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73、续费充值
    可看着石涧仁小心翼翼,认真却又为难的坚持着来帮自己摘裤腰,纪若棠忽然就心软了:“我一点都不想逼着你做什么,帮我拉着裤腿吧……”自己尝试着慢慢放平双腿,借着浴缸水浮力,把紧绷的黑色工作长裤褪下来,为了不让顾客察觉,这可是跟所有普通员工一样的工作西装,虽然酒店里的洗衣女工兼裁缝有帮忙修改,但面料还是很普通的,湿透以后有些艰难的贴紧在身上。

    石涧仁明显大松一口气,避开不看那黑色褪下露出的粉红条纹,专注的拉着裤腿就往外掉头:“真的,我从没否认过你漂亮好看,甚至对我也有很大的诱惑力,但是小棠,你终究要长大,独立面对这一切,你的世界还很大,不是只有我依赖我,这也是你母亲从前对你严格教育的最根本原因,现在你已经很懂事了,我很高兴。”说着摘下不锈钢架子上的浴袍放在浴缸边:“你多泡一会儿,缓和再试着起来,不行随时叫我,我在外面看书。”

    纪若棠的眼睛忽然有些明亮,很亮的那种,看水雾弥漫的空间重新被关上门,才慢吞吞的脱了上身的衣服,不过内裤就真的很难屈膝褪下就那么放松自己躺在水里,调皮的用另一条腿脚尖触碰打开按摩开关,感受着水波冲击,静静的仰头看着有些模糊的天花板,好像那上面的多孔扣板慢慢变得明晰起来。

    疲劳的双腿都漂在水上不知道多久,忽然听见外面的电话铃声,才惊醒了少女的神思漫游,慢吞吞的双手撑住两边站起来,能感觉腿部还是紧绷,但好得多,只是落地以后,刚才痉挛的部分有种受损的剧痛,如果换做以前,肯定会加重几分的尖叫出来,现在却试着双手用力,让自己用怪怪的动作直腿迈出来,咬紧牙都坚持站稳,拿浴巾擦干身子,听着外面好像在小声接听说什么,心里就安稳得很,觉得这么疼点反而很高兴,最后罩上浴袍,又在镜子前确认自己是好看的,才一瘸一拐的扶着墙开门。

    就坐在卫生间门边地毯墙边看书的石涧仁飞快再说一句:“那行,我晚点过来找你。”就挂了电话跳起来,有力的扶住少女,帮她躺上床盖住,这回换做纪若棠有点脸红:“那个内……我褪到腿上,你帮我换了,真的没法换。”

    只要不涉及男女之情,石涧仁其实是不扭捏的,点点头按照指点打开衣帽间抽屉随便拿了套折叠好的丝质内衣过来,伸手到被单里顺着浴袍准确的找到那湿透的小布片拉下来套上干爽的,纪若棠再没了挑逗调皮,就安静的看着,还主动破坏自己其实剧烈心跳的少女情怀:“谁的电话?有什么事情要去忙么?”

    石涧仁果然轻松多了,笑着点头:“老赵,他居然说不想做化妆品店,只想专门给人做培训,说既然现在自己已经证明开店能赚钱了,他发现自己其实最喜欢的还是给人做培训,这三天他可是过足了瘾,想以后专注的做这个,奶茶店,盒饭什么已经有几十个员工,都需要好好培训,待会儿你睡一下,我去跟他详谈,晚饭前回来。”

    纪若棠自己都说不清刚才心境突然有了什么转变,反正现在有种无比的舒畅感觉,这种心理上的愉悦甚至压过了身体的痛楚,温婉的点点头:“好,你开帕萨特去,给他说一下,学个车本,以后那车给他开,就要有点顶级激情大师的派头,我们酒店的员工肯定也要挨个培训,今天我很喜欢他们的表现,很满意。”

    石涧仁明确的感受到她的变化,而不是因为那辆车,高兴的树个大拇指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只是刚轻轻的反锁上门站在走廊上,才发现那粉红色条纹的小布片还在手里湿漉漉的攥着呢,二十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终究还是飞快的耳红面赤一下,做贼心虚的看看左右,飞快塞进裤兜里下楼。

    车库里的保安谄媚的把一排车钥匙都拿过来,石涧仁刚拿起来,张明孝跑过来:“今天我看见那帮家伙的表现了,保安部是唯一一个没有派助理来的,你这点情面哥哥绝对心领了。”

    石涧仁笑笑:“这不是特权,而是给你的信任,如果你反而变本加厉,那就对不起纪小姐的信任……春节前你不是说有活动么,到时候带我去开开眼吧,毕竟假日酒店那边的汽车销售店春节后就要开始装修,我也要了解一些汽车知识。”

    张明孝学着美国大兵敬个顿一下的军礼:“ok!一定的!”

