您请教呢。”

    秦良予热情的抱怨:“哈哈,我邀请你来平京你不来,很奇特啊,为什么你要挑选影视公司呢,来,我们好好喝两杯!”

    鉴于石涧仁天生老成的属性,除了很容易吸引未成年少女外,能谈得上知心的男性都得是上年纪的,王汝南去世以后,秦良予算是很不错的忘年交了,最主要是两人之间也完全没有利益纠葛,所以石涧仁几乎毫无隐瞒的把自己这半年来的心路历程表露出来,连在韩国遭遇的一系列事情都没隐瞒。

    驻京办主任听得居然有点向往:“年轻真好……偏偏要等到老了,已经没有这种年轻时候的冲劲了,才明白人情世故和该怎么做事做人,这是不是很矛盾?”

    石涧仁喝了点酒说得稍微直接一些:“年龄永远不是问题,我有位老朋友,七八十岁的高龄一直到去世,都在持之以恒的在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所以只要想干点什么,随时都能开始,不算晚。”

    秦良予呵呵笑:“如果不是了解你,肯定会怀疑你是来忽悠我投资拍影视剧的……”

    原来说起来这个行当在某些圈子里真是不亚于保险推销员的名声那么糟糕。

    无论在平京还是江州,全国各地的影视剧公司、文化传播公司多如牛毛,而且越是江州这样的偏远地方上就越信奉平京,只要稍微提到上规模上档次的影视剧甚至广告拍摄,都会选择到平京来,那么驻京办了解的这种情况就太多了。

    随便几个人搞个草台班子,捣鼓一堆乱七八糟的剧本就敢说要拍电影电视剧,然后打着幌子到处找投资,当然也有爱好独特的人一路奔着各种愿意献身艺术的漂亮姑娘而去,总之最后拍出来到底有没有地方播是一回事,企业家们有种出书立传的满足感,草台班子赚了钱,小明星们露了脸,皆大欢喜,至于观众看什么那不重要。

    所以这个文化产业的事情,绝对不是小布衣想着那么正大光明就能宣传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正能量的,可以说这才是个巨大的染缸,黑得发亮那种,因为其中纠缠的金钱美色太多了。

    如果说石涧仁是懵懵懂懂啥都不知道的菜鸟,任姐是业内大拿,那么秦良予就是对这个行当有些了解的局外人,倒是结合起来给了一个相当全面的认知。

    因为这个话题太大,内容太多,越聊越深,结果石涧仁给自己预定的专业知识学习时间都给耽误了,最后两人一起喝了一瓶白酒,带着微醺的感觉回到房间,小布衣稍微归纳反省一下今天的所得,刚想到纪若棠已经踏上远去的航班,脑海里还没换算过来她究竟有没有抵达大洋彼岸,年轻人就进入了平静的梦乡。

    所以说这就是心头没杂念的优势所在,哪怕面对惊涛骇浪的艰难险阻,到点他就睡了。

    结果第二天就有点庆幸自己多亏没学习。

    一大早悠悠然的骑着自行车抵达润丰集团,前台接待小妹已经笑语晏晏的给他奉上带门禁功能的工作挂牌,还把他带到了一处独立办公室,一张能坐七八个人的椭圆形桌子就是他的办公桌,还特别提醒这是任姐安排的,说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日程表会传达过来,让他耐心等候。

    临时工没觉得这个办公室有多差,摊开自己的书和笔记本电脑就开始做准备,结果在标准的上班时间将到的十分钟之内,陆续有四个人抵达向他报到。

    这回终于全都是男的了!

    石涧仁简直有点感激涕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