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72、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山里的孩子,翻山越岭步行几十里可能都没遇见过运动抽筋,学富五斗,博识古今的师父也没给石涧仁传授过这种小细节,看纪若棠疼得满脸泪水在沙发上打滚,整条右腿都痉挛得剧烈发抖又僵硬得无法屈折,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处理,终于惊慌失措:“我去叫医生!”

    哪怕疼到这种地步,痛哭不已的纪若棠竟然还是清醒得很:“不……不能,让他们看见我这样……疼……妈妈啊……!”

    小布衣再无半分疑虑,弯腰双手一把抱起少女,跑到里面已经蒸汽弥漫,注满小半缸热水的浴池边,小心翼翼的把少女放进去,而纪若棠早就疼得要昏过去一般,忍不住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在他结实的臂膀上,疼得石涧仁也有点歪嘴咧齿却不敢吭声,这都比不上他的心疼。

    他多少还是有点自责揠苗助长,就好像以前耿妹子跟自己抱怨,她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同龄人都在玩耍凭什么就要她那么奋斗,纪若棠自身有奋斗的心思和基础,可是自己也把她压迫得是不是太严厉了!

    黑色的西装裤一下浸在滚烫的热水中,少女忍不住啊一声,石涧仁得以脱身,连忙扶着她的头放在灰色的浴缸头靠上,就半跪在浴缸边,有点不知所措的使劲伸手去抓捏那已经僵硬得好像方块似的小腿后肌肉,以石涧仁的医学知识,肯定很难理解肌肉乳酸过度分泌以后的肌肉痉挛是怎么回事,他只晓得这就是累着了,可纪若棠好像折翼的天鹅似的,反而更疼得使劲抬起头,发出一声悠长的尖叫,吓得石涧仁连忙松开手,只听少女真是疼得受不了了,断断续续开口:“压!压脚掌啊!笨蛋……”

    好歹她也见过运动场上那些男生抽筋了怎么处理,石涧仁这下才得到明确指示一样,使劲摘了她湿淋淋的高跟鞋,这下就顾不得疼不疼,然后颇有些慌乱的捏紧了那堪堪一握的绷直小脚掌就使劲掰。

    近乎于呻吟的呼痛哼哼,终于随着石涧仁把那抓紧的小脚掌掰过来,纪若棠的上半身才放松下来,然后反而嚎啕大哭,和刚才疼得浑身紧绷只能尖叫的状态不同,那时疼得连哭声都没法发出来,只有鼻音。

    不过石涧仁刚想松开手,纪若棠立刻就是一声尖叫,他也感觉到手里的脚掌如同弹簧一样又被弹回到变形痉挛的状态,又疼得纪若棠忍不住尖叫之余大声咒骂:“阿仁!你个王八蛋!你……你,没有好好照顾我!你弄疼我了……好疼……呀……”

    对的,石涧仁这会儿内疚得要命,比起刚才觉得是不是对少女太严厉了点,现在是真的因为自己不小心让纪若棠又遭一遍罪,疼成这样,加上之前还有点习惯性的怀疑她是不是在演戏,惭愧得很,好在已经掌握了方法,就赶紧用力又掰着,然后就那么一直掰着,还生怕自己松懈了,使劲用力保持之余,还试着蹬了脚上的皮鞋,站到浴缸边缘,双脚分踏在两边,用胸口压住脚掌。

    于是热气腾腾的卫生间浴室里,两个人就保持了这样奇怪的姿势一动不动。

    过了起码二十分钟,躺在浴缸里的明艳少女慢慢被流淌满的热水淹没到了脖子,虽然身上的衣服完整无缺,但全都浸在热水里,长发不管是泡在水里的还是被热腾腾的水汽给熏透了,湿漉漉的沾满贴在额头两颊,加上满脸的泪水,所谓梨花带雨娇俏动人,就是用来形容这时候纪若棠的。

    少女已经不哭了,但抿紧了红唇,满是委屈的看着满头大汗认真保持动作的石涧仁,一瞬不眨的看着。

    石涧仁根本就不敢松开手,只用心的压着,哪里还有片刻之前眺望远方的那些想法,满心怜惜,甚至都不敢跟纪若棠对看,第一次觉得那目光几乎能融化自己。

    可目光稍微飘开点,清亮透彻微微泛绿的清水中,黑色小西装分开露出的里面那件白色工作衬衫,却透明的勾勒出里面的粉红色条纹内衣来,就算有水纹折射,依旧清晰可见那上面的精美花纹,脑海里还先奇怪了一下怎么白色沾水就会变透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里好一阵,连忙非礼勿视的把目光又移开。

    纪若棠认真看着呢,轻声带点娇喘:“好看么?”

    石涧仁支支吾吾扭开点头:“嗯……对不起……”

    少女温柔:“其实这会儿我要是解开衣服都脱了,你也不会松开手,是不是?”

    石涧仁吓一跳,不敢吭声,换做耿妹子肯定说到做到,而且他还似乎想起自己惊鸿一瞥看见过小白花勉力展现在自己面前的白皙殷红,耳根子忽然有些发热,鼻息都重了些,特别是手上还握着光滑的脚掌,真是心里一荡就松开些手又怕再次抽筋,连忙抓紧些。

    但纪若棠真是不一样,脚趾头试着在石涧仁胸口点两下,就好像拿手指在戳他胸口一样:“你跑不掉的,就好像命运已经把我们拴在一起,你绝对不可能会舍得松开我,我们已经有感情了,虽然现在你还不承认喜欢我,但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语气很平静,好像在讲述一个理所当然的事实。

    面对这样有理有据的糖糖,石涧仁反而语塞不少:“你……还疼么?”

    纪若棠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无论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嘴角居然有点笑:“你要是舍得我疼,就松开我,不然就帮我脱了袜子,慢慢帮我做按摩。”

    小布衣眨巴两下眼睛,古人诚不欺我,女人真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而且还是稳稳吃定自己的老虎!

    让自己分踩在浴缸两边站得稳一些,一手握住脚尖保持,一手小心的帮忙脱下那湿透紧贴的肉色短丝袜,试着慢慢揉捏小腿上那明显还绷紧的肌肉,只是因为自己压住了脚尖向后,小腿后面的肌肉没有痉挛得收缩起来,现在被强行拉伸开,是得慢慢揉着放松。

    纪若棠完全是一副打了胜仗的模样,刚才的痛苦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甚至现在腿上的疼痛都满不在乎,没抽筋的那条腿轻轻漂起来,也翘高:“这边也要脱。”

    石涧仁单手操作了。

    纪若棠眯着眼享受,还调皮的把那条腿轻轻拨水玩:“其实你现在必须帮我把裤子也脱了,我一弯腰屈膝保证又会抽筋,只有脱了裤子帮我把整条腿都按摩好,才能放松,上半身的衣服我倒是能自己脱了换,嘻嘻,就是没法弯腰,又不能让下属看见我软弱的样子对不对?”

    小布衣自己才想大声哭出来,怎么会这样啊!

    不是说了天下万事万物只要肯动脑筋,必然有妥当的解决办法么?

    怎么一遇见女人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