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67、有纪念意义的新年礼物
    的确是,年轻人就代表着希望。

    纪如青的酒店,是在她那种年代经营理念下成长起来的,那些高层主管甚至副总老总都或多或少是关系户或者对她有过帮助的老臣子,这些倚老卖老的家伙,在地震刚刚发生以后,能坚决站出来表明态度维护纪若棠的,也就张明孝,就这位,如果没有石涧仁慧眼识人的选中表态,会不会继续有信心帮忙那也难说。

    所以按照石涧仁的态度,这没什么可商量的,这些老家伙几乎都应该清洗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千古名言在石涧仁这里基本就是运算法则,那都是千百年来多少宫廷王朝血泪史的精炼金句。

    就如同同样是年幼登基的康熙皇帝那样,暗暗培植一帮自己的亲信,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这样的机会近距离接触,愿意展现自己的年轻人自然会表现出自己的特质,再加上他坐在监控室分别观察一下,大概就能挑选出人手来。

    从28号下午开始,一直到31号晚上,整整四天,纪若棠的身边已经跟着五六十位中青年的员工健身,整个健身中心到了晚上六点就只能挂上内部使用的牌子拒绝其他人,实在是里面各种器械上都站满了员工。

    石涧仁忽然加大了比例,从中为纪若棠挑选出了十九名男女员工,然后用纪若棠的电话分别给这十九人发短信:“明天上午八点,到狮子坪森林公园大门口集合登山运动,请勿相互询问有哪些人参加,祝元旦快乐。”

    还得纪若棠给他讲解怎么是群发,外面早已灯火阑珊,街对面的奶茶店都要关门了,石涧仁放下电话的时候,纪若棠刚心满意足的把最后一点薯条吃掉擦手:“舒服,这几天他们连我的饮食都接管了,全都是健身套餐,你都看见尽是水果,我都馋死了!”

    石涧仁抬起头,偶然从奶茶店外看见一道似乎有点印象的背影一闪而过,没多细想:“装装样子也就够了,明天过了他们也明白自己的职业生涯会发生变化,你又可以回到你习惯的生活中去。”

    纪若棠却认真的摇摇头:“我会坚持下去,健身运动能让人产生积极的情绪,而且你帮我设计的这个让普通员工有机会接近我,我也要把这当做我的企业传统,让所有有前途的员工都有直接跟我对话的机会,如果连这点努力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奋斗?”

    石涧仁很赞许的点头,纪若棠乘机提要求:“今天就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我们要做点有纪念意义的事情!陪我去看电影!”

    工作之外,石涧仁真是个无趣的男人,摇摇头:“我对这样的娱乐活动不感兴趣,而且这种人为纪念节日的做法很没有意思,走吧,明天你也有不少的体力消耗,回去早点休息。”

    纪若棠开始嘟嘴,从肯德基的落地玻璃看出去,大学校门这时候反而开始朝着外面热烈的吐出一双双年轻男女,女的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男的兴奋殷勤,有些如胶似漆的挂在一起,还有些可能处在若即若离的交锋中,好像每一对儿情侣都能读出点不同的感觉来,那一束束鲜花和抱在怀里的新年礼物,似乎都蔓延着荷尔蒙的气息。

    是的,那就是自己希望的恋爱形式?

    又或者到底是那样,还是现在这样坐着的感觉更让自己心情愉悦又平静?

    最近得到石涧仁不少点拨的少女慢慢的就收回了腮帮子,嘴角开始难以察觉的轻轻翘起来,偶尔移动目光瞟一眼坐在对面的男人,石涧仁又开始整理那十九个人的各种资料,每人一页都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批注。

    她的目光也愈发平静温柔。

    鉴人也许第一印象最重要,但是如果想要准确严谨的把握每个对象的性格、工作特征,最好还是加大观察数量,考察样本越多,得到的结论就越准确,也许没感觉到纪若棠继续撒娇的声音,石涧仁还抬头看了看她,满意的把第一页送过来:“你注意,只有这五个人是可以堪大用的,另外这两个应该能作为你的亲随秘书,特别这个人心术略微不正,算是保留一条阴暗的消息通道吧,必要的时候她也能帮你起作用。”

    纪若棠细心的把头发拨到耳后,认真的开始这种几乎每晚两人都要进行的总结叮嘱,但拿笔头指指外面:“其实……你说得也没错,看看外面这些同龄人,看着那些男生迫不及待的就想把姑娘哄着去开房,女生也故作姿态的拿腔拿调,我好像突然也觉得这个时候浪费时间在男女之情上,很不值得?”

