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30、无限风光在险峰
    如果说只是在千钧一发之时伸手,石涧仁最多也就是个救命恩人,遇见有情有义的或许会报恩,而对于成功人士来说,那也许不过就是花点小钱的事情,养你一辈子当跟班又如何。

    但显然石涧仁这时候展现出来的就超出普通跟班这条界限了。

    坐在白色帘子拉起来的急诊手术室里,任佳琳都没有松开手,所以见怪不怪的医生护士也没非要拉开这老少配的男女,直接把石涧仁的腿抬高就开始做手术。

    被尖锐铁器划开的小腿肌肉皮开肉绽极为骇人,特别是泡过水好一阵边缘都有些发白了,现在护士小心翼翼的选着位置给石涧仁做肌肉注射麻醉剂,连着打了好几针,那小腿就跟注水猪肉一般发泡,医生轻轻捏了几下询问患者的反应,石涧仁都心不在焉的做手势:“不痛,不痛,你们随便……”

    说老实话,麻醉针打了以后,针头、刀刃在肌肉上的触碰还是有感觉的,但是就好像隔着什么一样,只是没有痛感,这个时候注意力高度集中在思索上的石涧仁真不觉得痛,还烦打搅自己呢。

    但是在一边的任姐看来,那撕开裤腿露出的大片伤口,这位眉头都不皱一下,满不在乎的表情,那叫一个强悍!

    当年关公刮骨疗伤时候谈笑弈棋也不过是这种气派了吧?!

    从小就在部队大院成长起来的任佳琳最为敬仰的可能就是这种硬汉了,这时候对石涧仁的感官哪里还是个普通跟班和救命恩人?

    等石涧仁一开口,那就更加截然不同了。

    石涧仁想了好一阵,医生都在把注水猪肉用缝线拉得嘎吱作响缝合到一起了,他才思忖着开口:“我不知道朴会长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消息找过来,我想如果你继续这个协议在明天晚上正式签署,为了阻挠这个协议达成,如果我是始作俑者,一定会一不做二不休,继续想办法置我们,准确的说是你或者倪小姐于死地。”

    银色头发的中年女人顿时花容失色!

    面对商业上的拼杀她可能挥斥方遒,但是在这种直接危及到生命的事情上,她还是个普通人:“那……那怎么办,我们马上回国?没护照走不了啊……我们……”急得都一把抓住石涧仁的手臂摇晃了,这说明她终究也还是个女人。

    石涧仁沉稳:“您忘了我们的护照上不是写着有什么事情找使领馆么?您找个电话,马上给使领馆打电话……”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任佳琳一下就反应过来,又回到潇洒的状态拍一下自己的头:“嘿!我今儿是怎么搞的,跟丢了魂儿似的,对啊,马上给外交部那几个孙子打电话啊,多大个事儿,马上叫使领馆来哥们儿给我衬着啊……”

    啧啧,这什么口气!

    但说得是真没错,就在这急诊手术室里就有壁挂电话,任佳琳立刻拿起来拨打电话,那股指挥若定的气势终于完全回到身上,接连不断的打了四五个电话,放下过来的时候脸上带着讪笑:“马上,使领馆的二秘就过来,我还让买三部电话,你给那个小姑娘打电话不,给家里打电话不,阿仁……不用说了,等回了平京,我们好好谈一宿,未来你前途无量!”

    石涧仁却摇头:“我还没说完,您想办法给李尚俊打个电话,我去见他,别让朴会长知道。”

    任佳琳彻底惊讶了:“啥?”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石涧仁很确定:“我只是说让你们获得一个比较安全的状况,但是要解决问题,或者说乱中取胜获得最大的利益,这个时候我需要去跟李尚俊面谈。”

    可能在平京早就认为自己见多识广的任姐,终于做了个深呼吸,走到石涧仁旁边坐回来:“石涧仁……刚看见这个名字我还嘲笑了一番,看起来这次到韩国,你才是我最大的收获,说说吧,你有什么思路。”表情非常认真了。

    石涧仁没什么变化,依旧那副讨人嫌的温吞吞模样:“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他安排的,我只是揣测,但是我有把握只要能当面跟他谈,就能确认是不是,这是第一个理由。”

    “第二,假设是他,他敢这么孤注一掷的做,说明他也有点规模不是孤身一人,起码敢尝试跟朴会长对抗,究竟两边孰重孰轻,你还有没有必要投资这三千万,我觉得可以重新考虑,因为根据我的观察,艺能人株式会社并不是他们说得那么宏伟庞大跟成功,没准儿只是个空壳子,你这笔钱说不定会扔到坑里去。”

    任佳琳脸色剧烈变化的时候,石涧仁却说出让她最诧异的第三点来:“最后,去见他的最大目的,如果真能确认是他,没准儿您这三千万不如投资给他呢。”

    任姐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完全是失声叫出来:“什么?!投资给他?!”

    疯了么?!

    刚刚还安排人谋杀自己,转个身居然要去投资给对方?

    两人其实一直都是在说悄悄话,这一声女人叫喊把医生跟护士都吓一跳,更是看着跳起来的女人和翻倒在地上的金属板凳瞪眼,隔壁的医生也在叱责:“闹什么闹!在动手术呢!”猛的一下帘子拉开,女医生转头很不满,结果石涧仁就看见身侧不过一米距离的另一张床上已经裸着上半身的倪星澜,胸口贴着治疗探测仪器,两点高耸顶端的殷红格外醒目!

    那姑娘估计也没想到这货就坐在旁边,又羞又急偏偏却没法喊叫,刚一猛提气,得,这回真的是晕过去了!

    隔壁的医生护士是听见女声拉开帘子的,没想到这边有个男的,急诊手术室嘛,没有标准手术室那么严谨,这边总是比较慌乱的,连忙又把帘子拉回去抢救那昏迷的姑娘了。

    一直对倪星澜呵护有加的任佳琳这会儿却看都不看,只把目光盯在石涧仁脸上:“你……你没开玩笑?你刚才还说他会置我们于死地!”

    石涧仁也好像没看见刚才的高山风景:“当年隋末唐初混战,秦琼秦叔宝追随张须陀、李密跟李世民多番厮杀,唐太宗最后不也让他高居凌烟阁?周瑜恨不得随时都灭了刘备,杀了诸葛亮,但是面对曹操八十万大军,不也安下心来联手破了赤壁?如果真是他动手,其实矛盾在于他跟朴会长,我们为什么不能利用这种局面获取主动,而只是成为其中别人摆布甚至干掉的棋子?”

    这番完全异于常人的口吻把任佳琳惊呆了。

    如果你的视野如果只是瞟着隔壁床上的那两点殷红,那就真只是那个色迷迷的层面,但显然石涧仁不是,甚至连立刻逃回国求平安,又或者意气之争的讨个公道都是他嗤之以鼻的层面。

    费尽心机泄愤没准儿还要犯法,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谋士可不爱做。

    报警破案抓了李尚俊那又如何?抓住这个机会获得最大的利益才是关键!

    任何危机其实也都蕴藏着机遇。

    敢不敢去冒险寻觅并抓住这个机遇,往往就是某些人能够获得巨大成功的原因,而大多数人则根本看不到这个机会的可能性。

    当无能之辈酸溜溜的说别人只不过是运气好的时候,成功的人已经踩着他们的尸体走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