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88、一思量,自难忘
    所以石涧仁没有完全沿着赶路的方向走,从平京出来,就先按照自己在地图上琢磨的方向,不久以后开始途径一大片草原,其实这对他来说,何尝不也是一场放松。

    自从下山以来已经接近快一年的时间,从码头上的体力劳作,到现在同时多线操作好几处事务,虽然说还谈不上疲于应对,但适当的放空自己是有必要的,更何况行万里路才是自己最渴望的事情,没想到能以这样假公济私的方式实施,石涧仁其实内心有点小兴奋,毕竟在践行古代读书人那种游历的行为时,他还是个从一个山区到另一座山城的正宗山里娃,对苍茫的北方景致,在诗词歌赋里面领会了很多,实地看这才是第一次。

    但王雪琴就一直呆呆的,对那些石涧仁已经有些惊叹的旷野美景熟视无睹,这也限制了石涧仁的情绪表达,只能偷偷的看。

    这一走就是七个多小时,中途石涧仁根本没有停留在任何城镇里,只是平稳的驾车,然后在高速公路服务区上厕所加油,顺便买点煮鸡蛋面包什么的吃,王雪琴愈发的安静,因为车里空调开得足,就脱了羽绒服,露出她专门上台的那身淡绿色套裙,那羽绒服就好像孵蛋母鸡的草窝一样,包在她身体下,继续一言不发的看着外面,给她吃的就吃,有水就喝。

    石涧仁依旧不说话不开导,继续向前进,北方的冬季,天色逐渐黯淡下来,也许是天气的缘故,没看见什么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好像呼噜一下,突然就黑了,越野车大灯下投射出的光柱似乎都看不到多远,所以石涧仁把车速也放慢了一些,但还是保持前行,似乎在挑战王雪琴的生理极限,看这姑娘能呆呆的坚持多久。

    结果等石涧仁大概开到十一二个小时的时候,才发现王雪琴就那么静静的蜷在座位上入睡了,好像终于获得了一个可以不用到处对灾民宣讲、指挥、安慰,又不用面对社会各界呼吁、传达的空白期,真是一个字都没说的安静睡过去。

    石涧仁对自己做个鬼脸,循着最近的高速公路服务区把车拐进去,已经半夜都过了,他也没有进附近县城找寻宾馆之类的做法,就把车停在基本都是货车的服务区停车场上,悄悄帮副驾驶放倒一点靠背,然后自己就下车来裹紧一件崭新的黑色羽绒服,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还好奇的到服务区小卖部自己泡了个桶面,这是第二次吃这种神奇的东西,上回去桂西一直在专注的学习传销直销理论,赵倩给自己泡好吃现成的,没有经历过程,他还以为就跟食店里的麻辣小面类似呢,今天觉得很神奇。

    但就在他蹲在车门外西里呼噜吃得不亦乐乎时,车厢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差点把正在喝面汤的石涧仁给呛着,匆忙跳起来,打开车门,王雪琴果然是做噩梦了,就她那件羽绒服盖在身上,却好像鬼压身似的,闭着眼惊恐万分的使劲摇晃身体,却双手就放在身侧没有动弹,动作非常诡异。

    石涧仁连忙把桶面放在了车顶上,在高级西装裤子上擦了擦手,一下摁住了王雪琴的肩膀,就好像按住一条在岸上徒劳蹦跶的鱼,这姑娘依旧没睁眼没张嘴,连那点尖叫声都是从鼻子出来的,所以石涧仁索性动作再重点,用掌心啪的一下拍在王雪琴的额头上,这下终于把梦魇缠身的姑娘打醒了,猛的睁开眼,双眼呆滞又空白的看着石涧仁。

    换个人来,估计这时候一定会被吓得够呛,特别是王雪琴之前简单扎起来的头发这会儿散乱一片,搭配那夜间有点晃眼的淡绿色套裙,很有女鬼像!

    石涧仁却慢悠悠,松开手又到车顶上拿下自己的桶面:“唔……你来一个不?味道还不错。”

    王雪琴没有扑到他身上失声痛哭的软弱,而是慢慢把视线聚焦在面前的男人身上,好一会儿看他都喝完汤了才生涩的开口:“哪里……我们在哪里了?”

    石涧仁还得回忆一下:“蒙古草原中的一个县城外,明天走晋西,然后陕北,最后到石龙镇,羽绒服裹紧点,这里晚上气温很低,想继续睡觉么?我给你搭帐篷……”托秦良予的人一早去买来的全套户外装备,石涧仁现在跃跃欲试,毕竟以前在石龙镇见识的都是大型军用帐篷,这样的个人版很好奇。

    王雪琴似乎读出来他脸上的表情:“你……不,小棠一直都保持很好的心态,全靠你一直照顾着,对吧?”

    石涧仁不否认自己的功劳:“那就是我的责任。”

    王雪琴可能还是觉得有些冷,指指驾驶座:“上车来说,我想喝点茶。”

    石涧仁屁颠颠的就去泡茶了,好像除了赵倩,其他女人都喜欢指使他,他也不以为意。

    端着热腾腾的保温杯,王雪琴感受着水蒸气在脸上散开,好像终于从噩梦中摆脱出来:“昨晚……我还是抱着小棠睡觉,可明显她比我平静得多,睡前她说我是识不足则多虑,脑子里面想了太多不该想的东西……几乎每个人都这样安慰我,叫我别想太多。”

    石涧仁居然笑:“想太多?知道么,有些人从生到死,一辈子都在重复的生活工作范围里转悠,从来都没有思考过这个范围以外的东西,等于精神上一辈子都没有出过门,而你却处在一个破茧化蝶的阶段,你在挣扎着思考这些东西,不过是要找个出口而已。”

    王雪琴专注了:“破茧化蝶?你不是安慰我吧?”

    石涧仁点点头:“你有思考了,可还没找到思考的方法,老话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就是你这个阶段,学会独立思考吧,不要人云亦云,被别人的言论和情绪给影响了。”

    王雪琴真的在尽量思考:“独立思考?”

    石涧仁指自己:“我就经常把自己抽身放在旁边,像个旁观者一样看这个社会,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人和事,连真理都不一定绝对正确,所以学会用自己的脑子思考看待问题,想清楚你究竟为什么在努力,思考的方向对了,你的心就会坚定起来。”

    王雪琴有疑惑:“真没有绝对正确?”

    石涧仁忽然有点诡笑:“假如我告诉你,这世界上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你觉得这句话对么?”

    王雪琴认真的想了想:“对,自由、尊严还有……爱情,这些都比生命更重要。”

    石涧仁再贱笑着说:“那我再告诉你,这世界上没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了,你觉得这句话对么?”

    王雪琴再多想想简直有些错乱:“好像……也对。”

    石涧仁打开门拿着帐篷出去:“战争开始前,通常就说自由尊严更重要,简直热血沸腾满满的士气,等血流成河了,再说只要人活着,那就比什么都强,一定会得到拥护,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没什么是绝对的,就好像你现在在做的事情,重点是为什么这么说这么做,想明白,你就不会这么苦恼了。”

    王雪琴看着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年轻人兴致勃勃的在越野车头前的空地上搭起一个小帐篷,自己却没依样画葫芦,而是抱着羽绒服呆呆的坐在那好久。

    石涧仁倒是开始心安理得的熟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