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69、给你钱,离远点
    一支军队在建立之初,最应该做的就是整顿纪律,无论古往今来能打胜仗的队伍莫不如此,往小了说算是军训,往大了说就是洗脑,还有个更熟悉的名词可能就是整风。

    剔除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整肃统一思维,特别是把每个人心里那点负面情绪,冷眼旁观或者抗拒的心理都给清除掉,这几乎就是传销组织最擅长,也一定要干的首要大事。

    还是那句话,方法只是工具,工具永远没有罪,重点是看拿在谁手里做什么。

    没有了欺骗蒙诈缴纳入会金的环节,只是要求所有人燃烧激情,热爱事业,提高他们对未来的渴望饥饿感,其实赵子夫可能也是觉得干起来甘之若饴。

    毕竟传销那图穷匕见的交钱,终究要继续去骗更多人来发展下线,在整个热情洋溢的人生自我激励中,总是显得别扭,撇开其中骗人的成分,传销组织那种引发狂热激情的感染力还是有威力的,纵然这些年轻人都自诩为新时代的职场精英。

    他们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期望,这就类似于陷入传销的人想发财,只要有姑且一看的心态,基本算是入瓮了。

    只不过这个瓮不是骗局,而是有点整肃风气,培植年轻血液跟亲信的味道。

    可三天后的傍晚,张明孝亲自开着一辆酒店旅游大巴车来这边接到十九人的时候,狠狠的吃了一惊。

    已经都换上了普通迷彩作训服的年轻人们表情异常沉稳的各拎着一个塑料袋站在台阶边等着,豪华又熟悉的大巴车没让他们产生如释重负的欢呼跟解脱,反而其中好几人回头看看那台阶尽头的古刹红墙,竟然转身认真的鞠了个躬,然后立刻带动其他人一起都做类似的动作,没人觉得好笑滑稽,接着非常安静的依次登上大巴车,而且从第一个开始都依次对张明孝礼貌:“谢谢张主管来接我们,谢谢。”

    看着对方一双双几乎类似的眼神和目光,江湖气的张明孝坐在驾驶座上忽然有点毛骨悚然。

    是对那个笑眯眯的总经办主管觉得毛骨悚然,以他见证过多次江湖斗殴事件的经历来看,眼前这帮年轻人如果真有人敢对他们动手,估计不分男女都会毫不犹豫的一起扑上去厮打,连最没力气的姑娘都会抓着咬人!

    有种精气神完全不同的味道!

    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是石涧仁安排的,看所有人上车才开口:“你们各自的私人物品都放在座位上的信封里,纪小姐明天上午十点在总经办会议室等你们开会。”

    回应他的竟然是整齐洪亮的声音:“明白了!谢谢!”

    略微散漫的保安部主管真觉得见了鬼!

    那些耳闻绝不会离开老总位置的老家伙们,能跟这些年轻人对抗?

    简直就是个笑话!

    隐隐的这些人居然有种军人的感觉!

    大巴车都开远了,街对面的树林灌木丛背后,石涧仁才跟纪若棠偷偷摸摸的站起来,其实包括石涧仁在内,都有些惊讶这些人的气质改变:“不一样!真的不一样,跟我以前在传销组织看见的那些人都不一样,没那种疯狂劲,有点我还蛮喜欢的稳重,老赵看来调教得很好!”

    纪若棠当然是兴奋不已:“真的!有他们我就觉得有信心多了!看起来都……都……有点像你的气质了!”站在第三人的角度,她终于总结出来这个不同的观察点。

    石涧仁还自省了一下:“是么?但现在的问题就是这种状态能持续多久,其实精神鼓励总体来说只能算是虚有其表,内心没有真正平静下来,只是基于这种反复的训导在脑海里产生了条件反射而已,我还是反复研究过好几本传销……”

    正说呢,就看见同样换了一身迷彩服的赵子夫推开庙宇门出来,手里提着俩塑料袋,动作却有点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确定学员们都已经走了,才喜笑颜开的快步往台阶下面跑,纪若棠看了著名的激情实战大师这种偷偷摸摸形象,又有点怀疑培训成色:“明天没准儿就变回去了?”

    石涧仁已经大声招呼,赵子夫吓一跳,但是转过头来看见不惊慌:“正准备步行到上面的公园大门,那里有公交车站回城里。”

    纪若棠对忙碌了三天的大师还是客气:“一起走,谢谢赵老师的努力了。”说完就娇滴滴的伸手让石涧仁把她从路边土坎上接到路面,自己可可可的穿着高跟鞋往前面走,白色越野车藏在那边一个路口里。

    石涧仁专注打量一下赵子夫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这几天吃盒饭还习惯吧?具体教学有没有问题?”

    说到这个赵子夫又急切:“非常好非常好,吃住我都觉得很满意,这种艰苦环境,简单的环境才能让他们静下心来思考,自己到底是在追求什么,为什么要有点傻兮兮的呆在这里做培训,只需要稍微引导一下,思想问题很好解决的,关键是培养他们的团队精神,这个才花了不少力气,好些个项目呢……”

    石涧仁倒是知晓一些:“团队合作的那些小把戏?”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风火轮金箍棒,这些花招在传销组织里面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赵子夫难得不满:“是得到了实战证明,非常有效的团体训练!用游戏的方式潜移默化的促使他们明白团体力量,个人始终是团体的一部分!”

    石涧仁不跟他争论:“好吧好吧,我是觉得跟我在传销组织里面看见的不太一样。”

    赵子夫又激动得红脸:“我是特别考虑过的,你不是告诉我要用传销中有用的东西放在销售中么,这些天我天天都在考虑这个,让营业员做培训就是在做实验,不过她们文化水平太低,执行没问题,但是思考就很难学了,纪小姐的这些员工,素质很高,懂得思考,那我就要提倡他们学习你的样子啊!哪怕时间很短只能学个皮毛,以后这种培训时间最好拉长到一周或者半个月。”

    原来是这样,他对石涧仁气定神闲的大将风度从传销组织里面开始就敬仰万分了。

    纪若棠走在前面其实一直在听,转头跟石涧仁恍然大悟的对一下眼神。

    石涧仁不得意:“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这需要内心真正的平静,你自己都还没做到静心,他们又如何能安静,再长时间培训都是装样子!”

    赵子夫的确不敢跟他做理论辩护,只使劲点头:“现在这个社会,装样子就够了。”

    说着三人已经走到藏在灌木丛里的白色越野车边,石涧仁都打着车了,纪若棠忽然开口:“不是说了阿仁明天过来找你详谈整个培训过程么,你要到哪里去?”主要是对方出来的形象就跟偷了东西似的,女总裁很纳闷。

    赵子夫略显不自在的小声:“小……我女儿回来了,明天她妈妈也要到江州,我,我也是刚刚打电话才得到消息的,我想去看看她们,不耽误事情的。”

    哦?石涧仁又飞快的转头看副驾的少女,果然纪若棠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显然有些笑意:“你不知道?”

    石涧仁老实:“不知道,只是说比洪老师晚几天,应该也就这几天回来吧?”放假这三天,假日酒店那边喻明鸿尽可能在做人员大幅调整,石涧仁和纪若棠也没闲着。

    纪若棠高兴的转头:“赵老师,您也该去学个车本,我给你买个送盒饭那种面包车,这样你就能好好陪着家人了?”

    言下之意就是别来打搅咱们!

    石涧仁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