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70、专注的琐碎,是成功的前提
    接下来就该纪若棠忙得脚翻天。

    十九名英姿飒爽的年轻骨干投入到威斯顿大酒店的运营中,立刻掀起一大片腥风血雨。

    用这个词来形容当然是有点夸张的成分,可立刻被分插到所有七大部门十余位正副主管身边担任助理,这个额外增加的职务几乎类似军队的政委或者指导员,带点党领导一切的意思,全面监管所有正副主管的工作,了解并熟悉他们的工作每个细节,掌握各个流程细节和人员情况。

    然后那位表态要跟纪若棠长谈的田长青就直接任和善大妈付阿姨的总经理助理,协助前清洁工阿姨管理整座酒店。

    付阿姨专管客气的到处安顿交流,田长青大刀阔斧的对所有人员结构进行调整。

    凡是对自己身边助理有抵触有隐瞒的,三下五除二就让助理直接替代工作走人,这有些猛烈的火焰立刻就烧到了有些人的利益圈子上,只是短短两三天立刻就酿出事端来。

    餐饮部下面分为厨房、酒水、宴会等分支部门,甚至还有自己独立的人事部跟酒店的人事部并不关联,就在这第一个周末坏消息传来,直到早上九点过,宴会部总监才有些“慌乱”的来报告,自己手下的餐厅宴会经理一早联系不上,同时他手下的二十多名服务员也没来上班,听说昨晚他们一起搞了个生日聚会,不知道是不是集体喝高了还是有什么事情……

    而今天宴会餐厅有场盛大的婚宴要举行,十点半过了,人家宾客就会陆续到场,到中午十一点必须开始摆席,十二点前新郎新娘到了就得开始仪式,现在是婚庆公司方面到了却发现没人接待,才到处投诉询问发现出事了。

    翘着二郎腿坐在董事长办公室的纪若棠猛的跳起来,她从小在酒店长大,当然知道因为宴会大厅是多功能的,所以这样的婚宴通常前一夜就要开始摆放宴会大厅的桌椅,这些家伙前一夜啥都没做,却腆着脸敢说只是一位宴会部经理不见了,分明就是要挟自己,显示他们才是实际掌控这家酒店运转的人,明媚少女眼睛一瞪就要大骂,却看见坐在落地窗边一动不动安静看书的石涧仁,立刻深吸一口气。

    真的就是深吸一口气,仿佛就把那股愤怒给咽下去,但身体还是跳起来,嘴角稍微抽起点笑:“如果我求了你们,这些人就会很快来复工,对不对?接着这样的事情就会层出不穷的发生在每个部门,你们都能够向我示威对不对?”

    宴会部总监表情委屈的直摆手要解释。

    没想到纪若棠看了他一眼就擦身而过的出去:“作为你部门内部出了事情,你不是第一时间考虑怎么解决补救,却浪费时间来董事长办公室汇报,那边什么都不做……你这个总监也基本当到头了。”

    说完她就快步冲出去,经过总经办的时候简单吩咐:“把情况通知到全酒店,所有职员坚守自己的岗位,如果哪个地方有类似行径,马上就给我滚蛋,就如同宴会餐厅经理所管理的23名员工,只有最先回来的三人可以保留来跟我承认错误的机会,其他人现在就由人事部准备好辞退书!现在所有新助理,跟我一起到酒店宴会大厅做服务员!”

    没错,还在电梯里纪若棠就已经穿上黑色的小西装,匆忙佩戴写有名字的胸牌,几分钟以后,她已经站在空荡荡的宴会大厅门口,面对十九名刚刚从各个部门赶来的年轻男女,但已经不需要她发号施令就整齐穿戴好服务员服装的高级助理们,他们脸上果然有种与所有普通员工都不一样的气质。

    可能有点类似消防员或者敢死队的那种彪悍吧,光是站在他们面前,连纪若棠都觉得自己有信心极了:“你们曾经属于各种各样的基层部门,但现在,你们都是我,餐厅宴会经理纪若棠下属的宴会餐厅服务员,我要求你们跟随我完成眼前所有应该做的工作,能做到么?!”

