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52、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看起来很热爱车辆的小泽和原本就在汽车销售行业的朋友,对这个思路非常看好。

    现在江州只有一个比较集中的车辆销售市场,现状就跟威斯顿大酒店差不多,也是处在闹市区路边,生意是挺不错,但是周围挤得水泄不通,卖车是个占地很大的事儿,那里又是以前的老建筑,根本连地下车库都没有,新车只好放在别处的车库,客户要试个车其实都是开出车行进入堵车车流里,很不方便。

    而显然这边的缺陷就是优点,人少,空旷,最重要的是还很有档次,花几十上百万买车的人是不会介意跑这点距离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旁边就最好是能弄来高级名车的4s店,相互提升地位那就真是相得益彰了。

    不过现在市面上的名车,美洲豹、劳斯莱斯、法拉利之类的在江州只是凤毛麟角,开店不现实,但奔驰宝马奥迪一类又得是很有关系的老板才能做,而大众、丰田一类市场中坚基本都是行业老手霸占了很多年的,所以自己做肯定不太可能拿到授权,而且随便一家这样等级的4s店前后建成费用并不比一个度假村少多少。

    石涧仁有点开眼界,听这俩城里人唾沫横飞的指点江山。

    最后那做汽车销售的说自己回头去车行周围的老板们中间推广一下,看能不能有反馈,能做成他肯定也是有好处的。

    小泽却悄悄的给石涧仁支招:“你跟宋哥谈谈啊,他无论资源还是资金那都是手到擒来,随便几个电话就能把事情妥妥贴贴的解决了,他当大老板,我们兄弟俩当操盘的,那不就上台阶了?如果阿仁你有兴趣,我出点钱,你出场地,主力算宋哥的分一半,怎么样?”

    石涧仁刚下意识的想糊弄过去,忽然惊觉,自己怎么也跟纪若棠似的,生怕她沾上别的男性,口口声声自己还批评她,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虽然宋青云的确是有点好女色又纨绔,但也不能成为自己拒绝发展的理由吧,所以点点头:“什么都可以试试看,我跟宋哥可能还没你交往深,小泽你多考虑下跟他沟通看有兴趣没。”

    在酒店门口送走了两拨人,果然都是酒后开车走不怕事儿的,纪若棠眼底里流淌的都是柔情:“你说过你不怎么喜欢那个宋老板,但是为了我,还是要跟他周旋……对不对?”

    石涧仁不否认自己的态度:“虚与委蛇,与虎谋皮都是正常的,好比今天这餐饭,我又学到点东西,按照我的思路……嘿嘿,不怕你笑话,这两天我在电脑市场转悠啥的,其实我是在琢磨要不要把这一片利用起来搞个批发市场,正在考察各种类型,有那么点倾向于搞酒店设备配套的批发市场,你知道我是从批发市场出来的,其实思路跟他们刚才说的大方向是一样的,如何利用好这里距离远、地方宽大,又有档次这几个特点,搞批发市场几乎就是个最妥帖的结果,但显然什么批发市场都没汽车市场档次高……”

    挽着他的手臂,纪若棠没有马上走进车里或者大堂,而是拉着他往酒店外侧走过去,两名保安连忙殷勤的拿着电筒跟在两边,其实整个外围都有路灯,只是周围都没建筑,黑压压的显得格外冷清。

    纪若棠不管后面跟着的人,指着更黑压压的裙楼:“妈妈在这个上面倾注了好多精力才完成,大酒店那边是她收购了改造的,只有这里是一手一脚做起来的,结果还没做完……你会帮着我一起完成的,我很有信心。”

    石涧仁也在仰头看:“是啊,成大事,影响很多人,其实都得一步步踏踏实实的做,先做好眼前的,影响身边的,再慢慢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这里要是真的都亮起灯,就能照亮这一片了。”

    估计他也是喝了点洋酒,有点感叹。

    纪若棠把脸靠在他肩膀上小声:“冷……”

    石涧仁已经熟悉这个暗示了,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嗯,纪若棠就喜欢这种被呵护的感觉,静静的拉着走,看样子是要围着这座酒店大楼绕一圈。

    但他俩跟小情侣压马路似的在外面,假日酒店这边的中高层可炸开锅了,已经下班回家的都赶紧过来,随时等着跟少东家谈话,还不停有人用对讲机询问他俩走到哪里了。

    其实后半截,纪若棠就有些撒娇的说脚疼,要石涧仁背着她走,接着舒坦的趴在那背上就睡着了。

    石涧仁自己喝了酒是真不开车,想想干脆在酒店顶层开了个高级套房把少女放进被窝里,自己开始背着手从顶楼一层一层的往下走。

    这个举动更引来好几位客房部、夜班经理、服务经理小心翼翼的过来“偶遇”,结果石涧仁只是见面就笑笑,啥都不说的自己溜达,有人跟着走了三四层就有点吃不消,他那爬惯山的步伐速度很快还是变成一个人。

    不过跟其他人想象的不同,这位石经理几乎是用脚板丈量了整座大楼,最后到了大堂又嗖的一下坐电梯回顶楼去睡觉了。

    可睡在外面沙发上的石涧仁,半夜还是被起床的少女给惊醒了。

    纪若棠已经自己到浴室洗了澡换上厚厚的浴袍,依旧嘟着嘴过来沙发边坐下,石涧仁无奈:“去你那个柳阿姨那里都这样?”

    少女撇嘴:“她抱着我睡的,蛮好。”

    睡觉从来不失眠的石涧仁有些怀疑:“你是不是给自己设了个闹钟每天半夜起来,然后兜了个圈子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纪若棠看了他认真的样子心情就好了,嘻嘻笑着跳过来踢他:“就是!”

    石涧仁隐约看见扬起的浴袍下光溜溜的,赶紧老实的照例挪到单人沙发上准备打盹,还习惯的把手伸过去,没想到这回躺下的纪若棠真的有套路:“抱着我睡嘛,就算是照顾我,也可以这样啊。”

    没想到小布衣已经有准备了:“我最近翻了些心理学的书,就算你把我当成父亲,我给你披衣服、背着你走都行,但界限也就在这里了,你已经是个成年的姑娘,好吧?我会陪着你的,睡觉!”

    纪若棠听了果然不再闹腾,只是轻声埋怨:“现在每天都只能看文件,不能跟你一起去书店了。”

    石涧仁感受着掌心的温度:“再努力一下,等酒店的领导完善,真的剔除了那些不必要的资产,你就轻松得多,那时候腾出手来还是继续加强学习,等你未来完全掌控了酒店,再考虑发展壮大,别想那么多,做好眼前的,早点睡。”

    这真像个父亲的口吻,纪若棠却最后嘀咕一下:“你们男人才老想着发展壮大,我是女孩子,万一我不想发展壮大大呢?”

    石涧仁笑而不语了,这小姑奶奶的事业心激发出来,远在自己之上。

    自己才是个闲云野鹤的性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