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77、你怎么看待这世界,世界就是怎样的
    这次来平京,石涧仁纯粹是来当配角,乡下小子进皇城开眼界的,纪若棠才是来参加多重意义的会议,作为在抗震救灾中很有特色的正面重点人物,罹难者家属,国内富裕阶层,企业总裁,青春少女,这些符号性的身份,足以让纪若棠被挑选放在聚光灯下。

    所以没人注意到那个戴着墨镜默默无闻的司机,石涧仁第一次跟在纪若棠的身边,踩着宽阔的大型石阶,走进那个宏伟巨大的会场立柱之间时候,镜片背后的双眼有些惊叹灵动的看着周围的各色人等。

    如果说去年自己还在码头上,纵然站在人声鼎沸的批发市场,周围摩肩接踵的全都是人,但绝大多数人的面部表情、眼神跟气度是单一雷同的,好比那时刚出现在码头的小布衣自己,都能鹤立鸡群一般被耿妹子给看出点不一样来。

    之后再到威斯顿大酒店、糖糖的家长会、圣诞平安夜的那些场合,石涧仁观察周围的人,已经能看见不少气质不凡,各擅所长的人物,但个体差异还是比较明显的,他才能从酒店数百名员工中,遴选出田长青等人来。

    但这一切,跟今天看到的人物相比,那就真的知道什么叫人外人天外天。

    人类终究是个金字塔一般的体系存在,从哇哇落地的那一刻起,各种外部条件和成长过程中的性格、选择都决定了大量的人很快就被刷到了金字塔底部,其中也包括很多外部条件极好的,譬如说宋青云。

    当站在现在这样基本处于这个十几亿人口巨大国家顶端的会议场所,很明显宋青云那种在利物浦酒吧挥洒自如的气场,在新开发区侃侃而谈剪彩仪式的态度,会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甚至会变得噤若寒蝉,因为以石涧仁的目光所到之处,哪怕站在巨大接待厅墙根扛着摄像机的记者,透露出来的专业跟专注,都是顶尖的。

    西装革履的商界翘楚,表情严肃的政府官员,气态雍容的女企业家,儒雅平和的高级领导,石涧仁忽然有种目不暇接的感受,心潮澎湃又思绪翻滚的看着周围一切,感谢这副名牌墨镜,哪怕他的眼珠子都转得要掉出来,起码外面看起来他还是安静站在那。

    可就是这样,还是有位穿着笔挺西装的平头男子注意到他过来轻声:“如果你是参会人员请摘下墨镜,如果你是随行人员,请回到你应该停留的等待区域。”

    看看对方龙行虎步的彪悍,左耳领口藏着的空气导管耳机线,领带上的国徽标记,一副标准安全人员打扮,石涧仁思忖半秒,摘下墨镜轻轻给几步外的纪若棠耳语:“我……还是到会场外等你,看会议日程表,似乎要忙碌到下午四点过,那时我在停车场接你,随时电话联络。”

    纪若棠有点吃惊,这种会议能结识的人也许就是一生难求的,但理解的点点头:“嗯,让你个孙猴子呆在这样的地方的确捆着了,你去玩……”说到这里,少女还是调皮的笑了:“别招惹女孩子!”

    石涧仁在这庄严高级的地方忍住翻白眼,点点头快步转身出去,他的确只有一张会议工作人员卡,还是早上临时在驻京办事处得到的,也幸好在那给白色越野车领取了一张参会通行证,不然根本没机会把车开进这个区域来停放,步行要走好远。

    但走出来的石涧仁没有去开车,而是出示了自己的工作人员卡离开了这个气压超高的会场。

    也许对于端茶倒水的服务员来说,那里就是个会场而已,但是对石涧仁来说,他简直有种脑子要死机的巨大压力感。

    站在这个国家政治的最中央,对于普通人可能真没什么反应,但燕雀安能明白鸿鹄的心态,就好像胸怀大志的乡间少年走到了曹操的面前,说不激动那是不可能的,那种急于表现自己,又或者跃跃欲试的热血冲动,几乎要脱口而出说点什么,甚至吟首诗表达情绪。

    这种事情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可能还会出现,对于目前这样等级森严,格外强调按部就班的大体系,一点点异动那就是惊世骇俗的疯狂举动,完全不合时宜了。

    自己还太渺小,太没有影响力了。

    更重要的还是自己的专业,对于到处都是看着别有深意的面孔、人物、行为,石涧仁几乎每艰难的移动目光到一个人身上,都会兴致勃勃的想观察揣摩一下这位又与众不同的人物。

    对于基本不认识任何高级领导官员或者著名人物的他来说,这里每个人都值得看,你能想象把曹操、孙权、刘备、吕布、董卓,还有江东群雄、蜀中五虎外加魏国诸君全都济济一堂几百人在一个会场的盛况么,小布衣真的觉得脑子要炸开一般,每一张脸他似乎都能看出点值得琢磨的东西来。

    所以与其说好高骛远的激动,不如安静的走开,继续脚踏实地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他连越野车都没开,步行着在巨大的国家建筑之间走了走,最后选择租了辆路边的自行车开始在已经清扫了雨雪的城市内转悠。

    这时候放弃外地牌照的越野车优势就体现出来,如同他轻易的在江州混迹于棒棒中间一般,第一回试着骑自行车的他开始还有点笨拙,等聪明的掌握了这种遍地可见的交通工具以后,大街、胡同、市场、公园就成了这一整天转悠的场所,在越野车受制于交通路线,还时不时要堵车限行的状况下,不能随处停车观看的走马观花的缺点下,自行车太适合石涧仁这种喜欢随处走动体验的性子了,他甚至专门到一家大型自行车店里挨个尝试了各种车辆,掏钱买了一辆准备带回江州,以后自己热衷的逛街就能变成骑车,效率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从师父口中听闻这个数百年来的首都已经耳熟能详,石涧仁甚至还按图索骥的寻找一些师父提到过的地方看了看,印证这个世界和师父讲述的已经有了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既听见了胖乎乎的京城爷们儿不耐烦的驱赶,也遇到在破旧胡同里好心拿板凳给他坐的大妈。

    这时候他才有些贴近生活的感受了这座首都,这座在银装素裹下,到处都是凌冽寒风,却到处也都喧闹非凡充满生活气息的城市,既有国际化的高楼大厦,也有残破不堪的胡同墙根,比江州宏大了多少倍的城市,但从缩影结构上来讲,包括这个国家在内,都并无二致。

    现代与传统并存,机会和陷阱并存,热情与冰冷并存。

    小布衣蹬着自行车更能感受得真切了。

    直到算着时间,骑着自己新买的变速山地车回到停车场,正在琢磨如何把山地车装进后备厢,纪若棠就蹦蹦跳跳的出来了,看着她那还带点稚气的青春步伐,还真是和身上的意大利高腰皮西装不般配,过来充满喜悦的埋怨:“你走了,我差点在那边残雪上摔一跤。”

    这种等级的会议,石涧仁注意到哪怕一丁点雨雪都铺满了防滑毯在路面上,这不过是少女在趁机撒娇:“晚上……我们吃肯德基还是到处逛逛?你会骑自行车不?”江州是个爬坡上坎的山城,很难看见自行车,这座城市里的人也很少拥有这个技能。

    纪若棠正欢呼雀跃的酝酿,旁边黑色轿车的工作人员过来小声:“宋部长晚上在驻京办招待各位,希望所有来京参会的各界人士都能出席。”

    明媚的少女气得把自己扑进车里都不想说话了。

    这位老爷爷是专注打岔二十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