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39、职场如战场
    十九名第一批被提拔起来的年轻俊杰里,钟梅梅的确是石涧仁当初给纪若棠唯一强调过心术不正的。

    其实关于德和才之间的关系,自古以来都有共识,德才兼备是为上品,有德无才值得留用,无才无德呢有多远滚多远,但是有才无德的人怎么用就非常考验领导的才能,稍有不慎就会出大事。

    譬如历史上的和珅,贪得无厌却又是治理财务的一把好手,当皇帝的真只是听好话,却不知道他中饱私囊?

    谁知道是他瞒天过海能力强,皇帝没想到他那么贪,又或者是皇帝更高招养肥杀猪呢?

    再比如那些大奸臣几乎个个都是琴棋书画的高手,把皇帝也哄得格外开心,于是无能的领导就完全成了傀儡,被人家玩弄于股掌之间。

    所以大多数普通的看法是有才无德之人是大奸大恶之辈要格外提防。

    但一屋子都是君子,显然也不见得是好事。

    总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要有人去做,上位者总是需要能有人打小报告了解一些不同渠道的声音,这都是帝王术里面都会强调的部分。

    石涧仁也倾向于要为纪若棠培养这样的人手,就当是让她学会跟这种人打交道管理的方式。

    心术不正也分很多种,钟梅梅在石涧仁的评语里面,就是善趋宜奉之人,简单说就是好拍马屁,这种人多半从小就聪明过人,相貌也肯定清秀好看,眉宇间一贯都笑容不断,交际能力非常强,用得好那就真是得力助手,但往往这样溜须拍马的人太容易得到好处,慢慢就不愿脚踏实地的去干,而是什么都选择花言巧语的走捷径,等私心杂念一旦重起来,特别是如愿以偿的大权在握以后,多半就只图一己私利,谁的利益都敢出卖。

    所以纪若棠学着管理的结果就是一直没给钟梅梅独当一面的权力。

    他们那一拨儿的,田长青已经是实际上威斯顿大酒店的总管,付阿姨挂着总经理的名,做名誉主席的事儿,然后吴迪去了投资过千万的汽车行当副总,柳清现在是纪若棠身边的秘书头头,做了石涧仁那个什么经理职务该做的事情,其他基本都是各个部门的一把手或者实权二把手,唯独钟梅梅始终被放在人力资源部当第三级经理,硬生生的就比那拨同伴低了一截,原本就是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到底是发愤图强,还是琢磨出什么花招来。

    结果有点剑走偏锋的怎么跟小泽勾搭上了,这是要准备跳槽过去么?

    石涧仁抹了抹脸上的泥浆,多看了两眼那个的确有点妖媚气的姑娘,判断她善趋宜奉从她的待人接物可以看出来的,当初在健身房,几乎就是贴在纪若棠身边,毛巾、水壶,纪若棠只要一抬手她就能心领神会的递上去,开会讲话最先表态表忠心的也多半是她,可等到实际上做事,却又远不如田长青柳清等人踏实。

    然后就是她现在这种飘忽的目光,让石涧仁最后确定她可以进十九人名单,但是得谨慎使用,和其他姑娘对泥人嘻嘻哈哈不同,钟梅梅确实只笑了一下就把目光集中在小泽身上,然后跟随他的目光行动,关注周围那些衣着高档时尚的人中间去了,这是种目的性非常明确的目光,在搜寻对自己有用的人。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太现实……

    摇摇头,石涧仁还是选择先去冲洗身上的泥浆,太阳下干了就太不舒服了,如果对方真的要走人,那也就由着她去,只是原本还以为值得培养呢。

    显然主办方是很有经验的,几个工地上的大龙头被挂在车上,可以直接在下面冲刷,然后旁边就有简单的大裤衩和印着车迷协会的文化衫,掏二十块钱就能拿一套换着穿上,在五月的江州,已经算是初夏季节的阳光下穿着不会觉得冷。

    石涧仁连忙趁着还没多少人拥挤照办,最后拎着塑料袋装的脏衣服出来,结果结果刚刚走回那辆白色宝马越野车旁边,就被小泽叫住了:“阿仁!好些天不见,从韩国回来也不过来车行坐坐?”

    对这个年轻人,石涧仁其实是比较有好感的,虽然都是富家子弟,但相比宋青云要踏实肯干得多,至于人家私生活花里胡哨甚至不堪入耳,那是另一回事,石涧仁只看生意场上,也就是战场上的表现,只是私人品行会导致对方永远不可能进入自己最青睐的层面罢了。

    所以打开车门把衣服袋丢进去,石涧仁笑着展示自己的新衣裳:“喏,第一次出来晒太阳,你看看我这腿,最近一直在养伤……”大裤衩自然把他腿上的夹板绷带都露出来了,小泽居然热心的过来蹲下观察一下,还细心的询问了是怎么受伤和具体的尺寸,最后站起来笃定:“没事!再养两个月就又是一条好汉!”

    一边说,一边帅气的继续凑近观察:“咦,这才发现你居然去做了个混染白发,很新潮啊!”

    小泽是那种标准的帅哥,高大、阳光俊朗,加上又多金风趣会说话,绝对是泡妞的情场浪子,石涧仁这才想起前几天纪若棠给自己剃成板寸,虽然把那一头银白色头发给清理掉,但长短不一的现在黑白混杂,看起来要多奇怪有多奇怪,反正偶尔走进办公室里来的柳清绝对是看一眼就不敢再看,免得笑场,但他哪里听说过这也算是新潮了:“嗨,别提了,出了一档子事都乱七八糟的,你以为我想把头发弄成这样?”

    两人看着远处声势浩大翻飞冲刺的车辆,小泽刚解释自己其实也是这个车迷协会的发起者之一,那些嘻嘻哈哈的姑娘就结伴换完衣服过来了,原来她们都拿了一件文化衫罩在身上,有些俏丽性感的还穿了牛仔热裤,现在把t恤在腰间打个结,或者用剪刀剪成背心破口啥的,就是一群火热的车模啊,当然钟梅梅也在其中,她个头中等,但身材颇为火辣,而且一直都在保持健身,有种不太一样的健康矫健,现在穿着一双高帮皮靴,把t恤扎在牛仔裤里,虽然稍显保守,却波涛汹涌的也能引来不少目光。

    小泽不吝啬,立刻就挥手:“来来来,这是我好哥们,叫仁哥……一起来陪我们照张相!”

    一群漂亮姑娘这么花团锦簇的围着甜甜的喊着仁哥,再挽手抱胳膊的一起合影,可能对很多男人都很爽吧。

    小泽还真是个懂得利用美女经济的,石涧仁笑着也不推辞,不过清塘集团人力资源部培训经理却不着痕迹的只是对他点头笑笑,选择挽住了小泽。

    这基本上已经表明了钟梅梅的态度吧?

    当她在短期内看不到升迁的可能性,就立刻选择择木而栖。

    这也许是种短视,但在大多数人看来,也未尝不是一种当机立断,不是所有人都能揣测目前刻意的打压,是对自己的一种磨砺。

    既然没法磨成材,那就随她去吧。

    反正石涧仁没什么被背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