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13、所谓幸运,要抓得住才是
    有点奇怪,这天晚上,纪若棠在满心嫌弃了那床臭烘烘的被子以后,赵倩连忙把崭新的蓝染床单被套给她换了,这姑娘就蜷在被窝里,难得没有去牵石涧仁的手,和同样裹在被窝,却坐靠在墙边的赵倩聊到很夜深,以至于第二天上车,两位姑娘就倒头酣睡,甚至到后来干脆相互依偎在一起,真是一幅好看的春睡图。

    石涧仁根本不明白两个女孩儿之间发生了什么,专心平稳的把车开回江州,当然是先把赵倩送回家,然后才抱了睡眼惺忪的纪若棠回楼上。

    半夜,睡梦中都觉得有什么不对,一激灵睁开眼,笑眼少女定定的看着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察言观色的本能让石涧仁问了句:“你……还好吧?”

    纪若棠睡裙下露出来两条雪白的腿,慢吞吞的拉拢盘好:“继续睡,别管我……”

    第二天一早,石涧仁正要骑着自行车去学校,值班的助理连忙叫住他:“石经理,有人找您,昨天在这里等了一天,说今天会继续来,您要不还是稍微等一下?”

    诧异的石涧仁拿过访客记录看了,上面居然是庄成栋的名字,后面标注是“报账”。

    石涧仁有点莫名其妙,现在自己那一部分产业,全部都是基于海燕食品商贸公司的基础上,张季岚是财务出纳,庄成栋有在公司拿一份几百近千元的基本工资,涉及这边的报账应该找张季岚,如果涉及到自己交给他洪巧云入股的装修公司事务,找那边报账啊,找自己算什么?

    那胖子又没个电话联系,石涧仁只好给黄晓薇打了个电话,请她帮自己在课堂上请假,他很看重这点缺席与否的细节,赵倩已经结束了德语学习,就不用打搅她了。

    黄晓薇简单的唔一声就挂了电话。

    难得无所事事的石涧仁干脆去外面给纪若棠买了早餐回来,顺便给黄克勇带了一份,结果发现那家伙在呼呼大睡,跟他住在一起的保安叫苦不迭:“这家伙完全昼伏夜出,白天睡觉晚上敲键盘哒哒哒,我们值夜班也是轮流啊,受不了!”

    石涧仁只能道歉,上电梯的时候寻思给黄克勇单独租个房?但明显跟其他人住在一起才能让他的心绪开放吧?

    于是坐在助理办公区,看着其他助理陆续来上班,又拨电话给王雪琴通报了黄克勇在自己这里的状况,那边的书记口气有点沉重:“别的区又出现两次类似的事件了,我想主动给上级谈一下,以我的亲身经历和黄克勇的事件,给各个区去轮流分享一下我们的做法。”

    石涧仁很赞成:“好!”

    王雪琴笑了一声:“你啊……你来做是一回事,我来做是另一回事,很可能这件事就演变成我去做报告,又是一个树典型的机会,你可以想想,那些干部、工作人员会带着什么样的抵触情绪来听我说,效果就大打折扣,甚至没有用。”

    石涧仁自己这边在若有所思的点头,却看见庄成栋果然独占电梯门的挤出来,那就长话短说:“一句话,回想你在延安是如何说服你自己的,就用这种态度去说服这件工作,说服这些人。”

    王雪琴嘿:“好咧。”就挂了电话。

    庄成栋看石涧仁放下话筒才过来,拉了一把普通职员转椅坐到石涧仁面前,从腋下取出一个黑色的尼龙文件包:“阿仁,我来找你报账。”

    石涧仁点点头:“看你的态度,就是坦荡的,你叫张季岚给我打电话确认一声就行了啊。”

    庄成栋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跟她开始谈恋爱她就不跟我谈工作上的事情,再说我现在也完全不属于海燕商贸了,从这月开始她就不给我发工资了,所以我只能找你报账。”

    石涧仁蛮新鲜这种城里人恋爱的桥段,嘻嘻笑但不八卦的问下去,接过文件包拉开然后吓一跳!

    满满一袋都是各种票据,其中火车票公车票密密麻麻的贴满了一张又一张复印纸,然后最上面的一张总额四万七千三百二十七元还有零角分。

    怪不得张季岚不给他报账,什么事情能需要这么多钱?

