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53、极端
    其实石涧仁步行丈量整栋大楼,就好像军师了解战场的起伏地形似的,既然有可能要把集团中心迁移到这边来,让大酒店那边成为一个纯粹的商业酒店,自己在纪若棠之前先直观感受一下是最好的。

    所以第二天起床纪若棠没有走,试着也在假日酒店到处走走观察一下。

    因为石涧仁是比较赞成这个迁移方案的,这有点类似古时候的迁都,当上一个领导在某个地方经营了不少的时间,那里已经形成盘根错节的复杂利益关系,除了战争洗礼,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迁都,这能造成权力体系和利益旋涡的转移,很多人的心态都会发生变化,特别是对于继承者新上位的时候,这种事情尤为有效。

    毕竟换到假日酒店来,在这里重新建立架构,继而完善假日酒店的商业布局,这都能帮助年轻的继承者尽快完成对企业的改造。

    历史上十多岁继承权力架构的主公比比皆是,石涧仁真是把纪若棠当成了这样主公来培养帮助,除了她是个姑娘。

    现在不都讲究个男女平等么。

    而且石涧仁觉得这也是扰乱其他两家品牌酒店的最佳方式,毕竟从自己刚刚上任总经办主管的不到24小时感受来说,利益纠葛太多太复杂了,也许前几年纪如青是个全力拓展的外向型风格,全靠她个人魅力压住了下面的人,换到纪若棠,攘外必先安内啊。

    自己没有学过现代商业管理,但是用古时候诸侯争霸的模式来思考目前的局面,石涧仁就觉得容易理解多了。

    下午三点过,小泽就带着好几个人过来,酒店方专门辟出一块大门边的停车场做出欢迎的通道,在结婚用的白色花架下摆满了香槟酒杯塔,因为这边列出来的宾客名单就有两三百人,而且还不包括这些有头有面的江州市爱玩的年轻二代们的伴侣,再加上很多人喜欢带着伴当随从,人数可能在几百甚至近千,宋青云在纨绔子弟圈子里还是很有地位的。

    也是,对他们来说赚钱或者女人都是那么的唾手可得,这世上仿佛就没有什么值得去奋斗的事情,还不给自己找点乐子,那不就无聊死了?

    派对或者狂欢之类才是他们夜生活的重点吧。

    于是时间基本上是以五点开始作为起点的,抵达的车辆是越来越好,海鲜自助餐厅和大堂吧全面开放,没有请柬没有入场券,几乎就是小泽带来的几个人负责刷脸,基本上三言两语打个招呼都能确认是不是圈子里面的人,话说假日酒店几乎没有住客的情形反而成了个优势,几乎不会出现差错。

    原本预想了少数公子哥可以自己选择到中餐厅和风味厅包房开席的费用自付,结果后面来的一些人很快就把十多个包房占满了,而且这据说还只是一帮人,在江州这个拥有全国最大几家摩托车品牌以及配套产品的产业链中,这些被称为摩帮的年轻富二代们带着浓厚的江湖气吆三喝四的招呼自己亲近的朋友,在各个包房里吃喝,整个餐饮部立刻全部忙活起来!

    幸好那个喻明鸿和几个大酒店的主管提前跟这边预演并了解了一下情况,虽然大酒店今晚肯定也是平安夜和圣诞节前的销售高峰,但还是组织了一些轮休的人员到这边来加班,特别是一位行政主厨带过来一个宴会厨师的班子,搭配这边本来就暂缺的饼房厨师人手,比较惊险的承担住了陡然爆发的巨大工作量。

    特别是随着停车场上接二连三轰鸣着的高级跑车抵达,几乎都是带着一串的其他豪华车辆,中餐厅和风味厅大厅的桌子都不太够了。

    喻明鸿一直穿着跟大堂经理类似的西装配着胸牌,陪石涧仁一起站在裙楼天台栏杆边观察下面停车场的热闹景象:“我听说的消息是,今晚有不少是不请自来的,因为宋老板人面儿广,捧场的特别多,特别是这些商业上的本来八竿子都打不着,完全是凑热闹的也过来……”说着他就拿起对讲机跟里面沟通:“可能得把宴会厅的桌椅全部搬出来……”

    毕竟这家酒店说是能接待上千人的用餐规模,但主力在那个巨大的宴会厅,通常婚宴什么的都要前一夜就开始摆桌子准备,谁知道这边原本流水席一般的海鲜自助餐包场变成了好多人自己开席呢?

    那边的人也懂行:“这些公子哥你叫他们坐在空荡荡的宴会大厅里?丢不起这个人!”那光是空高就两三层楼,搞宴会看着是气派,可对于零零散散进去吃饭的人来说,就很不合适了。

    喻明鸿提前来几天的优势就体现出来:“那就……马上安排人在裙楼屋顶花园摆桌子,来一桌就多摆一桌,今天夜景好……”

    裙楼屋顶花园有个面积颇大的草坪跟花园,本来是用作西式婚礼的现场,有时候也摆摆宴席,有不少户外桌椅跟路灯、吊灯还有遮阳雨篷之类的。

    果然,只是半小时左右以后,两个餐厅就超员,然后大堂接待不停把人带上这屋顶花园来,服务员们简直疲于奔命的摆桌子、挂灯,好在江州是个江湖气息浓重的城市,相比坐在莫名其妙的巨大宴会厅,这里上来就神清气爽,吆三喝四的年轻人们看了亭台楼榭假山流水也不觉得掉份,当然也是照顾宋老板的面子,点菜,上菜,喝酒!

    石涧仁只能看着。

    他的胸口上也别了个总助的胸牌,也拿着个对讲机,但显然这种局面对这个酒店好多员工都是第一次看见,他就更别提了,叫他去厨房当棒棒搬运食材可能还熟悉点,只能一直睁大眼看着。

    纪若棠也换了身普通的员工西装,戴着胸牌跟他站在一起,看喻明鸿手舞足蹈的在指挥场面:“老喻好像还是不错的哦?”

    石涧仁只动嘴皮:“他也似乎确认自己领先于其他人,加倍在努力展现自己,虽然一个总经理好像不应该涉及到这样层面的工作,但还是在尽量展示。”

    纪若棠看着眼前的场面还是有些触动:“要是这边天天都能这么多人……听客房部的对讲机里说好些人已经提前定了房,超过一百五十间房被预定,现在还在持续的增加,今天可能是酒店开业以来最好的一天,不过也就这么一天。”

    石涧仁没觉得自己拉来这个单子有多骄傲:“是啊,短期内要想让这里生意好起来,还真有些难,一步步走吧。”

    纪若棠其实是有点多愁善感:“看着这么热闹,要是妈妈也看见,该多高兴,去年的圣诞……她难得抽出时间陪我去的香港。”

    石涧仁也看看远处城市的轮廓:“但对比一下我们在石龙镇看到的,这就是社会的两个极端,享乐不会为了苦难停下来,苦难也不会因为享乐减少,做我们能改变的……”

    正说呢,他的对讲机里面难得有呼叫他的:“总经办的石经理,石经理,请马上到大堂,大客户这边在找您。”

    石经理从高高的护栏往下看看:“估计可能宋老板来了,那我就先下去接待了?我现在也就能做这个。”

    纪若棠嘻嘻笑:“那我回房间了,你别想着趁机跟那些家伙去鬼混,我可是拥有无数的眼睛都盯着你的,乖乖的忙完了就早点回来,跟我一起过平安夜!”

    结果这一晚,也太不平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