    十九名男女没有半点疑虑,整齐又响亮的大喊:“能做到!”把刚刚探头过来焦灼查看的婚庆公司司仪吓了一跳,顺手拿过步话机在手里的纪若棠一挥手,这十九人就散开,简短十几秒分配成几个组别奔向不同的岗位,这十几秒里,很显然田长青才是分配做决定的那个,他带着几乎所有男性立刻奔赴工作间开始搬运桌椅,柳清和那个钟梅梅分别带着女性员工开始接洽婚宴客户方和落实检查厨房,纪若棠落落大方的站在这里面对婚庆公司:“我就是值班经理,有任何问题请安排我为您联络。”

    真的,到这时候,婚庆公司的司仪还没认出来这个还带点稚气却又梳了一头蓬松披肩长发的女孩是谁,立刻开始抱怨,纪若棠静静的带着微笑倾听,偶尔拿起对讲机发号施令。

    很神奇的,面对这种气度,那个穿着白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司仪竟然在短短十多秒就安静下来,脸上有点讪讪的放松口气:“可能刚才有些着急……经理你别在意,很好,很好,我看应该来得及……”

    纪若棠依旧安静:“就算您认为来不及,我们也一定会来得及……”

    也许二三十个普通服务员要连夜工作才能完成的内容,换成十九名铁军一般的高级助理,工作效率有天壤之别。

    没有基层员工常见的拖沓,更没有坐一会儿就躲到什么地方聊天抽烟的恶习,甚至就连那十二个男助理,都能在这么简单的一个搬运工作中,分成三个小组,身材健壮高大的六人,跑步搬运桌椅,另外三人一组就负责把折叠桌面搭台摆椅子,一组铺桌布,这样每个人负责的内容就极为简单重复,效率极高,也许刚上手时候还要在唯一一名餐饮员工出身的助理指导下找窍门,十来分钟后,有个家伙居然一人就能同时滚着两个大型圆桌面跑,把站在门口的纪若棠都差点逗笑了。

    熟悉了接待工作的女服务员们立刻又在那个柳清的带领下赶过来摆放数百套餐具,只留下嘴最甜的钟梅梅在电梯前接待已经逐渐抵达的婚礼家属,这里能近距离跟纪小姐接触,钟梅梅表现得当然更精神抖擞。

    其实这十九人之间,相互都能聪明的了解对方是什么样,各司其职。

    纪若棠原以为自己还要卷起袖子干事,奋斗一把身先士卒的,结果就站在那只需要对着对讲机轻声吩咐。

    五十张大台,数百套餐具餐椅,神奇的就如同复制一般标准规范,在大量婚宴宾客涌进来前出现在宴会厅里,而且随着纪若棠那不怒自威的挺拔身姿慢吞吞穿行在宴会厅到大堂门口的半旋转大理石台阶之间反复上下,所有员工都知道今天一口气开除了二十人!

    后勤的电工音响、厨房的厨师酒水都不声不响的赶紧配备人手,保证每个环节不会出错。

    十二点半,当司仪在追光灯下努力煽情的邀请新郎新娘高举香槟酒倾倒在酒杯塔上时候,忽然就有宾客认出来那个端着香槟酒站在边上的宴会经理,居然是上了电视的笑眼少女,那个失去了母亲依旧在地震前线奋战的少女董事长,场面一下就变得极为热烈,最后纪若棠不得不笑着站出来帮两位新人充当证婚人。

    最后争先恐后站到她身边想跟她合影的宾客排了好长的队伍,柳清不得不勉力让五六个人来维护秩序。

    中国人就好这口儿,好像这种免费便宜不占简直对不起天地,到底合影有什么用都没想过,反正人无我有,人有我不绝不错过。

    于是这场婚宴热闹成功极了,明星般的少女董事长就站在第一线为顾客服务,这样的美名传扬可是几百人当成今天婚宴八卦去传播了,没谁说新郎新娘的。

    这不是杀鸡给猴看,而是纪若棠身边的生力军正式亮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