    庄成栋表情专注的看着石涧仁,石涧仁就不问他了,把所有票据拿出来开始细看,很清晰的按照时间脉络整理好的这些票据:“年初从江州出发,你首先就去了粤东,然后在粤东辗转了快大半个月,然后去闽建,接着顺沿海到浙杭、苏南、沪海、鲁东,春节期间你都在外面?哦,你还去了东北?”

    越看越惊讶:“然后忽然又拉回到滇南,在这里呆了一个月?几乎周游了大半个中国哦,啊……你怎么想的,为什么不叫上我,我也想出去看看啊。”

    庄成栋看他的表情变化,自己就开始笑,但慢慢摇头,等石涧仁翻完最后一页才说话:“你一点都没质疑我为什么要去转,所以我庄成栋很庆幸,在我愿意努力的时候遇见了你……今天能跟我一起走一圈么?”

    石涧仁都已经请假了,点点头站起来,下楼庄成栋略前半个身位在前面帮他推开酒店大门,一辆盒饭公司那边的破面包车停在外面,保安和门童正在烦躁这么掉份的车简直拉低了酒店档次,看见石涧仁和人走过来,连忙换上笑脸。

    半个多小时以后,庄成栋把车停在了张季岚住的公司办公室楼下:“春节我回了趟家,然后回来我就跟阿岚住在一起了,暂时也没打算搬出去,因为这是最省钱合理的方法,想来你也不会在意……”

    就几层楼,出了电梯,住宅单元的门上还挂着海燕商贸的牌子,庄成栋自己掏钥匙开门,张季岚和两个年轻小姑娘正围在一台电脑后面正忙碌,看见就笑着跳起来去倒茶,但不说话,她本来就很少说话。

    庄成栋点点头带石涧仁走进卧室旁边的老板办公室,石涧仁其实几乎没来坐过,但推开门就是一股相当难闻的气息,那种长期有人在里面闭门抽烟发酵的味道,换纪若棠来没准儿都要吐了,但石涧仁却一眼就把目光集中在那种合成板大班台上,现在堆满了图纸。

    庄成栋转到桌后:“你把三家装修公司交给了我,每个公司几乎都有各自的情况,处理起来有些复杂,但是我只认准一点,我是你派去的,然后我对装修一窍不通,所以跟他们见面以后,我就开始学习装修,先学习看图纸,买书学会他们不愿告诉我的那些施工细节……”

    石涧仁看懂了,硫酸纸、晒蓝纸、普通复印纸甚至还有报纸,上面画满了各种歪歪扭扭的图纸,但明显到硫酸纸的时候,已经工整很多,说明制图人已经入行了。

    庄成栋看石涧仁慢慢翻图纸,搓搓手沉稳:“我跟你说过,我是做过餐馆的,我对餐馆的理解就是一大堆各种便宜的食材买来,经过厨师烹饪煎炒炖,变成菜品,赚这个钱,那么我用这种态度来面对装修,也是一大堆各种水泥河沙材料,经过装修公司施工,变成成品赚钱,按照这个道理,最重要的就是一大堆便宜的材料,我把江州五大装修建材市场都跑了个遍……”

    说着又从旁边架子上拿下一本用复印纸装订的册子,足足有三指厚,石涧仁稍微翻了一下,里面就极为详细的手写某种材料在某个市场,多少钱,联系电话,对老板的感观如何,可以想见庄胖子结结实实的把各家市场跑遍了,脸上就开始笑:“对嘛,现场调查是最清晰的资料,这就是我推崇的方式。”

    庄成栋不讳言:“我当然也是从你那里学来的,可整个市场跑遍,我觉得我还不足以说服这三家公司的人,因为他们做了好些年,也了解了……所以我决定到每一样材料的国内原产地去了解,我把任何一样材料都拆分到最小的部分,给自己列了张单子,从粤东的灯具、家具;闽建的石材、瓷砖到各地不同特色的建材,木料、板材、五金件等等我都去实地了解考察了,现在我有底气面对他们,我比他们更专业了。”

    石涧仁轻轻鼓掌,这个帐太值得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