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300、众人皆醉我独醒真不是装逼
    真的,没有谁是万能的,威斯顿酒店的商业运作,在两个多月的拨乱反正以后,特别有了十几名战斗力极强的年轻中层干部就好像禁卫军一样出现在纪若棠周围以后,石涧仁的作用真的不大了。

    两家自有酒店,生意好的这边用付阿姨来守成,无论谁跟她起矛盾纠葛,这位清洁工出身的阿姨都是笑眯眯的和蔼面对,再难听再难堪的场面她都经历过,所以硬是让一干想生事的老员工没法折腾,更重要的还是年轻员工们看见了希望,看见每天保持健身和大家打成一片的纪小姐并不是想象中的富二代、无能之辈,酒店显然稳定的在她手里运转起来,还有那么多提拔的榜样,随着宴会部的害群之马接连被辞退以后,整座酒店效率大为提升,付阿姨熟悉整个酒店每个人每个工作岗位的特点,就成了其中的最佳润滑剂。

    而喻明鸿则是带着冲劲到假日酒店这边改革,只要能提升业绩,提升酒店形象,这边的团队什么都能做,春节期间据说他组织了一个十多名高管的临时委员会,要求各自在春节期间,尽一切可能在自己的圈子里面寻觅各种会议、庆典、宴会业务,越是全国性、行业性的会议提成比例越高,按照他提供给纪若棠的报告来说,就算把所有利润返给搭桥拉线的人,对于酒店都还是赚了,因为这边缺乏的就是大量业务来维持运转,员工设备很多都基本处在闲置状态,一旦日常运转被托住,其他的才都是利润。

    所以连喻明鸿自己春节都返回了曾经工作过的沪海,真的拉回来两三个上半年的企业年会,现在正在跟江州市里面谋求一些展会,酒店不光是客房销售,其实是个综合产业的事情。

    喏,这两位领头人做的事情,都是石涧仁不擅长的,虽然这俩人都是他挑选出来的。

    他最擅长的还是干这个。

    就像宝驰世界名车行盛大开业的这一刻,穿着运动服的石涧仁果然还是站在一大堆服装整齐的集团中高层员工后面,若有所思的观察在场的人。

    其实只是把原来张贴在所有裙楼门面上的画面换成了世界名车的画面,然后元宵节前只来得及做出一副精美的不锈钢加亚力克门头,收拾出来整个宽阔的展厅,现在摆满了暂时借来的十多辆豪车,连纪若棠的白色宝马越野车都因为够新,放在其中撑场面。

    大厅都没来得及装修,吴迪费尽心思本着马屎表面光的省钱策略,用大量的花篮、气球、喷绘跟金色台布装饰得焕然一新,他还悄悄给石涧仁说这些东西全部都要回收,反正酒店庆典随时都要用这些东西,山里娃很赞成宝驰行副总的这种风格。

    宝驰行的总经理果然是那个看准时机的小泽,他有个好爸爸,帮他提供了两百万资金和不少人脉,在这家汽车销售中心作为最小的第三股东,纪若棠出场地跟三百万现金,宋青云豪爽的掏了一千二百万,这两位都是不露面的。

    笔挺银灰色西装胸口上插了朵鲜花的宋青云脸上没有半点惊惶之气,从他的眼底也看不到,然后石涧仁观察跟着他来的人无一担心惊扰,连那个黑大汉钟叔都是满脸带笑的,想来宋澜在平京的事情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那个留着长发扎在脑后的小泽这时候成了石涧仁注意的重点。

    察人观相真不是随眼看过去就能定乾坤,第一眼应该只是个大概印象,虽然很重要,但是后面的细节观察才是填充这个大概印象,甚至颠覆初步印象的关键,特别是在城府较深,性格复杂的人身上,后期观察才是最重要的,以前就负责宋青云内部庆典玩乐联络事宜的这个年轻人显然就是富二代里面比较会抓住机会的,看着满是笑容又谦和的态度,却从言行举止都在表露出一种野心勃勃的强烈意愿。

    一千多万资金在豪车销售行当真不算什么大手笔,有些车一辆就不止这个价,所以还要用这个场面去贷款融资,那是宋青云的强项,而初期摆场的会是七八十万左右的居多,已经订了十来辆还在漂洋过海的路上,但这个阶段小泽很有眼光的游说了不少有豪车的公子小姐,可以把手里的名车放到这边来保养或者做换车代售,这也能有效的撑场,等有了销售业绩运转,基本就是用客户的钱去订车,滚动起来以后资金就宽松多了。

    石涧仁全程旁观了这一系列操作,就算视钱财为粪土的他还没这么大手笔的运作魄力,这种千万资金过手不眨眼的风格得锤炼和从小熏陶。

    来捧场的有钱人不少,光是密密麻麻停在宝驰行外宽阔停车场上的豪车就有近百辆,张明孝有些兴奋的带着保安把车辆按照品牌和颜色整齐的调整排列,引得请来的几组新闻媒体也很有兴趣的反复拍摄,而公子哥们一来就上楼到酒店客房玩牌或者别的花一样了,只有中午剪彩的时候全都下来给个面子热闹热闹,整个下午继续娱乐,直到晚间才是正式的嗨到头。

    所以到现场的年轻女子也非常多,甚至数量超过了男性,花枝招展的到处寻觅机会,这时候穿着一身粉色高级时装ol裙站在台上的纪若棠一目了然,觉得石涧仁混在一堆员工西装里的选择明智极了,不然要是那一堆目的性非常明确的拜金女围住了自家男人,还不气白了头?

    于是中午的宴会简单的应付一下,纪若棠就溜出来跟石涧仁一起去接送洪巧云。

    因为那边有三个人还有些行李,最重要是洪巧云吩咐要把自己那辆车开走,所以就叫了辆出租车,司机一片艳羡啧啧的看那广场上如云的名车:“的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在他看来,真有钱人是不会来坐出租的。

    纪若棠其实从小已经习惯了这种舆论,但没什么表情的伸手拧石涧仁的手臂,小布衣有点诧异,但是没反抗,反正他棒棒出身,肌肉结实,少女拧了两下发现反而是自己手指疼,就放弃了,但有不满的哼哼两声。

    石涧仁简直莫名其妙。

    直到在美院下了出租车,明媚少女才呲着牙恨恨的:“你去酒店看看那些男人,就知道有多下流荒唐了!”显然酒店里现在不少服务员都在传这些公子哥玩出了新花样,不光开了不少房间在玩乐甚至有的行径,据说已经把裙楼顶部的泳池包场,要求确认这一面的酒店客房都没人住,还埋怨酒店应该在二十几层顶楼搞个泳池,这样就没人能偷看他们的场面,喻明鸿已经点头哈腰的承诺会尽快搞定这个事。

    显然有钱人百无聊赖的总会追求刺激,那永远都会挑战羞耻的极限花样。

    石涧仁无辜:“我从来就没觉得这种荒淫无道的生活有什么下限,历史上比这还要混乱的事情比比皆是,任何时候都有人喜欢沉溺在这种感官刺激里面,可跟我有什么关系?”

    纪若棠真是恨得牙痒痒:“所以我才想使劲收拾你,因为既想你稍微脑子开点窍,又怕你变成那样,矛盾得要死!”

    石涧仁一脸被看轻了的不满,居然拿自己跟那些不学无术的公子哥比。

    没错,很多人都对酒池肉林的那一套趋之若鹜,但总有人嗤之以鼻。

    古往今来由此灭亡的人还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