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80、情商高就是说话让人舒服
    十分钟以后,石涧仁就坐在一辆奥迪轿车后座上,这十分钟的时间他只来得及把纪若棠扶到房间去休息,小姑奶奶走路都有点摇晃了,出餐厅的时候石涧仁还顺便帮她拿了份蓝莓蛋糕。

    因为宋澜显然有些着急:“现在八点过几分,我们抓紧时间马上过去,老领导可能还没有休息,你过去为老领导写幅字。”

    现在对方的态度几乎有点乱阵脚的味道,这更让石涧仁笃定了之前的推断,半年前自己就觉得这位宋领导迟早会出事,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就是那个坑,因为自己其实一点都不熟谙现今社会的政治官场,只是按照以前的思路判断,对方应该是终于出事。

    如果自己是对方身边的谋士,除了立刻树倒猢狲散的闪人,估计就得拼死进谏,找寻更有效的办法,偏生啥都不是的点头之交,对方却知道自己书法尚可,没法推脱不去,用脚趾头猜也这明白是病急乱投医的拉自己去迎合某位喜好书法的领导,没准儿宋澜这爱好书法的习惯就是为了迎合上面人来的。

    自己能干嘛?

    小布衣恨不得戴上墨镜低头隐姓埋名,跟自己屁关系都没有的大树将倾,要是倒下来砸到花花草草就太不划算了,但也只能无奈的嗯一声坐在车上。

    宋澜坐在车里倒是恢复了不少平静,靠躺在座位上,双手指头交叉放在小腹上,拇指飞快的轻点,基本处在自己思索的空间里,除了随口问几句石涧仁姓甚名谁,家在哪里,书法师承何人,算是了解了基本信息以外,接下来完全忽略他……最多算个写书法的工具,这点倒是跟他那个儿子如出一辙。

    石涧仁心下有些哂笑。

    不过接下来自己要去见应该前二十年最大的一位官员,虽然不知道是谁,就当是开开眼界了?还是有点小激动呢。

    结果两部车的组合飞快前进,石涧仁那点空间感很快失去方向位置,然后很明显的穿过一些有军人值守的区域,抵达了一处院落,并不豪华,却绝对安静的地方,副驾驶座位上的秘书先跳下去,过一会儿就回头来趴在那边车窗低语,宋澜又下去,可最多十分钟就回来坐在重新自己旁边的宋澜满头大汗,秘书的声音也有点颤抖的指引司机掉头回宾馆。

    也就是说他这投其所好的招儿根本就用不上,别人就拒之门外了。

    一直保持一动不动的“书法工具”能从余光瞥见宋澜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特别是这边的右手,在黑色真皮座位的衬托下,难以抑制的张开、握拳,反复,然后伴随着更难以抑制的抖动。

    这是内心恐惧或者紧张到了很高程度才会有的反应。

    石涧仁觉得自己就像个旁观者,隐身的旁观者,看着对方身上体现出来的这种必然因果关系。

    如果他没有宠溺儿子,如果他教育好了自己的子女,如果他完全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殚精竭虑的为自己该尽力的事业努力,哪怕名利心重,贪恋高位,也不至于很快留下偌大的把柄,以石涧仁对宋青云的感官,那位公子哥挖的坑可真的很大,够这位父亲来填的。

    石涧仁不信佛法里面的因果论,但自作自受这也是永恒法则吧,一点没有被人忽视的尴尬和屈辱,就把自己抽身事外的体会。体会这些以前只有师父言传身授的知识,在现实中感受一遍是极为难得的。

    那位秘书曾经还转头欲言又止:“要不要……”瞟了眼石涧仁,石涧仁好想给自己来句急急如律令的隐身口诀,可惜做不到。

    而宋澜也只是慢慢抬手阻止了秘书继续说什么。

    车辆就在这样的沉默中返回了驻京办。

    其实对于石涧仁来说,什么都不知道,下车后也没人给他说什么,想想就自己溜达到宾馆外面,在这条还算热闹的街道上随便找了家小食店炒了俩蛋炒饭,还叮嘱多加点泡菜,拎着回房间去,结果在楼层“恰好”遇见巡视的秦主任,五十多岁的驻京办主任热情埋怨:“怎么?千里迢迢来了平京,驻京办的饭菜还不可口,还没有把你的胃留住,非要自己开小灶?”

    石涧仁心知肚明:“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跟着出去转了一圈,您那食堂桌上的好酒好菜都没来得及吃饱,现在只好补充点夜宵了,还有我家领导也饿着呢。”说着就打开了房门,点头示意的秦主任笑着走过去了,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等了多久,得到这个回应还满不满意。

    但石涧仁关上门,刚看见已经横跨两张床脱了自己皮西装和小羊皮百褶裙的醉酒少女,哼哼唧唧的还在拉扯自己的衬衫之类,觉得差点瞎了眼,就听见房门被可可的轻轻敲响。

    第一反应还是赶紧拉起被单裹住了少女,顺便把沾了炒饭油的手在被单上擦干净,回来开门果然是秦主任:“哦,我问了下厨房,时间不算晚,还剩点下酒菜,要不要给你再炒俩鸡蛋下碗面?”

    这的确是个心态通达剔透的人物,无论是为他自己还是别人,都得大概了解清楚发生了什么,石涧仁也就顺水推舟:“好,那就谢谢了,稍等我一下。”回头细心的把空调和窗户都弄好,再给倒杯水放在床头柜上还留了个小纸条,才跟那一直站在外面的秦主任一起下楼。

    用现代的话来说,这位秦主任应该就是情商极高的那种,跟这种人相处很舒服,没有装模作样的粗俗也没有拐弯抹角的高深,就是恰如其分的拿过瓶酒:“前几天跟朋友喝剩的好酒,不介意吧?”

    这种自然风格的熟络,石涧仁都在学习:“这就肯定是好酒了,对!闻着味儿就好,尝尝……”他也做出了酒鬼的热情,让秦主任哈哈哈的笑起来:“我还以为纪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呢,但看起来石老弟好像一直都彬彬有礼的对她,还真是你的领导?”

    所以说这会说话的人,让石涧仁本来饶有兴致兜圈子打太极的都忍不住畅所欲言:“说起这个就觉得郁闷,难道现如今男女之间就没有纯洁的交往,男人看见女人就必须急吼吼的谈恋爱干那事儿?稍微持之以礼,关怀对待就是对女人暧昧,在勾引女人?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秦主任没准儿真是职业习惯的找话题,听了石涧仁激烈的反应还楞了一下才哈哈大笑:“看起来石老弟在这件事上很有怨言嘛……现在的社会自私自利,贪图享受和欲望,年轻人更是标榜什么都是玩儿,没有责任心,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风气,才会觉得你的做法是异类,但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自己是清白的,就算有什么事情临到头上,也不会阵脚大乱,对不对?”

    哎哟喂,石涧仁下山以来遇见最会聊天的一位,他都忍不住笑了:“我跟宋部长没有半点私交,如果非要说关系,应该是他的儿子曾经找我写过两次书法,还有点生意上的小往来,今天可能也是要为谁写书法的,但是到了以后没进了门,我们就回来了,我看到的就这样,您是个有趣的人,我也不背后嚼舌根子,喝了这杯酒,我贪便宜端小菜上去孝敬领导了行不行?”

    秦主任反而不笑了,目光炯炯的看着石涧仁:“小老弟,你也是个很有趣的人嘛,能不能陪我多喝两杯?”

    起身关上背后包房的门。

    石涧仁是真心不想搀和任何官场斗争啊。

    那玩意儿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