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57、张弛有度
    这样的高曝光率延续到27号晚上的江州电视台本地新闻画面中,出现了纪若棠在座谈会上的特写镜头,接着28号上午还被盛情邀请参加了国际高新开发区奠基典礼仪式,宋老板的父亲可能不合适出现,但还是有一干官员跟商人出席了这个盛大的典礼仪式,光是从外地赶来的各种公司老板都在威斯顿酒店住了好几十间房。

    这时候的纪糖糖,已经能带着清新和睦的笑容,跟和北部区领导等各种头面人物一起清扬土铲,接受不少亲切的慰问跟握手,落落大方的出现在各种媒体跟镜头面前,深得各方好评。

    特别是注重细节的石涧仁戴着墨镜开那辆帕萨特来,跟其他司机一起接走纪若棠和领导宾客们前往酒店用午餐的时候,如此低调的作风让在场的人印象非常深刻,怎么说也是几家四星级酒店的集团董事长,再困难也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吧。

    所以对这个十八岁就拥有了集团公司的少女,没什么羡慕嫉妒,更多还是祝福。

    毕竟人嘛,如果看到的都是些不如自己的地方,心理还是会平衡一些。

    其实就回到假日酒店的车库,他俩已经悄悄换上那辆崭新得还只有临牌的白色宝马越野车走了。

    好像关注度陡然提高,连卖车的人都热忱很多,据说是连夜从沿海港口拉过来的,纪若棠很满意,还把这车取了个外号叫猴子二号,以示跟石猴子做区别。

    因为这是现在陪伴她时间最多的了,大量的时间都用在往返两家酒店路上,现在返回威斯顿大酒店,今天下午那才是最重要的会议。

    纪若棠在宽敞的后座脱下外面的黑色短风衣,在石涧仁的提醒下,翻倒座椅靠背从后备厢拿出来带着酒店标志的洗衣袋,换上一件细条纹黑色小西装,娴熟的用双手把长发从衣领拨出来展开在身后:“这车的确没买错,后面做动作方便多了,感觉我俩完全能把这里当成移动办公的地方,这些日子要在外面跑的地方也太多了,简直成了我们的半个家。”

    十八岁的少女现在真的展现出一种成熟的气质,连发型都变成略带波浪的披肩发,起码大了好几岁。

    说完又脱了之前参加仪式的长靴跟袜子,光着脚从后面迈到前面副驾驶,蹲在座位上艰难的揉自己的脚:“那宋老板搞的开发区,真的有点没谱,你说多久了?里面还深一脚浅一脚的,差点崴了我……你看!”

    石涧仁飞快的瞥一眼那雪白娇嫩的脚趾头:“系上安全带。”

    纪若棠撇嘴但是照做了:“座谈会上通知我下个月中旬去平京,你跟我一起吧?”

    石涧仁皱眉:“能去首都瞻仰,我肯定是求之不得,但前提是看你今天的会和接下来怎么样,如果酒店内部还是有点震荡,管理无法全面开展,我就留下来帮你看家。”

    纪若棠默默的把手伸过去,盖在石涧仁扶着拍档杆的手上表达自己的情绪,结果石涧仁哎哟一下把手弹开:“你说了你有脚气的,刚摸了脚又来摸我的手!”

    顿时把有些凝重的姑娘笑得哦,在安全带的范围内使劲前仰后翻的还捂嘴捂脸,又反应过来呸呸呸的小声尖叫着到处找东西擦手擦脸,石涧仁不笑,指点手套箱里有湿纸巾。

    纪若棠艰难的喘着气表达心情:“你就是我的叮当猫!什么都帮我准备得妥妥帖帖!”顺便又多扯了一张纸巾,讨好的给石涧仁擦手背:“帮你把细菌都消灭了啊。”

    石涧仁懒得回应,当然他也不知道那什么猫。

    实在是有这个必要帮纪若棠缓解下情绪。

    白色宝马停在酒店地下车库的时候,张明孝热烈的过来亲自开门:“怎么样?!300匹马力爽不爽,纪总……不,石经理能不能借我拿去开两天?明天越野车帮有个聚会,让我去露个脸,全江州第一辆!”