    石涧仁真的只是匆忙的看一眼:“,天经地义,这无可厚非,但总有些人,当别人在玩耍的时候,坐在冷清的图书馆教室里面努力,但当别人嘲笑他们不解风情的时候,这些人坚持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刚而自矜……有些人心底的骄傲就是看不起许多人在意的东西,只埋头走自己的路,当这些人成功的时候,那些曾经荒废放纵自己的人,就是抱怨世道不公的人。”

    纪若棠静静的看着他,忽然就笑了:“这对我就是个有纪念意义的新年。”

    石涧仁赞许的伸手打了个响指,虽然这时他依旧埋头在文件里,脑海中却忽然想起刚才看见那个背影应该是黄晓薇,那个用细长手指也能打出潇洒响指的面点师。

    不过他不会多想为什么会看见她,只是对自己的联想记忆力感到满意。

    两人一直危襟正坐的讨论工作到快十一点,才开车回酒店去,新年夜的晚餐他俩居然去吃快餐?

    纪若棠再没刻意要拉着他去屋顶看星星或者一起听新年钟声的想法,回来洗完澡就换了睡衣出来照例在沙发上睡觉,石涧仁已经接受了这个不知道真假的事实,每晚两人都呈l状,在两张长沙发上牵着手睡觉。

    不过纪若棠真是每晚都睡得挺安宁的。

    新年的第一天,其实也的确是充满了纪念意义。

    有谁能大清早驱车去几十公里外的一处森林公园爬山?

    还是在元旦这样的假日里。

    但显然对得到老板召唤的积极员工来说,都有些喜出望外,如果抱怨元旦清晨还要跟着神经病的老板去爬山,这种人能得到重用又或者能真的做好工作才怪了。

    白色越野车停在山脚下的公园大门时候,十九名员工都带着又激动又忐忑的表情站在浓浓的冬日雾气中等了好一阵了,这种时候,要是早点来,能看见其他是什么人,好歹心里也有点准备,这才是一个聪明人应该有的反应。

    其实说到底,选拔人才,无非就是通过这样一个个测试的环节,逐渐把那些不思进取,脑力愚钝和自私自我意识过重的家伙剔除掉,剩下的,自然就能为纪若棠所用了。

    只是这当中就有品行高下之分了。

    在后座换好了紧绷健身裤和气垫登山鞋的女总裁罩上艳丽的运动衫下车,有几个员工居然还骑了登山自行车来,看来是做了两手准备,现在纷纷热情的打招呼。

    可他们迎接了老板,正准备也顺势迎接那个满脸冷漠的贱人时候,石涧仁却径直掉头开车下山了!

    掉头过程还很不客气的按喇叭驱除路面上刚堆起笑容的员工。

    大家都有点错愕,还好纪若棠满面春风的轻轻拍几下手就把注意力集中:“好了,他还有事,我是第一次来,他肯定放心让我跟着你们一起的,据说有好几公里的登山道,我们一起开始吧!”

    十二个男员工,七位漂亮的女下属陪着老板。

    浩浩荡荡的就开始朝着木栈道攀登。

    真的只是来登山么?

    不过这十多名员工当然也算是酒店里面的少数。

    当多数人都像一片片落叶,在空中漂浮、翻滚、颤抖,最终无奈的委顿于地,却总有少数人恰如沿着既定轨道运行的星辰,无常的命运之风始终吹不倒他们,因为他们的内心有着既定的航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