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12、再慢的路也总会抵达
    所以第二天,石涧仁也有点惊讶两位姑娘的亲密,当然更惊奇赵倩满是红斑的双手,不过都不说是为什么造成的,倒是阿妈看了心疼的带赵倩到山林里去采了些草根挤出汁来涂抹,纪若棠想强调还是相信自己的高科技生肌水的,但没吭声。

    这一天上午,石涧仁依旧跟孩子们厮混,赵倩打开自己的包取出布料,跟阿妈讨论自己用调配染料做出来的颜色,并且讲述了自己在德国研究室短短几天看见的运作方式,纪若棠一改昨天的重点,跟着闺蜜倾听拍照,还财大气粗的买了阿妈手里的现货,让石涧仁中午吃过饭挑着回招待所去。

    谈不上依依不舍,更像是每个人都踌躇满志,阿妈和上午就离开的那些山寨老人一样,在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中看见一条应该可行的道路,赵倩对传统工艺和国外机械工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阿妈还送了她一小块凝结的蓝染料,自信的说就算外国人有本事分析出来里面是什么配比,也没法复制,因为植物染料如何晾晒发酵,甚至这些染料凝结时候堆码的高度,都会导致最后的结果天差地别,这都是寨子里世世代代传承了上千年的经验,更是每个蓝染师自己锤炼出来的功夫,连各个寨子的蓝染特点配方都不一样,不手把手学个三年几载是偷不去的,只是却莫名的好多寨子已经失传了。

    赵倩只觉得自己肩头担子非常沉重,一路走都在一路沉思。

    还好回招待所的路上,还岔了条道儿去一所小学看了看,带走了她的情绪。

    如果说赵倩面对纪若棠的贵族学校能自嘲自己的学校是人山人海挤独木桥,他们看见这所周边十多座寨子才共有的小学就简陋得无以复加,只能说完成基本的义务教育,破旧的校舍、桌椅还有那些衣衫褴褛的孩子,让纪若棠手里的相机就没停下过快门,不用石涧仁说,她就决定要想办法把这所小学给改建了。

    不过三个人在一大片孩子的再见声中重新上路时,挑着担子的石涧仁却提醒纪若棠:“漂亮的学校都比不上优秀的教师,如果是我,宁愿不花钱修教室,而是花钱请好老师,请真正懂得如何用知识改变命运来引导孩子的好老师,我是有兴趣时不时回来上课的,我就是个从山里出来的孩子,正因为我的知识和教育不同,我才有现在的底气面对。”

    纪若棠有商人的思维:“等我回去叫人做个评估报告吧,其实就是修段路,起码招待所到小学的路通了,教师来这里就不那么艰难,生活条件稍微调整一下,但是该投入基建的还是要有,不然学校凭什么让你个小学文凭都没有的家伙去上课?”

    没文凭的小布衣顿时就没发言权,抱着双手的赵倩吃吃笑,走在后面还拉纪若棠看背影:“是不是很像那个大话西游嘛……”

    纪若棠心有戚戚:“对!真的很像孙猴子!”

    没看过电影,却也读过书,石涧仁不满:“什么孙猴子,我明明就是挑担子的那个沙和尚!”

    赵倩心情好:“和尚啊,那不能娶老婆哦。”

    看石涧仁脖子一梗,就知道他又要说什么,纪若棠连忙阻断:“不着急不着急,挑担子总要放下歇口气嘛。”转头就拿眼神挖赵倩。

    要出国的女大学生姿态高,得意洋洋的笑着指前面:“那边有个泉水,我们去弄点来喝,走累了!”然后一句话就让纪若棠变笑脸:“小树林有很多光斑,拍照很好看哦……”

    果然让热衷于留下美丽身影的女孩儿流连忘返,沙和尚无奈的停留之余还得当背景板,轮流陪两位姑娘照相,而且数码相机的特点导致每张照片都会被放大重看,女孩儿都会讨论好不好,哪个细节不到位再来一次,不厌其烦的重复了一回又一回,熟悉时尚造型和深谙构图美学的俩女孩简直相得益彰。

    但非常默契的绝对不提出三个人合影。

    结果天色变暗前才步行回到招待所,街面上的景象让他们又吃了一惊。

    原来被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色宝马越野车周围,大包小包的堆着不少山货,从野味到草药,好几口袋不同的贡米,还有一些各种花色的染布土织布,就那么随便的堆在车头车顶上,原本还以为是谁暂时放在这里的,三人走近招待所,里面的工作人员就笑:“早上开始就有不少山民过来你放点他放点的,说是感谢你们,我还没见过哪位领导来能有这么多真心实意的礼物呢,其实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真的不值钱么?

    看见里面有几条泡在水里的鱼,石涧仁就干脆炖鱼汤做晚餐,端上桌子的说法跟赵倩如出一辙:“这就是真诚,其实山里人一样狡黠,但是他们对待生活还是原始的,所以也没有那么多虚伪狡诈的东西,我们真诚待人,他们就真诚回报。”

    纪若棠其实才是感触最深的:“城里人个个都说别人虚伪,其实个个又都得虚伪的过活,对不对?有时候我也觉得干脆就这样跑到山里来安静生活算了,这算不算隐居?”说起来她忽然有点小兴奋,要是真自己跟阿仁这样住在山里,那才是逍遥似神仙的自在生活吧?

    没想到石涧仁居然鄙夷她:“那不是隐居,那是逃避现实,隐居是真正的内心强大,知道自己要什么,潜心感受自己,而不是逃避虚伪,这世上哪里都有虚伪,还有浅薄,这都是大家既鄙视,其实又偷偷模仿的,不然就成了不合群的异类,因为现在外面的社会就是浮躁着的,只在乎最浅薄的那点感官刺激爽不爽,拒绝思考,嘲笑真诚,还有……我最近钻研电视媒体的娱乐至死,你可以选择逃避,但我还是要选择去影响改变这些东西,哪怕我的力量很小,但总要有人去做。”

    赵倩不感慨,默默的分发了筷子坐下来端着碗:“我会跟着你去做。”

    纪若棠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成了落后学生,嘟嘴:“那你说怎么做?我们不是一直在努力做灯塔一样照亮别人么?”

    赵倩还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小心的咬着雪白鱼肉睁大眼睛看。

    石涧仁点头:“理想再远大,脚踏实地也是必然的,不过有人做事选择轰轰烈烈,我更喜欢润雨细无声,各有各的做法吧,只要记得自己的初心是什么样就好,趁热吃,这鱼冷了就没有那么嫩。”

    纪若棠还是有感受:“嗯,就跟你这个人一样,温吞吞的。”

    赵倩扑哧笑:“你说他冷了就没那么嫩?”

    昨天红过脸的少女连忙解释:“我说的是润雨细无声的做事!哪像你成天都想那些东西!”

    赵倩做个鬼脸不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