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89、病了就得治
    石涧仁很没良心的扔了个近乎于哲学命题的深奥思路给王雪琴,让二十八岁的年轻书记在继续上路以后继续沉默。

    但这种沉默明显跟之前不一样了,目光还是盯着前方好像没有尽头的道路,依旧没有聚焦的眼神却时不时都会爆发出火花,然后又黯淡下去,接着又爆发神采。

    虽然依旧一声不吭,但王雪琴似乎已经摆脱了之前悲观消极的情绪,完全放开了自己的思路在想着什么。

    石涧仁则是在满足自己的游客角色,草原、山川、丘陵,驾驶员贪婪的看着充满北国风光的景色,到了晚上又把王雪琴扔在车上自己搭帐篷睡觉。

    王雪琴在他下车前忽然问了句:“现在在哪?”

    石涧仁随口:“陕北,明天我们穿过这个省,估计就会接近蜀都省,快要到黑竹县了。”

    天亮以后再开车时,王雪琴定了定神:“这里距离延安有多远?”

    石涧仁还得翻地图册:“两百多公里,要岔道,那边有点偏远。”

    王雪琴做决定:“去看看。”

    难得客户提要求,石涧仁充分满足了:“那里有什么?好像是建国的一个重要地方?”

    王雪琴似乎在下决心:“你知道,我是个党员,我的一切都基于我对党的信仰,可我在基层工作这么几年,看到的并不是我们党章里面谈到的那样,贪污腐败,人情关系,勾心斗角,吃拿卡要,无耻得我都羞于为伍,你知道么,那天……我也受不了在县里开完会,一个个吃喝得醉醺醺的回到乡里,这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党,还为群众谋利益的政府吗?所以下车以后我才选择宁愿自己到门口去吃碗面,接着……就在这一刻地震发生了。”

    石涧仁明白:“地震摇晃的不光是石龙镇,也在摇晃你的信仰,对吗?所以你才会疯婆子一样站在废墟上哭喊,叫其他人跟随你一起营救,可这个时候其他人都不会凝聚在你的身边了,他们只想逃命。”

    王雪琴慢慢点头:“你们来了……可你代表的是人性,人性中最美好的那点美德,呼唤起了其他人的美德,慢慢就有其他人跟我们站在一起,国家也强有力的支撑着,可随着你走了,好像一切又慢慢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上,政绩、空话、抱怨又重新开始了,所以我才这么痛苦,难道经历了这么大的苦难,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要变成以前我不屑的那个样子么?”

    石涧仁树个大拇指:“对,这样思考就对了,人都是需要信仰的,坚定信念,坚定信仰,只有说服了自己,才能勇敢的去面对一切。”

    王雪琴带上点苦笑:“我现在怀疑一切。”

    驾驶员不说话了,继续留给王雪琴思考。

    两百多公里,石涧仁也带着好奇,在王雪琴的指引下开进一片丘陵沟壑间的狭长城区,一座看起来跟其他县城没什么两样的城市,到处都是喧闹的建筑工地,到处都是乱糟糟的商铺招牌,还有随处可见的游人,这样一个山沟沟里的县城,堆积了这么多游客,让石涧仁很惊讶。

    显然王雪琴有丰富景区经验,先找了个当地旅行社,拿了份旅游指南,然后回到车上给石涧仁指了几个地方,驱车前往的两人就挤在无数的游客中,像一对儿情侣一样开始慢悠悠的看。

    有导游和讲解问他们需要服务不,王雪琴拒绝了:“我接受过大量这方面的学习,比他们更清楚,曾经一个被撵得全国到处跑,十来万人被杀得只剩几千人,就是一群走投无路逃到这里来的叫花子,只有七千人活着站在这里的人,在这里呆了十三年,最后变成一百二十万人,硬生生的打下这个江山,能成功必然是有原因的,为什么能成功,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未来会怎么样,我想来看看。”

    小布衣的眼神才开始剧烈放光,作为一个从小就被灌输驰骋天下,辅佐明主的谋士,也许古时候的各种帝王将相、成王败寇的历史都要反复推演学习,却对于现代史却很少了解,或者说躲在山里的老头子也没多少渠道知晓真正的这段经历,光是听王雪琴说的这几句,他也兴致极高了。

    王雪琴显然极为了解,一改之前恹恹的低沉,成了一个称职的向导:“这排窑洞,当年就是最高层的几个人住在这里,所有未来能成功走向全国的思想和决定都是在这里酝酿出来的,喏,你看墙上挂着那几篇文章,我们从小都会在课文里面学习,就是在这里写的。”

    和其他游客忙着留影拍照不同,慢吞吞的两个人站在那,站在一切保持原样的窑洞里,不用闭上眼,似乎都能想象出当年,这里有几个人,或坐或站的在讨论,聊天甚至争论,一群叫花子,一群某种意义上的土匪流窜犯,却慢慢的从这里走向了全国,石涧仁觉得开心极了,好像自己接受过的那么多历史往事,这是第一次现场推演,听王雪琴非常清晰的讲述这里发生了什么。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一个熟悉现代史,熟悉国家政党发展史的女书记,和一个熟悉古代史,了解各种政权更迭跟人性明暗的小布衣,仿佛在重新经历当年的步伐。

    王雪琴指出的游览地点是有先后次序的:“这里是刚落脚的地方,接着慢慢发展,非常艰难的发展,生存空间非常小,内忧外患,如何真正把这里变成一片钢铁,一座熔炉,最后从这里培育出打下江山的人……和我看见的有些官样文章好像也不一样。”

    石涧仁了解:“历史都是成功者书写的,开眼界了……了不得,这帮人当初真是了不得,按照我师父的说法,他其实是有点想不通这帮人怎么打下江山的,今天算是给我补课。”

    王雪琴摇头:“对我来说是上课,知道他们站在这窑洞前怎么想,才能对比出现在错在哪里,病根在哪里。”

    整整一天,两人几乎步行走过了所有保留完整的旧址,对那些热闹非凡的宣传、历史重现戏剧一点不沾,就是安静的走,特别是顺着那种还随处可见的黄土高坡,走在满是尘土的路上。

    到了晚间,石涧仁只需要跟王雪琴对了下眼神,就笑着开车找家宾馆入住,显然王雪琴话越来越少,不再给他讲述历史,而是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明天估计还要继续走走看。

    当然也得找个地方洗澡,连着两天都在车上帐篷里随便对付,多少还是有点发馊了。

    可石涧仁刚洗过澡,隔壁房间的王雪琴就打内部电话过来:“走了,回石龙镇了。”语气平淡却充满了毋庸置疑的坚定。

    洗过澡,头发还湿漉漉的王雪琴趿着酒店的一次性拖鞋下楼来,却有种脱胎换骨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