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09、真诚的看自己
    赵倩可不光是为了点情怀重新来月亮湖的,当然那份情怀要是跟石涧仁单独来就完美了。

    但世上哪有那么多完美的事情,相比可以带着一大堆照片去德国,小白花其实觉得还蛮划算的。

    石涧仁真是当司机和搬运,到了月亮湖寨子,已经闻讯在寨外挤满了老人孩子的热情招呼下,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跟孩子们玩,一本正经的介绍各种城里的智力玩具,其实都是些在码头去批发的便宜货,但那些日子在玩具批发城已经好奇的钻研过这些玩具分别都意味着能给孩子带来什么不同感受的有益智力玩具,再搭配各种各样的画本、小说、收音机和便携cd播放器,光是音乐、故事光盘就带了几百张来。

    纪若棠温柔极了,从一开始看见蓝色的湖水,看见漫天蓝色的布幅就变得安静,但现在是彻底的温柔,拿着相机抛弃了自己的新闺蜜,一直默默的跟在石涧仁周围拍照,山里的孩子们那叫一个欢乐,拍照、玩具,这两样也许对他们现阶段来说最感兴趣的事情同时出现,整个寨子里到处都洋溢着笑声。

    而笑声中,赵倩却很正式的坐在阿妈的木楼上,详细的讲述了自己过去几个月的学习努力:“我不是来要知道您的工艺秘方或者配方的,不用给我说,我要去德国学习先进的工业技术,学习怎么把古老的东西转化为现代人接受的商品,现在就是要了解您觉得做起来最难的事情在什么地方……”

    阿妈有些惊叹:“去外国学习?你跟阿仁怎么办?我看见那个女娃子好像也蛮喜欢他的,你跑外国去干吗……”

    嗯,山里的阿妈有点八卦。

    赵倩轻轻的把头发捋到耳后解释……

    就跟她给自己母亲解释的一样。

    原本以为中午过后,这些看热闹的山民会逐渐散去,没想到从下午,陆续就有周边各家寨子的人开始抵达,还一个个都带着各种米酒啊山里野味特产之类的。

    一来山里真是闲得没事做,二来对那个当初笑眯眯的温润青年的确是有很大的好感,更不用说他指点的方法路径还真有用,所以也算是找个由头,热情的山里人在各种消息传递方式之下,干脆不约而同的集结到月亮湖寨子来。

    有人类学家研究过,节日就是这样生搬硬造出来,就是为了让平淡无奇的生活找个理由乐呵一下,特别是多搞几次发现还能产生经济效益的话,那就基本会流传下去了。

    于是到了晚上天色擦黑的时候,月亮湖周边已经燃起十多堆篝火!

    先唱歌,山里人因为一山隔着一山高,懒得跑路都擅长隔着山头唱歌传递信息,一排山里妹子吊着嗓门开始,另一个寨子的后生们连忙吆喝着接上,老婆婆们一起唱显然更有韵味,而老头子们的歌词多少都带点让人嘿嘿嘿的内容,时不时都会引起哄笑。

    新鲜刚抓猎的兔子、麂子、野猪和野鸡就在篝火上熏烤,当然更多还是红薯跟土豆加竹筒饭,纪若棠觉得新奇极了,虽然都是野外生活,但显然这山里的感受和当初在石龙镇悲怆的救灾帐篷生活是两回事,这是彻底的回归自然,就算在石龙镇烧起篝火,也只会下意识的思念失去的亲人,而这里只有看着飘上天的火星沫子,听着山歌,忘了城市里的喧嚣和勾心斗角,只想跟着曼声高唱,脸上映着红光,拿着竹筒饭的少女有点痴了。

    赵倩一直捧着个大红薯慢慢吃,遮挡自己笑意,值了,就算没有跟石涧仁独处的那份爱恋,却经历了这么一场真挚的欢庆,比什么都值得,她非常满意。

    石涧仁虽然本来就是山里人,却孤寂惯了,几乎也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听旁边的阿妈有些激动又悲凉:“好久了!好久都没有这样的热闹场面了,起码好几年都没有了,自从年轻人开始出去打工,自从很多人贪心不足的想赚钱,这山里就留不住人,就没有这样热闹的场面了……”

    石涧仁却不悲观:“不能总是站在悲伤的角度去哀叹失去了就回不来,我宁愿花时间去想想,是什么不适应时代了,又该怎么样去适应这个时代,利用好山里的资源,来,看看这,城里姑娘样子就很喜欢这样,对不对?您在旅游景点卖过东西,能不能把眼前的场景也当成东西来卖,让外面的游客到这里来?美丽的湖,美丽的寨子,美丽的篝火,如果这一切能赚钱,能让大家都过得开心了,这一切会不会都继续留存再来呢?”

    阿妈脸上刚有点放光,讨厌的小布衣又开始泼冷水:“我只是提供思路,但路要一步步走,月亮湖最好的就是风景,最坏的是没有路,但如果修了路,真有很多游客来,蜂拥而至就会坏了湖水,坏了环境,到处狼藉一片,你们就是山里的罪人了,所以要长远的做这件事,怎么能吸引人来,怎么规范管理不让人破坏这里,那些成熟的景区是怎么管理的,找几个年轻人去学习……其实办法都是人想的,开阔思路,但严谨踏实的走路……”

    一群各家寨子年纪都比较大的老人,就坐在旁边,听得更是若有所思,他们拥有年长几十岁的人生经历,却没有小布衣那么宽阔的视野和思维模式,但显然能分辨这些话的含金量,更不用说之前石涧仁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了,所以最好的回应就是跟他端起装满米酒的土碗,一碗接一碗。

    纪若棠终于忍不住给赵倩低声花痴:“你看……他这个时候最帅了!”

    赵倩飞快的看一眼却不停留,免得目光黏在上面就舍不得走,低下头:“真诚,他就是真诚的面对其他人,而且从来没因为外面的环境就改变这种真诚,所以才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十八岁的少女不得不把自己从花痴状态拉出来,静静看赵倩,大学生抬头回看:“我是县城来的,感受最清晰,很多农村学生,县城学生来到大学都迫不及待的学城里那套,结果没学到阿仁这样吸收运用的本领,尽学些乱七八糟的皮毛,而且还把城里的油滑、狡诈学了个十足,可是又比不过努力成功的人,就开始浮躁虚伪的自称丝什么的,掩盖心里跟不上的恐慌,敷衍生活,把真诚丢得一干二净,你去看看吧,如果不是遇见他,改变了我的眼光,不到毕业,我也会变成那样,一个市侩、斤斤计较、怯懦的小女人几乎就是我的必然结果……”

    纪若棠看着表情平静的赵倩,终于明白她眼中为什么会流露出跟石涧仁差不多的平静了,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那个酒店集团,似乎也不能带来什么心理上的支撑,做不到这样的淡定从容。

    迟疑了好几秒,纪若棠还是忍不住问:“他究竟怎么改变你的?”

    赵倩嫣然一笑:“这不是学数理化那么有标准答案的,就跟我们学美术一样,每个人经历心态都不同,得自己悟。”

    外语可能算是唯一特长的糖糖有点傻眼!

    ~

    感谢盟主eto诞生,加更,更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