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04、走过必留下痕迹
    而纪若棠很快就体现出自己凌厉的那一面。

    她的确是想休息一下了,春暖花开的时节难免让人有些慵懒,第二天一早伴着外面淅沥沥的雨声醒来,石涧仁唰的一下拉开落地窗帘,镀膜茶色玻璃上全都是模糊的雨点,整座城市应该都笼罩在春雨贵如油的时节中,不过对江州这样湿润的城市来说,这油也未免太多了点。

    石涧仁有点发愁今天到底还骑不骑自行车去上学,因为没什么自行车,他几乎就没见过这座城市有卖雨衣的。

    身后的三人沙发上传来纪若棠娇柔的呵欠声:“几点哦,怎么天色还……啊,下雨了……”穿着荷叶边睡裙的少女就那么爬起来直接把下巴挂在真皮沙发靠背上,眯着眼看外面模糊的风景,石涧仁回头给她说了自己的烦恼。

    其实纪若棠也是赞成他骑自行车上学的,这么优秀的男人再成天开着不同的好车去上课,她完全可以想象那些迫不及待的女人肯定会前赴后继的来飞蛾扑火:“那……就休息一天,跟我去玩嘛……”说到这里脸上还满是娇憨的笑意。

    石涧仁最瞧不起的就是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孬种了,简直斗志满满:“怎么可能!今天有小测试……”

    用下巴挂住的少女只能翻白眼看学霸,用眼角瞟着石涧仁去洗漱,自己才松开下巴滚到沙发上的被褥里,先低头看看自己睡裙上沿挤出来的沟壑,偷偷拉开看嘻嘻笑两声,然后就看见石涧仁放在边几角上的教科书。

    两三个月了,从灾区回来,就因为她半夜惊醒失眠的问题,几乎每天都是拉着石涧仁的手入睡,为了避开同床共枕的强大刺激,特别让后勤部门换成一双l形摆放的三人沙发,转角的地方就是个正方形的边几,上面有盏台灯,石涧仁每晚都会靠在沙发上一手牵着纪若棠,一手翻看几页书再入睡。

    每天给董事长办公室做清洁的阿姨一定会很奇怪,休息室的高级床上用品怎么永远都是一副没动过的整齐样子,她当然看不到石涧仁收到暗柜里的简单被褥了,最开始纪若棠还充满孩子气的喜欢弄乱床上做出自己睡过的痕迹,现在根本就懒得在乎。

    纪若棠也从没讨论过自己这种心理失眠在偶尔离开石涧仁那几天是怎么过的,反正这样就能睡得很好,这会儿嘟着嘴在沙发上翻滚几下自己也不知道发出些无意识的呓语是什么意思,才注意到那几本书,英语她算是大半个专业人士,韩语认得样子而不知道意思,但这书脊上的字母似是而非的就下意识抓过来翻看,原来是德语教材。

    已经上韩语课一个多月了,石涧仁还在自学德语,她也是隐约知道的,但是联系上似乎毫无威胁的赵倩,忙碌中的少女没太在意,但这会儿忽然就好像被拉紧了一根弦,因为翻开书,上面几乎到处都是娟秀的小字整齐标注在上面的各种课堂笔记。

    不说女总裁的明察秋毫,就凭一个女人天生的敏感,片刻前还睡意朦胧的糖糖几乎是怵然而惊,别的不说,就看那整齐排列又分毫不差的笔记内容,这分明就是后来整理书写的,上了十多年学的她在这种细节上远比石涧仁那没文凭的野孩子娴熟得多,这根本就不是上课时候乱糟糟的笔记,再多翻翻书,就纪糖糖就完全能肯定这是赵倩另外去买的一本新教材,然后煞费苦心的把所有笔记誊抄在上面的。

    有奸情!

    换做以前纪若棠可能是火冒三丈,但现在居然能不动声色的把书放回去,看石涧仁匆忙的洗漱出来收拾被褥,还难得温柔的贤惠一把:“你去吧,下雨万一耽搁时间呢,嗯,你打电话问问张哥,他们安保那种户外防水冲锋衣有没有借一件给你,顺便叫他上班以后上来,我也要买两件。”

    石涧仁当然没法从低着头的少女脸上看见啥,哦一声收拾起书包就走了,留下纪若棠站在那猛烈深呼吸!

    两张沙发上的被褥气得全都拉扯下来使劲踢到沙发背后,才去洗漱换衣!

    让一两个小时后,敲门进来的张明孝都马上变得小心翼翼,实在是坐在大班台后面糖糖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了。

    保安部长得到董事长一个明确的指示:“阿仁在江州大学补习韩语,这是招生简章,你有没有认识那种什么侦探社的,派个人去偷偷跟着他拍照,我要看看他每天都在跟什么人接触!”

    张明孝吓一跳:“阿仁?他……”难道作为整个酒店集团都能安定下来的最大功臣现在居然要出现问题了么?说是阿仁背叛了纪小姐,老张是无论怎么都不相信的。

    纪若棠几乎要到忍耐的极限:“他没事!但是一直都有狐狸精在勾搭他,你不知道?!”

    张明孝立刻收声:“那……我自己带人去!”

    少女总裁生气的吩咐:“不能让他发现,还有!我今天晚上就要看见照片!录像也行!如果你觉得跟他关系好,走漏了消息,明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嗯,这个真不难,小布衣又没接受过什么反侦查训练,更没什么偷偷摸摸需要防范的心理,张明孝生怕是老板的家丑,更可能是对石涧仁的认同着急,干脆自己一个人悄悄去的,长焦单反相机、掌中宝摄像机这些东西随便都能找到。

    一直下着雨的天气,也让张明孝的私家侦探行径得到了最好的遮掩,一把雨伞都能让相机藏得够深了,更不用说还有车辆掩护。

    于是还没等到晚上呢,呐呐的保安部长就带回一大堆资料,放在桌上勉力想开口:“阿仁……应该跟这个女的也没什么,都从来没接触,糖……纪小姐,你相信我,他绝对跟这个女人没有上床……”

    这可能是一个过来人只需要看一眼就明白的感觉吧。

    可纪若棠只是拿着加急洗出来的一大叠照片,翻了几张就开始双手发抖:“滚!”

    张明孝连忙转身就跑,只能对阿仁说自求多福,自己也不敢通风报信给他,他都四五十岁的人了,究竟效忠于谁,谁才是自己的老板,给自己一份估计再也找不到的职务和工资的人,这个关系他不会错,就好像地震发生以后,他也正确的选择了老板一样。

    石涧仁是朋友,但必须要排在老板后面的朋友。

    这是很多新入职场的人最容易搞错的前后关系。

    晚上特别留在地下车库,满怀愧疚跟担心的看着石涧仁骑车回来,还得强忍着不敢去跟他说话见面,只能惴惴不安的等着。

    结果这一等,直到他老婆打电话骂他是不是跑什么地方鬼混去了,石涧仁也没狼狈的下来。

    冷静了一整天的纪若棠哪里是没头没脑的就跟石涧仁吵闹的怨妇?

    何况照片上还没什么石涧仁过分的举动呢。

    怪他有什么用?

    要怪就怪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