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78、姑且是当做哥俩好吧
    但显然这顿饭的第一个重点不在宋澜那里。

    没有必要为了这种小事引起特别的注意,所以石涧仁就跟着江州驻京办的几部车一起开回去,纪若棠好不容易缓和了少女心,就当是两人在外面吃饭吧,尽量找个角落坐着不引人注意也行。

    结果驻京办的宾馆看起来不怎么样,那院子贯通墙内外的餐厅还很气派。

    也就是说外面看起来两层楼的餐厅飞檐吊瓦,红柱灰砖充满了传统风格,而从宾馆停车大院这边走过去就灰扑扑的跟食堂内部餐厅的感觉差不多,没了外观的豪华气派,里面带着山野气息的灰砖竹杠也就显得很朴素了,特别是加上墙面挂的蓑衣斗笠这些江州乡下以前常见的农家用品,一点都不会让人抨击奢侈浪费。

    更多的是让人产生思乡怀念。

    小时候用过蓑衣的石涧仁都想起山上那座破庙了,然后他跟纪若棠一眼就看见墙上用毛笔书写的菜名“五虎上将”!

    龙飞凤舞的四个字不见得多有书法底蕴,但是却非常张扬,好像要破壁而出的力度,让石涧仁忍不住摇头晃脑的欣赏两秒,有时候书法画画这种东西和美女也差不多,基本五官底子是一回事,但意境气质好,那比漂亮还难得。

    纪若棠就已经乐不可支的抓着石涧仁的手臂悄悄话:“是不是?是不是?快点进去坐好,看是不是那个愣头青做的那种菜。”

    石涧仁已经比较笃定了:“现在不是一下就想通了?为什么凭一个小山村的人,不大打出手就能让城里的大老板低头,看来……还真得是这驻京办里的人,对不对?”

    果然,等两人在餐厅包间里跟其他二十多名正在平京参加各种会议的官员、商人一起坐下,看着端上来那黑乎乎的菜肴,两人就笑着心里有底了,等到一位五十多岁的微瘦男子出来端着酒杯招呼,自称秦主任,那就更和那个自称秦家村契合上了嘛,两人颇有些好玩的递眼色,在旁人看起来也真像是年轻情侣之间的眼波流动。

    所以那位秦主任端着白酒杯过来时候就是这样称呼的:“清塘集团的纪小姐,对吧,这是你男朋友,介绍一下?”

    纪若棠顿时对这位八面玲珑的秦主任好感多多:“阿仁,叫阿仁就可以了,祝您生意兴隆啊!”

    她还是年轻了些,心里一高兴,不小心就说漏了嘴,秦主任笑着回应:“哦?我可是市直机关驻京办的主任,这是驻京办的餐厅,为了解决点资金问题,顺便开着以店养办啊,千万别把关系搞混了。”

    那秦家村都一代代培养厨师了,石涧仁借着碰杯的时候好奇:“外面五虎上将四个字谁写的?刀劈斧砍的很有气势啊。”

    秦主任这才眼睛一亮:“年轻人能看得出来这气势很少了,这可是快五十年前开国元勋朱老板的手笔!我们这一系的菜肴从开国时期就深得国家领导人,特别是军队领导人的喜爱啊!”

    其实一桌子人十来个,大多都端着酒杯笑着在捧场,听了有人自然是知道点渊源的:“那必须的,开国元勋有多少来自川湘赣鄂?这些地方都是喜欢吃辣的,十大元帅有八个能吃辣,十位大将更是九个来自这几处,解放后,麻辣菜必须是开国元勋们的最爱。”

    秦主任估计也是难得有人主动说起这个话题,有些高兴,回头看看:“宋部长还没来,我就给大家显摆一下,不光这些将军元帅,国家领导人也喜欢辣,毛主席就说了不辣不革命嘛……”

    娓娓道来,这江州驻京办原来纯粹就是蜀都省在这边的食堂,后来江州直辖才给了这边,建国后这食堂可以说就是不少思乡爱辣的开国元勋喜欢来的地方,毕竟做菜的高手就那么几位,不可能每家都弄厨师去啊,所以这里以前那才真说得上是将星云集,星光灿烂,光是最高领导人都有几位是这里的常客。

    一个个元帅将军的段子往事说得是眉飞色舞,石涧仁也喜欢听,纪若棠就靠在他身边小声:“是不是很羡慕,要是你在乱世一定也能闯出番天地来。”

    没想到石涧仁认真的摇头:“你恰恰错了,只有经历过战乱的人,才知道现在是多么可贵,乱世的确出英豪,给了一文不名的白丁冲上天的机会,可那英豪,就是真的踩着千万人的白骨站起来,那失败的比例不比现如今成功淘汰的少,可以说放在和平年代都没法做出事业的人,战争年代多半就是给人当阶梯,更何况就算空有一身文武艺,随时可能夭折丢了性命,现在还不至于吧。”可以说老头子就是整个乱世的逃兵,自然把这种思路也灌输给了徒弟。

    纪若棠恍然大悟的点头,这话却被秦主任听见了,喜笑颜开的再倒上一杯酒:“不错不错,小同志很有见地,现在这个社会太浮躁了,老有些人以为乱世那么好混,巴不得社会乱起来自己就可以趁火打劫,这种没头脑的家伙,往往死得最早……再走一个!”

    石涧仁对这位主任的观感也不错,笑眯眯的回应干了,看对方客气的继续招呼别人,才坐下来小声:“你看看这主任,红光满脸,耳白过面,眼黑如漆,这都是心态通达之相,迎来送往的非常和气,老实说,他要是经商多半是个大富大贵的气象,却只是在政府机关里操持这么个名义上的内部餐厅,有点屈才了。”

    纪若棠习惯性总裁思维发作:“啊?那我们请了他开饭馆啊!”

    石涧仁笑起来:“要学会将心比心,你觉得这种见惯了市里面以及国家部委领导,或者谈吐之间都习惯了开国元勋,将帅秩事的人物,会瞧得起你那点摊子?”

    少女总裁还可爱的拿筷子头压住粉唇想了想,才歪着脑袋点头:“估计是不会,在江州觉得我们还算不错,两三家酒店呢,来平京……嗯,跟全国比啥都不是。”

    能够戒骄戒躁,石涧仁很满意了,还是有鼓励的教导:“不过他肯定还是想做些事情,不然你看这餐厅还是花了不少心思,那秦家村的年轻人也一直都让手艺传下去,所以有空我们可以跟他谈谈,合伙做事嘛,具体用什么方式,都可以商量的。”

    纪若棠趁着两人低头凑在一起说话的姿势,飞快的在石涧仁脸上啄一下:“别急,别生气,就是高兴表达一下!没别的意思,我觉得我们就好像在作弊,悄悄的知道些他的底细,你又能揣摩出他的脾性,嘿嘿,高兴!”说着就举起手边的杯子对石涧仁。

    小布衣其实觉得也对,要是自己跟随张飞关羽这样的男人,一高兴肯定就是兄弟情深的抱抱,难道跟纪若棠也抱抱?他心情其实也蛮好的,笑着也举杯:“这白酒度数可不低,待会儿上楼我得把那床头柜安回去。”

    纪若棠正咯咯笑着,宋澜和两个随从笑着从包房门口进来了。

    石涧仁却收敛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