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83、重逢
    第二天醒来的纪若棠看看裹在被单里穿着睡衣的自己,不追究探讨过程,只问石涧仁:“那种成熟风格的好看不?要不要今天我再去买一套死库水,看看你究竟喜欢哪种风格嘛。”

    石涧仁差点就上当问什么是死库水,反正揣测不是好东西,多半跟她喜好的那些个什么spy圈子有关系,照例把老板送到会场,自顾自的从后备厢搬出自行车逛街去了,这神出鬼没的风格倒是把看车库的国家级安保人员搞得莫名其妙,看他远走以后凑到宝马越野车窗户边好奇的看了好几次里面乱糟糟的东西。

    之后的三天时间里,纪若棠参与六个规格颇高的会议,仗着年轻形象好,经历有特点,多次坐在醒目地方还成为电视镜头关注的焦点,最后在电视新闻上露面好几回,搞得晚上她最开心的两人逛街晚餐行动都不得不开始遮遮掩掩。

    而这三天时间里,石涧仁却把平京城骑着自行车逛了个遍,无论是市中心的故宫博物馆、党政中心、商业中心还是周边的大学、旅游景点跟各种居民住宅区,都精力充沛的骑着自行车去实地看过,除了在某所大学被偷了自行车,不得不后来又重新买一辆,其他旅游行程都是很愉快的,这也导致晚上带着纪若棠出来吃晚饭的时候,基本都是他带路,熟络得像个当地人一样,还能卷着舌头说一口似像非像的平京话。

    纪若棠听了他装模作样的给停车大爷说话就止不住笑,除了第一天在她指挥下去高级涉外餐厅见识了好多外国人,后来都是石涧仁带路的风味小店,姑娘只剩下乐呵的把自己包在白色厚绒大衣里,这是昨天晚上逛街的战利品,但今天中午要重新再买一身,因为下午要参加此行最后的一个项目,一台规模盛大的抗震救灾晚会,纪若棠作为列席嘉宾,现在她认为自己肯定像春晚观众一样,会被镜头多次捕捉放给全国人民看,所以接受了石涧仁的建议,还是穿得朴素并端庄一些,而且不一定非要选名牌。

    回头看看折叠了后排才放下的自行车,纪若棠还是咯咯的笑:“我不会骑,你为什么不买个后面有座的自行车,我就可以坐在你后面……”想象中那种抱着恋人腰的浪漫场景,多么让人脸红啊。

    可石涧仁选车型的时候显然就考虑过这个因素,别把自己给弄进坑里:“那有什么好玩的,你先想清楚怎么把后座这些东西给搬回去吧。”

    的确是,没了宋澜这个打岔的领导,过去三天就好像放学以后的自由时间,纪若棠跟石涧仁相互带路,相互把对方带到自己熟悉的高档和热闹区域,自然是买了不少的东西,纪若棠主要刷卡,石涧仁负责劝阻和搬运,最后懒得搬上楼,现在整个第一排后面的越野车空间都填得满满当当,自行车都多委屈的靠边挤着。

    纪若棠高兴:“我总不能比洪老师买得少吧,她都能千里迢迢给你买那么一箱子东西,比她还少那就真是丢人了……对了,这两天那个秦主任晚上都找你去喝酒,说什么了?”

    石涧仁简单:“聊聊,多不错个人,久在官场也没多少恶习,值得聊聊。”

    纪若棠欣喜的在座位上蹲起来:“那有没有说我们合伙开餐厅的事情?”

    石涧仁笑起来:“这都是小事儿。”

    纪若棠娴熟的撇嘴:“你来当一家之主,我就承认这是小事,我得操心家里啊,这几天你还过得开心吧?”

    石涧仁想想肯定:“开心,开了眼界,到处连皇城都去看过,又见了不少人,还交到了秦主任这样的朋友,如果你每晚不搞那些幺蛾子,那就是完美的。”

    纪若棠嘟嘴委屈:“可我最开心就是那会儿,一整天都坐在会场里听那些官样文章,你知道有多枯燥么,还必须保持那种表情,我都是为你坐在那里的,知道你喜欢轻松,让你自由自在的去玩,你还嫌弃我?”

    石涧仁立刻又觉得有点惭愧了。

    知易行难,大道理自己都懂,可真正做起来,有点心软,特别是对女人心软的这个问题还真是顽症。

    相比之下这两天再跟秦良予聊天,显然天南海北的就舒畅多了。

    于是再陪着纪若棠走进琳琅满目的内衣店,他多少也有点宠溺补偿的心态。

    不过纪若棠又给自己找难受,等石涧仁在柜台边等了大半个小时,惊讶的看她拎了一大堆袋子过来:“不用吧……这几天……”这鬼精灵天天换不同花样的内衣,美其名曰找寻石涧仁最动心的类型,明天就要回江州了,不需要再准备这么多吧,貌似酒店那个衣帽间里也放满了各种内衣啊。

    纪若棠难得送他个好看的小白眼:“谁叫你认识那么多红颜知己呢,出来一趟回去总要带些手信吧,这些事情当然就得我来做了,你也看不出来她们是什么尺寸对不对?你就别管了,准保一个都不落下,连柳清我都买了两套。”

    这可能也算是她宣布主权的一个方式吧,石涧仁觉得能帮自己斩断更多不必要的关联,倒是不反对:“但你会说明是你的礼物吧,我一个男人给别人送内衣那多奇怪?”

    纪若棠嘿嘿笑,不解释。

    聪明的女子就是这样,这样的做法能更让别的女人知难而退吧。

    但千算万算,她还真是算漏了一个,等两人吃过午餐,按照预定的时间抵达国家电视中心,走进那个远比江州电视台气派宏大的演播厅里,石涧仁依旧是作为随行人员远远的只能坐在外围的看台上,纪若棠却手持邀请函立刻有人接待送到化妆间里面再做最后的调整,但就在石涧仁充满兴趣的看着这座到处都是高科技设备的演播厅时候,忽然看见一个穿着淡绿色套裙的女人,快步走到纪若棠身边,对一身深灰色套裙,乳白色打底衫的少女展开双臂,纪若棠立刻睁大眼一头扑进她的怀里,也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

    同样作为抗震救灾先进人物王雪琴也接到了邀请,来出席这次规模颇高的晚会录制。

    在抢险救灾的第一步完成之后,现在需要全面安定民心,宣传正面英雄形象和鼓舞灾区重建的意义,所以这台晚会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这一回,石涧仁却基本没怎么关注那些代表各种大集团大企业的精英人士,还有那些前排就坐的官员,只是把目光集中在王雪琴身上。

    直到录制结束,罩上一身略显土气但整洁朴素的暗红色羽绒服,表情凝重但目光明亮的王雪琴,挽着纪若棠一起出来看见石涧仁,少女高兴的埋怨:“雪琴姐说她前天就来了!也不给我们打电话,早知道我们早早的就住在一起了嘛!”

    石涧仁面对微笑着给自己招手致意的王雪琴,主动伸手过去紧紧握住:“很艰难么?”

    一直坚强的保持着先进人物应该有的光辉形象,但就面对这么一句直至内心的话,乡镇干部忽然就湿润了眼睛,慢慢的点下头。

    刚才还雀跃的少女诧异的挽紧了王雪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