    二十分钟后,石涧仁就坐在blueh2o化妆品店外面台阶上,原本他打算去奶茶店坐着呢,谁知道临近期末,奶茶店里居然坐满了学生在看书,他只好买了杯奶茶坐到这边来,背后有脚步靠近,石涧仁没在意那明显的女士高跟鞋声音,却听见轻轻的:“我回来了,想跟你说一下,行么。”

    石涧仁这才有些诧异的转头,眼前赵倩依旧简单朴素的绒衣松垮垮,下面的蓝色长裙充满艺术范儿,反正跟这大学周边出现的女生气质有明显的不同,仰头的石涧仁甚至也能感觉到她一贯带点淡淡愁绪的神采有点加重,但嘴角却保持着笑容,就点头:“好啊,你知道这些天我和你爸都在忙酒店的那个项目,听说你回来了,也没机会问你这次德国的收获,是公司派你去的,是不是也该写个报告?”

    赵倩以前坐在球场边的看台上就是水泥地面,现在更不娇滴滴,双手背撇着裙摆,还往两腿间轻轻压一下就坐在台阶上,不过刚坐下就转头石破惊天:“莱比锡大学工业设计学院染织品研究中心给了我交流留学生的资格,奖学金通知和邀请函已经发到了我们系上,担保人是洪教授,给了我为期三年的专业学习研究的机会。”

    刚单手端起奶茶杯的石涧仁差点被呛住:“真的?不是说很难么?”

    以前在画室的时候,恐怕听戴望舒她们这几个研究生说得最多就是出国留学,这几乎是象牙塔顶端镀金的最好方式,可找寻专业难,高昂费用难,语言关更难,这些难点也是导致都是女研究生们在洪巧云画室赚钱的根本原因,洪巧云也蛮照顾这些学生,几乎每次出国参展搞活动都会带上一两个学生去见见世面碰机会,但能成功的基本都是自费,没曾想赵倩这样刚刚大学二年级的在校生,却突然获得了这样的奖学金机会,太难得了。

    赵倩没什么眉飞色舞的得意:“戴姐已经三次给欧洲不同的艺术学院提出申请,都被拒绝了,理由是没什么创新,洪老师也给她剖析过,作为油画研究生,欧洲各大艺术院校甚至民间艺术家里,有才华有天赋的比比皆是,她要从他们中间争夺奖学金很难,前两年还有人用中国画的方式画油画,小火了一下,但一窝蜂的模仿以后,再也没人青睐,但……我这个是专人专项,研究古代染织工艺和现代工业技术的结合,那位……那位摄像里的女士,陪着我跟几位专家以及院长谈了一会儿,就主动邀请我去交流学习,说他们对东方学生在这方面的造诣很期待,我也去参观了研究中心……”一边说一边从斜挎的小布袋里拿出一叠照片。

    石涧仁连忙放了杯子,使劲在裤子上抹干净,赵倩又从小布袋里拿出点纸巾给他,石涧仁才嘿嘿笑着擦干净正捏成团,赵倩已经递过照片顺便把纸团拿过去:“我想去,我也知道你肯定很赞成我去,可……你身上还有零钱没,我也去买杯奶茶。”

    石涧仁欢喜的开始翻阅照片了,还很难得的主动靠近姑娘:“给我说说,真漂亮……”然后随手从兜里摸出刚找补的零钱不抬头:“巧克力味的,今天她们巧克力口味做得好。”拉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都是湿漉漉的,连忙低头把露出来点的小布片塞进去。

    赵倩好像没看见,却只从钞票里抽了张一块的,伸手到照片和石涧仁的眼睛中间晃晃:“喏,钱我收了,再包养我五十年,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

    啊?

    石涧仁有些懵的抬起头来,看见的就是红了眼圈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