    他倒是毫不掩饰自己的那点小爱好,也许这就是石涧仁当初故意让他展现出来的吧。

    纪若棠冷面:“你们俩臭味相投的事情自己商量,开会了,你还在车库偷什么懒?”

    石涧仁才不来兄弟好的那种假装热情呢,只是跟张明孝嘀咕:“今天已经初步定下来意向协议,三位老板共同投资在假日酒店裙楼开名车二级综合经销商店面,怎么样?全都是世界名车,要不要过去上班?”

    真的,张明孝脸上立刻就有垂涎三尺的表情蔓延,使劲点头:“去!为什么不去!”

    可石涧仁却又给他泼冷水:“我们都过去了,大酒店这边谁来照顾,谁来每天盯着?”

    张明孝已经跟着走进电梯,张张嘴苦恼:“这是你们考虑的问题了,我听从指挥,反正保证完成好工作,能让我时不时的到车行里面摸摸车,听说二级车商的车库里面车很多?”

    纪若棠瞥一眼石涧仁,有点风情万种的味道了,对他这种时不时喜欢撩拨人情绪的习惯很不满的踩一脚,石涧仁在电梯里心疼自己刷亮的皮鞋,却专心请教:“那什么叫二级经销商?”

    张明孝自然是知晓的:“对于卖车来说,通常都是江州的大老板去厂家或者全国总代那里,拿到某个品牌的销售代理权,这个得给高额保证金代理费,就成了这个地区的独家代理,别人不许卖,然后这些老板再向下发展二级经销商,比如周围的区县开分店什么的,但是总有些关系后台都很强横的家伙要做点啥,代理商拦不住也不好撕破脸,也就容许这种公司什么品牌都卖卖,只要价格不损害大家的利益就好,这种综合经销商路子都很野的!”

    石涧仁现在已经能领会国内的这种现状了,国外运转得当的模式拿到国内来,总会有一定程度的扭曲变形,但偏偏又能找到相应的土壤滋长起来。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的移动电话滴了一声,摸出来低头看上面的短消息,纪若棠毫不掩饰自己的掌控欲,伸头关注:“谁?”

    石涧仁无奈:“林经理给我的消息,庄成栋他们回来了。”

    自从掌控住了形势,这边酒店立刻恢复了人员和物资的配备,其实也就是些普通柴米油盐的运送,石龙镇那边并不缺乏物资,主要是轮换的专业人手,终于可以把庄成栋还有杨德光一帮人换下来了。

    纪若棠才哦一声,深吸一口气,可可可的高跟鞋敲击在石材地面上带头走出去,张明孝满脸憋不住的闷笑,显然对石涧仁这种被严管的状态很幸灾乐祸。

    迎面就是一群姑娘整齐的躬身:“纪总好!”

    接着前面成排的员工,都穿得整整齐齐,再往前,伴随有点凌乱的笑称:“石经理好,张经理好……”

    明显喊石经理的时候整齐些,也没人敢笑,小总裁在这个事情上很在意,看来已经传遍全体员工了。

    这就是威斯顿大酒店的宴会厅了,虽然比起假日酒店略显陈旧,但使用率非常高,特别是在这个年底时段,要不是今天是工作日,铁定又是个忙碌的午宴业务,但就算是这样,也只能趁着中午1点左右的行业空档期开会。

    假日酒店的中高层和不少主管上午就过来了,而大酒店这边几乎是全员集中,除了少数岗位在大堂和客房各处值班,连后勤部的清洁阿姨们都全部排排坐在宴会厅摆好的几百张椅子最后两排,话说她们跟宴会厅的服务员是每周都要摆好几次这些桌椅,却几乎从来没有这样坐着开过会,还有点兴奋小激动。

    纪若棠接任以来的第一次直属酒店员工大会。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会议。

    不过,就在纪若棠拿着婚宴司仪的麦克风走上宴会大厅只高出一级的讲台时候,无声无息站在侧门边的石涧仁电话又滴了一声,打开来一看,是洪巧云的短信:“为了安慰你那忙碌的心,我先回来了,正在平京转机,下午来接我不?”

    啥?把一口结结巴巴区县英语都说不好的赵倩一个人丢在国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