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44、传说中的接盘侠
    明星都是要有助理的。

    好比倪星澜这样,无论走到哪里,都得展现出最好看的一面,当然不能手里乱七八糟拿很多东西,起码黄晓薇就是负责这个的,挎个斜肩包装着记事本、日程表、营养饮料,连移动电话、钱包证件之类的都得助理带着,明星就负责把衣服穿好看,最多拿个墨镜在手里玩就行了。

    纪若棠跟倪星澜有短暂的并肩而立,石涧仁终于理解了任姐说的穿衣技巧这话真是没错,明明分开来看纪若棠好像比平时高挑了不少,其实一比较,的确又低了那么点,说起来年龄还小一岁的倪星澜起码有一米七十多的身高,可能北方姑娘骨架也大,石涧仁之前在韩国连她的岁数都估摸错了,看起来真的需要多在全国各地走走才能增加见识。

    不过两位年纪相仿的姑娘却没什么交流,最多点点头,倪星澜连口罩都没摘,纪若棠则只跟任姐说话。

    一行人安顿下来也差不多午餐时间了,真的先吃饭,直接在四楼中餐厅开了个最好的包房,十多人的大桌子,石涧仁听了包房号,就决定打电话把小泽喊过来当陪客,不然整整一桌就自己一个男性,太诡异了。

    事实证明,这个安排是极为明智又狗血的。

    都在上菜了,小泽才匆匆忙忙的赶到,钟梅梅跟在他后面抱着一大束鲜花,进门就挨个送:“石经理忙碌,但还是细心的吩咐我们要照顾周到,祝各位心情美丽,永远这样魅力永驻……红山茶,绝对象征美丽的,当然要是喜欢玫瑰,一定天天送!”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高傲清冷的姑娘面对那一朵朵怒放的山茶花,也都笑嘻嘻的伸手接过来说谢谢,连助理都有,任姐更是得了一捧乐呵呵:“好多年都没帅哥诚心诚意送我花了……”

    纪若棠也有,拿过来瞟身边的石涧仁一眼,含义丰富。

    钟梅梅最后无声的帮忙关上门离开了,留下小泽略显亢奋的帮石涧仁吱声:“刚才到机场是时间匆忙,接待不周,我们已经安排了几辆新的商务车,接下来各位美女有什么游览、商务工作安排,请随时吩咐,无论单独外出还是集体接送,一定让各位轻松满意。”

    这下连石涧仁都要点头了。

    当然这笔账都记在了他的头上,任姐赞许的隔着纪若棠传达实情:“陈冬儿有部电影的首映式在明天举行,我们最后决定陪她出席在江州的观众见面首映,毕竟冬儿是江州姑娘嘛,所以大家都是来帮她齐心协力的。”

    那个活泼得有点过头的姑娘很爽朗的跳起来,举起酒杯感谢大家,也感谢两位帅哥……倪星澜到这会儿才把口罩摘下来,小泽目不斜视,专心把桌面上的气氛烘托好,介绍各种江州菜式的特点,又有无数笑话段子穿插其中,引起笑声不断却绝不低俗,这给了纪若棠和任姐继续聊天的机会,却也让黄晓薇如坐针毡。

    因为不是什么正式商务宴席,所以助理们也都一起坐上来吃饭,黄晓薇这些天没少跟着其他助理学习,随时都得把明星照顾好,不过自己坐在石涧仁和倪星澜之间,怎么都有点不对劲。

    有了小泽出声,一贯不喜欢这种人来疯群体工作的石涧仁就彻底得到安静,专心对付饭菜,几乎一言不发,为了避免自己职业病发作忍不住观察这些姑娘,更专心得连头都不抬,显得极为少言寡语。

    纪若棠是习惯他这种风格的,无论在石龙镇还是酒店,又或者奶茶店,石涧仁几乎都是个隐形的存在,但是相对应的,倪星澜也是几乎唯一一个不说话的姑娘,慢悠悠的只喝眼前的一盅汤,动作轻盈优雅,富有韵律感。

    开始还不觉得什么,等女演员女助理们都笑吟吟的酒过三巡,几乎都很放松的靠在椅背上的时候,两个依旧埋头吃喝的身影忽然就被大家都注意到了。

    一直坐在他们中间的黄晓薇觉得艰难极了,她是真的不太擅长复杂的人际交流,跟左右两位有点说不出关联的男女都不知道能不能说话,于是她的表情自然也被其他人看到,桌上突然就安静一下,然后又好像掩饰似的,重新更热烈起来。

    石涧仁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了,抬头环顾一下:“在平京工作生活还习惯么?”

    黄晓薇简直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甚至有点用力过猛的使劲点头:“很好!很习惯,星澜很照顾我的。”

    纵然被提到了名字,倪星澜依旧好像没听见的自顾自。

    石涧仁就小声:“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你以前不是满不在乎工作的么,大大咧咧其实才是你的本性嘛。”

    黄晓薇声音小得都跟蚊子似的:“以前不过是为了点兴趣……现在这可是梦寐以求的机会,每天都能陪着星澜生活工作,当然生怕出错了。”

    让对方语调轻松自然下来,石涧仁就不多说了嗯一声开始对付一块香酥排骨。

    纪若棠其实全程都挂着耳朵啊,转头给黄晓薇端起杯子:“我们其实一直没有见过面,上次在机场,我看见阿仁受伤有些着急,你可别见外。”

    刚跟着那徐徐旋转的桌面也挟了一块香酥排骨的黄晓薇慌乱,端起杯子都差点带翻了东西,嘴里也含糊不清:“没……没有,纪总您别……”看来纪氏母女在酒店严厉的风格还是给小面点师留下了点阴影。

    任姐慢慢悠悠解围:“其实小薇很不错,未来我们公司跟韩国方面的合作比较多,她懂韩语形象又好,独立生活能力也强,肯定是会委以重任的,还要感谢纪小姐以前对她的培养,我相信未来阿仁肯定也能有更多更好的全面发展。”

    话里有话啊,在江州只能做个小面点师,但是到她手里就能展现出更多闪光点来,对石涧仁的前途展望更是不言而喻。

    针锋相对的场面终于出现了,其他姑娘不由自主的声音都小了些,石涧仁不动声色,任何对纪若棠的锤炼都是值得的,虽然她比同龄人已经全面很多了。

    纪若棠的气场的确比小面点师都要强很多,继续精心的和她碰碰杯子,带着笑容抿一口红酒,才转过头来对上任姐:“谈不上培养,不过是一段工作经历正好有交集罢了,但阿仁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这个酒店集团是他的,他不是一无所有的打工仔或者为谁效命,他有自己的企业产业。”

    任姐睁大眼看同样有点惊讶的石涧仁:“这是什么意思?”

    纪若棠平静的转头对石涧仁,虽然从小布衣这么近距离上能看见少女的眼神是有些激动的,但更多是情思,那种深深的情思:“没错,我是酒店集团的法人,董事长,但这两家自营跟三家合营的酒店能顺利运行并控制到现在的地步,阿仁才是核心,帮我腾出了时间,让我可以去提高学习自己,所以在我前往美国学习酒店企业经营管理期间,阿仁当然就是酒店集团的管理人,再说你本来就是我的监护人……对不对?”

    啥?最近出国留学在打折么?怎么一个个接二连三的都出国去了?

    但石涧仁很清楚,少女眼里的坚定说明这肯定不是这一时半会儿的仓促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