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34、人生一出戏,完全靠演技
    石涧仁叫了辆出租车到艺能人株式会社大厦,瘸子要求司机把自己送到后面的停车场,然后才慢吞吞的混在那些中午出来吃饭的办公室职员中间,从后面的大门走进了昨夜颇有些惊艳的大堂。

    果然,昨天被遮掩起来装修的那些篷布被拆掉,露出来的是一大排各种公司的楼层牌号,真正还挂在艺能人公司名下的,也就三层楼。

    不管是租售,这都说明屋顶还立着艺能人招牌的这家行业内大公司,已经是外强中干了,石涧仁拖着伤腿没有到处走,而是顺便也在外面买了个韩国工作餐,类似盒饭一样的外卖,坐在后面停车场边的花台边缘吃午饭。

    就跟这些整天都在办公楼里,趁着午休出来晒晒太阳的白领一样。

    只是没人能想到他昨晚经历的惊心动魄,跟这栋大楼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关联。

    大概下午两点过的时候,任姐还打了个电话来询问他在哪里:“第一批三个人已经到了,你要不要来一起开个会,晚餐前还有六个人,然后我们就跟朴会长正式谈取消合作注资的事情,你也一起?”

    石涧仁却讲述了自己在大楼这边的耳闻目睹:“我就不参与这样的事情了,这种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不懂装懂才是大忌,过两天拿到护照我就回国。”

    任佳琳沉吟一下说好,挂了电话。

    周围的白领们已经陆陆续续返回公司,石涧仁一个人坐在花坛边上有点奇怪了,最后离开的职员还有善意提醒他看看时间的,所以瘸子也慢慢站起来把剩下的盒子扔到垃圾桶里,走到路边招手出租车,在开车门的时候,才最后看了眼那高耸的大厦。

    恍若一出戏。

    如果把朴会长看做一位主公领袖,他慧眼识珠的发掘了李尚俊,并让他成长为了骁勇善战的大将,却财迷心窍的只想榨取对方的每一滴利润,贪婪的把收益揽为己有,宁愿另起炉灶投资都不愿跟头号猛将分享,导致这样的局面可以说是必然的,甚至连朴会长别的投资失败都是必然的,因为他必然会用同样的心态面对其他下属。

    于是这样一家行业内的庞然大物,在内忧外患之下轰然倒塌真怪不得别人。

    石涧仁不过是想坐在这里多看看,就跟古时候在战场坟茔之处凭吊一番,让自己加深印象,警醒自己罢了。

    其实他内心还是把昨夜一仗当成自己出山以来,最为惊心动魄的一场演出,在刚刚跟死神擦身而过以后,能抛开心慌意乱的情绪稳准狠的拿下对方!

    他在意的只是这场磨砺,至于胜利之后的收获,那都是附带的随缘,真不是他这种人在乎的范畴之内。

    于是回到酒店的他选择蒙头大睡。

    结果这一夜完全就没有人来打搅他,直到半夜被腿上的伤痛弄醒,莫名其妙的在酒店窗前坐了半宿。

    没有现代医学知识的小布衣不知道自己这个白天其实还是兴奋的,这种兴奋抑制了伤痛,直到半夜才发作起来。

    于是等到最后一天所有分会长意犹未尽的开始回国前采购的时候,就少了四位团员,任姐请一位熟悉汉城的中方导游来领队,直到晚间七点所有人大包小包的在机场才会合。

    稍微让石涧仁有点意外的是任姐带着三个人的护照居然也推着自己的行李箱选择一起回国,按照之前的说法,这位不是要跟自己的团队一起在韩国盯着李尚俊引入日资在月底反攻收购艺能人株式会社么。

    春风满面的任佳琳已经把银色头发给弄回黑色,关心一下坐在轮椅里面的倪星澜,才把推车的工作交给石涧仁:“让你也坐个轮椅,那你们俩就太般配了,所以还是你推车吧,就当是拐杖,怎么着我也要回国把你这事儿给安顿好啊。”

    石涧仁感谢了任姐的好意,黄晓薇很不情愿的让出了把手,但是对石涧仁使劲挤眉弄眼,这两天她激动得酒店都没回,一直在医院陪护明星伤员,连她的行李都是石涧仁收拾了带到机场的,这会儿并肩在石涧仁旁边还小声:“你早就知道了?”

    石涧仁没法解释:“嗯,出车祸才知道的。”

    黄晓薇埋怨:“早不告诉我!”

    石涧仁无奈:“我都不认识说什么说?”

    这时戴着口罩的伤员不满:“推车就专心推,废什么话?”

    黄晓薇连忙吐舌头,对石涧仁做个鬼脸。

    正好另一边的任姐就叫她:“我跟你说个事儿……回国以后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工作?”

    黄晓薇顿时又亢奋:“没什么工作!我能到您那去上班么?”

    周围不明所以的其他几位分会长顿时有些诧异的围过去。

    剩下瘸子推着伤员,两个人还真是默默无语的顺着长长的国际旅客通道前行,也没人注意他俩,除了任姐和黄晓薇偶尔的目光。

    快到登机口了,倪星澜才隔着口罩:“我不是烦你,受伤了有些烦躁,你别见怪。”

    基本一瘸一拐的石涧仁嗯一声:“任姐差点把命丢了,自然是要连本带利捞回来,所以这两天专注在那边,你也别见怪,可能我说这句是多余的,但是她必须得抓住这几天的机会。”

    轮椅上的姑娘再把手里一直玩着的墨镜戴上,口吻却有些不屑:“连本带利……钱都赚得完么?全都掉在钱眼里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推车的瘸子本来准备不说话了,想想还是回应:“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么好的条件,赚钱并不可耻……”

    结果坐着的姑娘居然爆发了,猛转身仰头:“说谁条件好……哎哟……”不是说江州的姑娘才脾气火爆么,这位北方妞怎么也说着就冒火?

    在医院石涧仁就看过诊断书了,坐在驾驶员后面的任姐真的是最好命,虽然如果不是石涧仁救她,多半会溺死在河水里,但救起来了就真的毫发无损,而相比石涧仁几寸长的开放性创伤,倪星澜倒霉的一下把胸口撞在了前排扶手还是靠背角上,肋骨断了两根,还有一根骨裂的,只是还好没伤到肺,那么这种伤基本就只能靠养,稍微提气就疼得要命,更不用说扭头转身这样的大动作了。

    就算戴着墨镜,石涧仁也几乎看见那眼泪就疼得一下飚出来!

    哪怕不那么娇滴滴,姑娘的疼呼还是立刻引来了分会长们的注意,大妈大姐小妹们一窝蜂的就围过来:“怎么了,怎么了?李小妹怎么了?”

    倪小妹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胸口,艰难指石涧仁:“他……气,我!”

    得,这也是个好演员,哪怕石涧仁明白对方真的是伤患疼得要命,但是能在短短三个字里面就透露出这么多情感因素,迅速让所有人都站到她一边,这也是种能力!

    大妈大姐们心疼极了,一个劲的劝说又埋怨石涧仁,那个高中生还连忙摸出纸巾递过去:“仁哥,这就是你不对了,李姐姐都伤成这样了,不管怎么说你也要让着她吧……”

    石涧仁真心觉得跟普通女性拎不清,还是干脆别啰嗦:“黄晓薇,来,你来推,我还是自己走。”

    黄晓薇脸上表情精彩极了,一种我就知道的鄙夷气息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