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36、平凡和非凡的一字之差
    纪若棠不说话,只是拉紧了石涧仁在肩头的手臂抱在怀里,好像这样就能帮他承担起半边体重,哪怕两个人已经坐在出租车上。

    石涧仁尝试了一下想拉出来没得逞,就没有继续用力了,鉴于有司机在,他也不主动废话,于是两人之间显得格外安静,只是那出租车司机自来熟,不停的天南海北,有一刹那感觉臂弯里的少女全身绷了一下,估计忍不住要说话,石涧仁手臂稍微用力,她又软下来。

    似乎不需要说话,光是接触到的肢体动作就能相互传递信息,纪若棠柔顺的把头轻轻靠在石涧仁的肩窝里,彻底安静,不在乎有没有人呱噪干扰。

    看着真像热恋中的男女。

    石涧仁不意外纪若棠没住在驻京办宾馆,出身酒店业的少女还是习惯性的选择高级酒店,这边的门童刚刚看他被扶下出租车,就立刻眼明手快的从里面搬了个轮椅出来,从韩国千里迢迢都没享受到这待遇的石涧仁,这会儿终于被推着上楼,虽然纪若棠有点嫌人家多事儿。

    坐在高级行政套房里,石涧仁才开始讲述自己在韩国的遭遇:“是我自己想得有些简单了,之前想着借鉴韩剧的那一套看起来其实是个蛮宏大的工程,传播文化也不是一两个人就能捣鼓出来的东西,人家韩国都花了几十年才形成了产业链。”

    纪若棠几次三番眉毛动了动,却都没有如往常那般打断,而是听石涧仁说完才开口:“那个戴着雷朋墨镜的就是倪星澜?”

    石涧仁被噎了一下,这关注点怎么老是错位的:“啊,应该是吧,你也知道?”

    纪若棠轻轻叹口气:“开始我站在那等着你,没看见你的时候,就有点诧异,这是谁啊,这么大排场,这么些人长枪短炮等在那,原来是大明星,可以说高中生里女生迷韩剧,男生可大多数梦中情人都是她。”

    石涧仁对大明星没尊敬:“没听说过,她不重要,关键在于这个明星产业……”

    纪若棠自顾自的还是那种轻轻的口吻:“你觉得不重要,女孩儿觉得重要啊,你救了她的命,对吧。”

    石涧仁还回忆了一下过程:“其实算是我自己救自己,至于她不过是附带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只要拉出水面就行,齐腰深也没什么难度……好像她也不是很在意,也许她这种人就觉得别人照顾她,保护她是理所当然的。”

    少女在意的方面果然跟男人迥异:“这种人?你说她是什么人?”

    石涧仁摊开手:“贵重之相吧,气质其实蛮稳重的,只是受伤以后毕竟还是年轻,有点心浮气躁,但总体来说未来地位应该蛮不错,我真心觉得她不该是做戏子的料。”

    纪若棠表情平静的指自己:“那我呢?”

    这都不用看,石涧仁笑起来:“你是富厚福缘,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挫折磨难,但是只要肯努力坚持,你的富贵一定能延续下去……”说到这里他还难得多嘴:“按照古时候的面相,要是你再胖点,富贵就肯定更持久。”

    纪若棠不笑:“原来她是贵,我是富,无论怎么我比她还是要差点哦?”

    石涧仁专心的观察了一下少女的表情,觉得不像是酝酿了暴风雨的前兆,壮着胆子:“你跟她比个什么,八竿子打不到边,你在平京的事情办完没,办完我们就直接回江州。”

    纪若棠的确有点出奇的没生气:“我一直就是在等你,你不因为那个任老板停留了?”

    石涧仁摇摇头:“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其实以退为进也是不错的选择,这比待价而沽更有水准,我也想由此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品性,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还是要看看实际操作她会怎么做,我又不怕失去什么。”

    纪若棠终于翘起点嘴角:“你对我倒是什么都不隐瞒。”

    石涧仁点头:“我怎么做,怎么想从来都没有对你隐瞒过啊,说了我们要尽量去照亮别人,也许赚点钱改变乡村小学那些孩子的求学之路,这是一种方式,但如果能从文化传播的层面,传递真正有益处的文化,而不是尽染些白头发的韩剧,这是另一种方式,所以结识任姐这个圈子层面的人并不是坏事,只是跟我的初衷不同,国内的演员……好像说包括韩国在内吧,我对演员这个行当本来还有点好感的,现在有点敬而远之。”说着还自嘲的指指自己的银色头发。

    纪若棠眼底的光柔和的摇曳着,好像小火苗,似乎马上就要变成波光盈盈了,连忙跳起来笑出声:“对!就是这个头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你给我坐好了,我马上叫酒店美发厅上来给你全都推掉!”

    石涧仁也不反对这个做法,只是人家美发师带着全套装备上来刚开始动手,站在旁边的少女就心动:“咦,好像也不难,我自己来,好吧,依旧结账算你的,晚点来拿东西,我自己推着玩儿。”

    美发师一想,光头有什么难的,笑着指点两句留下进口无线电动推子就告退了,纪若棠兴致勃勃的套上什么五毫米的定型卡子开始给石涧仁推头发,这几天好像发根其实已经有点黑色茬子,那就留点不用弄成大光头了。

    进口高级工具很安静的嗡嗡声在头上慢慢移动,石涧仁难免想起那个悄悄买了套推剪,毛遂自荐要给自己剪头发的码头少女,只不过这念头只在脑海里转了一下就轻轻的推了开去,他很清楚顺着这种心态去软化自己是什么结果。

    不过,忽然一下他就感觉到薄薄的发间有什么东西,诧异的伸手一摸竟然是湿漉漉的,转头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纪若棠果然满脸的泪水,那晶莹的泪珠都顺着下巴滴到自己头上了。

    女孩儿的心思真是多愁善感啊,石涧仁莫名其妙的看着红眼圈少女:“你怎么了?古时候有黛玉葬花,难道你剪掉头发也想哭?”

    原本真是心绪满怀的少女忍不住扑哧一下又笑了,梨花带雨海棠泪恐怕就是用来形容这动人心魄的模样,可少女的心思又有谁知道呢,伸手把石涧仁的头扭回去:“呸,你才看着头发就哭……我不过是想着,现在你已经找到了新的努力方向,那个任姐看起来好像也是无论哪一方面都比我更强大的层面,也许你就要离开我了,对不对?”

    石涧仁沉默几秒,开口其实不艰难:“小棠,和任姐无关,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早就说过,就算你母亲还在,我也是想帮着你,帮着她做一个真正有福之人,不光是有钱,而是真的知道什么叫幸福,知道金钱的意义并不在于拥有,而是怎么用,现在你还有很多需要成长的地方,如果我一直在你身边,显然已经成了你的障碍,我也不能沉溺于男女之间的,那样很快就会沦为碌碌无为的平凡之辈,享受个人的甜蜜舒适,放弃艰难的努力,那样的人生对我来说,的确是太过于浪费了,我们未来不得不保持距离,你懂么?”

    少女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头,接连不断的泪水滴在了石涧仁的头上有些哽咽:“我懂……”

    也许有人说生命中不要只有赶路,而是要懂得停下来看看风景。

    这话也没错,但那是普通人给自己找寻的生命意义。

    而对于某些人来说他们很清楚只要尝到了停歇的甜头,就会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也许再也没法抵达终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