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33、你关心什么,那你就是个什么层次
    石涧仁真不是装。

    黄晓薇早上在迷迷糊糊中自然醒来,看见的就是床头柜上摆好的药片跟水杯,也许在家看父母这样对待自己是理所当然的,现在却忽然有点感动。

    只是她真的有点头昏昏沉沉的病情加重,挣扎着撑起来一点靠在床头把药吃了,就又溜进被窝里睡觉。

    不过按理说吃了感冒药应该嗜睡啊,黄晓薇却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好像昨晚自己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一样,最后拉下点被子,悄悄露出头去看旁边床上的男人,脑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结果石涧仁这一睡也不过就三四个小时,九点钟啪啪啪拍门的声音俨然是那个中原地区的大妈分会长:“阿仁!小薇!春宵苦短也不是你们这样的,就差你们两个了!”

    黄晓薇瓮声瓮气的对跳起来的年轻人艰难:“不舒服,我今天不去了。”不知为什么,她忽然就想撒个娇。

    睡觉裤子都没脱的石涧仁却凑过来看看她的脸:“走吧,今天应该要去医院看望病人,你也顺便去看一下医生好不好?”

    黄晓薇这下注意到他过来是一瘸一拐的,一下就从被单里撑起来:“怎么了?”

    石涧仁轻描淡写:“昨天跟任姐她们一起出门出了车祸,她那个秘书现在还在医院呢,我去开门,你慢慢换衣服,要不要叫陈姐进来帮你?”

    黄晓薇动作敏捷得哪里像生病的人,按着吊带睡裙的胸口就连忙去找自己的衣服:“没事没事……你坐着我去开门。”

    石涧仁还是跳着过去了,而且就靠在门边跟陈姐聊天,让里面脱了睡裙穿内衣的姑娘脸上一直带着点笑,最后细心的帮石涧仁拿了外套出来,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扶着他。

    果然所有人都在大厅了,任姐也是最后下来的,打着呵欠满是歉意:“昨晚我跟阿仁还有小妹一起出去,结果出了车祸,现在小妹还在医院,所以今天……就两位大姐带队,我和阿仁就到医院去照顾小妹了。”

    几千只鸭子顿时又叽叽喳喳,最后真的如石涧仁所说,虽然大家都跟李小妹交往不多,但是总归是一起出国旅游的伙伴,抽出点时间去看看是理所当然的,但也就是看看,在医院和换成了白色口罩的倪星澜隔着看护病房玻璃挥挥手,两位年纪最大的分会长就带着所有人继续偶像行程了,只是不知道她们今天还会看见李尚俊不。

    黄晓薇还是不一样,敏锐的感觉到任姐对石涧仁的态度有些不同,看到所有人都在往外走了,才扶着石涧仁在高级病房休息室沙发上坐下,飞快的看看任姐表情选择知趣的暂离:“我……去看看医生,顺便拿点药。”

    任姐阔气:“报账啊,回头一并算我的,阿仁昨晚早些回去,你就不会加重了……”不过看黄晓薇走远,才一下就放松打个呵欠对石涧仁不好意思:“其实我一点没睡着……不停的打电话,下午就会有十几个人的团队过来,我俩现在也能好好谈一下收益了。”

    石涧仁摇头:“那您更得好好休息下,不用考虑我,如果非要解释,您不如理解为我通过这个事件给您展现我的能力,至于未来,等这一大堆事情处理好以后,如果我有幸参观您的公司团队,我们再说有没有可能一起交流,您觉得呢?”

    高级陪护病房的休息沙发是蓝色的,任姐刚才换了一件墨绿色棒球运动夹克跟牛仔裤,现在靠在沙发上一只手分开拇指和食指托住下巴,专注的看着石涧仁:“怎么可能睡得着,我今年47,部队大院出身,上山下乡插过队,当然也走南闯北倒腾过一切能倒的东西,但是在倒腾磁带cd的时候,在香港观看过一系列明星演唱会,见识过港台明星圈子以后,就决定专心做这个,现在是平京润丰传媒集团的管理者,包括星澜在内十多位一二三线艺人是我的主要门脸,影视、音像、演艺策划都是主业,赚过钱,也赔过本,在国内演艺圈现在也有点名声和面子,其实一直心里还是蛮自认为有几把刷子,见识过不少人和事,但你这样的……真是第一回见。”

    石涧仁就不打断了,也靠在沙发里静静的听,这对对方也是个观察。

    任佳琳的确处在有点亢奋的状态:“帅哥美女,我见得多,那是论车皮的装,聪明人更是不少,说实话,能在平京圈子里面混的,就没有傻子,无论是高学历高智商,还是根红苗正、潮流海归,甚至装神弄鬼的更比比皆是,可你都不是。”说到这里她还自嘲的笑了笑,手指做了个无意识的手势:“换做别人这么说,我一定认为他是在待价而沽,但你这样说,我只觉得你是真正的大气,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大气,也许看着能到手的财富人脉,你却是冷眼旁观,审视这到底适不适合你,这一点,我甚至比你之前当机立断,立刻反击那位大明星觉得更难能可贵……我见过太多人,在蝇头小利面前立刻就乱了方寸,立刻就天王老子也不顾了。”

    石涧仁笑了笑:“能得你这么一说,我就有点贪心后悔了。”

    任佳琳不笑,点点头:“原本我还存着考察你的心思,反过来成了你考察我,得,我也不能被你小看,纠缠在这点事情上啰嗦忒没档次,趁着这会儿有空,你能不能给我说说你,就是两个朋友之间,聊下你的经历、家庭或者随便什么都好,你年纪轻轻有这样的心境能力,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就当是给姐姐聊一下,我不想背后请人偷偷摸摸去打探你的消息,那也太侮辱我们这份交情了。”

    能做十多位艺人的经纪人或者公司管理者,气势还是很足的,语言拿捏感情投资都是信手拈来。

    石涧仁想了想,采用倒叙的形式:“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才了解到韩流韩剧目前有这么大的市场跟民众文化影响力,所以才好奇的来韩国,借着参加这样一次近距离接触明星的旅行……”

    而病房里倒霉的绝色姑娘躺在床上有艰难的四处张望,看不到一个人影,悲凉得好像被全世界都抛弃了,只能摁动蜂鸣器,引来了护士医生匆忙的扑进病房里,他们都有点诧异的看着玻璃窗外坐着的一双男女头都不抬的窃窃私语,你们这还是来陪护病人的么?

    等到黄晓薇中午时候才输完液拎着点药到住院部来,看见的就是石涧仁一个人坐在外面沙发上看韩文的报纸,可分明让黄晓薇关注的却是那个总舵主,而不是里面的伤员:“任姐呢?怎么就剩你一个了?”

    石涧仁干脆也把包袱扔出去,折了报纸起身:“她去美发厅做头发了,我也到外面转转,麻烦你顺便看护一下伤员?”

    于是黄晓薇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陪护,直到下午时分跟着护士进了病房看见没戴口罩的伤员,才惊喜的犹豫要不要签个名。

    而这时任佳琳和石涧仁关心的显然不是明星这个档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