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16、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赵倩走得比耿海燕还要悄无声息,她得先到首都去办理比较复杂的留学签证,所以本着真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原则,推着一口几乎可以跟她体重媲美的滚轮箱就在父母陪伴下去了机场,直到自己抵达平京,才给石涧仁打电话,用最平淡的语气说自己走了,让他抽空去家里把雪花牵了好好照顾它,然后飞快的挂掉电话,因为避免了在机场看着他舍不得离开,现在光是听声音就会有种要落泪的感觉。

    不自是的小布衣的确不掺杂那么多情思,甚至连国人最喜欢联络安排熟人帮忙照顾,给秦良予打个电话之类的客套都没有,收起电话,只眯着眼睛看看周围,继续沉浸到面前的语言学习中来。

    四月了,石涧仁其实跟黄晓薇已经是一个班,这种随到随学的外语速成班其实就分初级高级,老师不停的滚动传授基础知识和高级对话,达到水平的自然就转去高级班,就好像赵倩学到时间点,立刻就能走,而小布衣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现在已经是经常跟黄晓薇同桌的状态,毕竟相比其他有意无意想接近她的男同学,石涧仁还可靠些,虽然两人基本没什么话可说。

    但纪若棠有点变化,有时候下午会提前过来,从大学生们都很瞩目的白色宝马越野车里下来,叫上石涧仁一起吃晚饭,于是就有碰见黄晓薇的机会。

    对于这位曾经和自己差着好远距离的酒店集团老板,面点师这会儿没什么卑躬屈膝的谄媚,甚至连好脸色打招呼都没有,一般走出交流中心看见人车,远远的就自己撇开走了,只是她的银发的确很抢眼,纪若棠从一大堆各色穿着中都能轻易捕捉到,递过水杯:“你跟她不是故意在我面前做出这样冷淡的关系吧?隔这么远,好歹也一起说个话走出来啊。”

    看来当初赵倩和石涧仁下晚课的模样还是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石涧仁都懒得批评她了:“别人有别人的生活价值观,我能好运气的沾个边一起去学习见识就不错了。”

    纪若棠还是伸长脖子看:“长得还可以,气质差点,做个蛋糕西施什么的还是没问题,但也就全靠个子高点,不过也没柳清高吧。”

    石涧仁差点把水喷出来:“喂喂喂,别人从来没有背后说你这些,看人要看德。”

    少女鄙视他:“那你怎么认识的姑娘一个比一个漂亮?”

    石涧仁只能说她真是太自恋了,在纪若棠的咯咯笑声中转头对司机表示感谢,并邀请司机一起吃饭,哪怕只是坐在校园后门的小食店吃小炒肉,司机还是很有眼力的赶紧拒绝了,说自己喜欢吃面。

    纪若棠这点真的蛮好,肯德基能吃,脏兮兮的路边小店也不介意,边吃边给石涧仁说自己已经叫张明孝给自己拿驾照去,现在觉得自己开车也蛮有用了。

    石涧仁了解一下原来花几千块,连驾校都不去,她也能拿到驾照,连忙还是劝说要好好学,纪若棠就要他来教,石涧仁想想答应了,他当初在驾校还真是半个教练啊。

    于是纪若棠就兴致勃勃的回去准备开车服装。

    不过等晚上上课,石涧仁显然就接受了无数跟之前不同的目光。

    他跟以前德语班那个看着纯洁柔弱的妹子每天共进共出,已经很招眼了,看着那位好像消失了几天,结果又跟韩语班这一头银发高挑姑娘很有默契的坐到一起,那就很让其他学生侧目了,谁知道还有坐着豪华车来的花季美少女过来找他,而且都是自带司机的档次!

    光是看看纪若棠身上那种名牌服装搭配起来的气质风格,还有使唤司机的派头,都不是傍大款的拜金女,人家是真的有钱!

    无形中再次猛然拔高了石涧仁的身份地位,黄晓薇都调笑他:“刚才好几个女生拐弯抹角的找我打听你的联系方式,我看姿色不行,就帮你拒绝了,你不会记恨我吧?”

    石涧仁居然摇头:“不能以貌取人,万一别人也是想找我探讨学习呢?”

    黄晓薇只差点给噎住,一晚上的课再也没理他,但是下课的时候把一个信封扔给他自己就跳起来走了。

    不是什么情书,旅行团是从平京出发的,包含机票签证之类的已经办下来,但是到平京就要自己去,石涧仁有点欣喜的把这叠没经历过的东西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不明白的还得回去问纪若棠,那才是出国旅游的小能手。

    棒球帽、皮夹克、破洞牛仔裤打扮出来的糖糖又回到以前有些古灵精怪的风格,石涧仁都不知道她从哪里买回来这些衣服的,有点难以理解这种破破烂烂的衣服有什么时尚观念,但还是带着她下楼,找那辆帕萨特作为学车的主要道具,毕竟相对驾校车辆来说,这款车无论空间感还是操控性能都是最接近的,不过纪若棠拒绝了他就在车库里面练习的建议,这大酒店的停车场一到晚上基本都是满满当当的,所以开车去找个僻静点的车道练车最合适。

    于是石涧仁开车,纪若棠坐在副驾满是嫌弃的翻看那些清单:“就是最普通的自由行,还算懂行没有图便宜,不是那种购物游,反正七天时间,基本按照指定的城市旅游就行了,不过我看这活动路线根本就和旅行团的路线不一致,小心到时候外国警察抓了你们说是非法偷渡的。”

    驾驶员终于惊讶了:“偷渡?偷渡到韩国去?”在他眼里,全世界估计还是中国莫非王土,哪怕现在世界强国如林,但要偷渡也不至于要去那么个弹丸小国吧。

    纪若棠鄙夷:“反正我是到日本旅游经常听说,韩日两地借着旅游偷渡过去,实际上非法滞留然后就打工的人不计其数,所以警察关于这个也查得很严,一般你们这种自由行都得是有良好出国记录的,可能这些粉丝团成员有过几次去韩国的经历了,不然这种旅游团签证比较麻烦的。”

    石涧仁对这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常识就只能仰望,也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韩国旅游会衍生出多少事情,看着前面已经到了条新修道路,就停好车,换纪若棠来坐上,细心的帮她调整好座位,按照自己在驾校得心应手的那一套教学方法从头施教,只是把乌木棍给拿在手里,随时能捅刹车就行。

    其实少女在乎的哪里是学会开车技巧,更喜欢这样两个人在狭窄空间里相处的感觉,就好像两人刚认识时候总在车里一样,比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石涧仁总是在安静看书无交流,要感觉舒心多了。

    新修的路当然没什么路灯,石涧仁也主要是让纪若棠熟悉驾驶车辆的感觉,少女却心不在焉的看周围黑沉沉的环境:“你说会不会有什么抢劫绑架的坏人突然这时候冲出来?”

    石涧仁只闻言检查了一下所有车门都是关好的就轻松:“嗯,哪怕有坏人,我也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专心学车。”

    语气平淡却更打动少女心,纪若棠啊一声刹住车,石涧仁刚闻声探头过去看她脚下跟仪表盘,少女就轻轻的把头靠在他肩膀上,还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你看,天窗外好多星星。”

    石涧仁有些溺爱的仰头看了看,却听见纪若棠又小声:“我……跟你一起去平京好不好?”

    真像个离不开父母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