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51、量才适性,尽心尽力
    纪若棠是个言出必行的小姑娘。

    纪如青也许从小就是这样培养自己的女儿,她对这个社会的理解太深刻了。

    所以石涧仁再到假日酒店的时候的确没看见黄晓薇,当真已经在他第一次来的当天下午就被辞退了。

    不过石涧仁第二次再来的时候,显然整个场面都大不相同。

    23号下班以后,他开车跟纪若棠一起过来的。

    当那辆帕萨特停在假日酒店门口,从门童到大堂经理都好像熟络得很一般,热情的迎接:“纪总好,石经理好……”

    纪若棠居然不坐母亲那辆宝马了,就算张明孝把车送去做了个上千块的精洗内饰,她还是敏感的能闻到什么香水味,坐进去就不舒服,这会儿从副驾驶下来表情冷然的看看,估计是按照套路准备挑个刺,给这边的人来个下马威,却一眼就瞥见大门附近的停车位,眼底一下就笑了。

    说到底她还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女啊,就在员工紧张的关注面前,春风化雪一般融出明亮的笑容转身对石涧仁雀跃:“买个车!给你买个车,就是那个车,我喜欢!”

    石涧仁顺她的眼光看过去,一辆明黄色的越野车,鲜艳又宽大魁梧,可爱的圆鼓鼓双眼造型很有卡通气息,他看看是丰田牌子,鉴于两次都用过这种品牌的越野车,比较有好感,可这看着块头虽大更像个玩具吧,纪若棠已经拉着他过去了,这姑娘很少对车辆表现出什么喜爱,更多可能吸引她的还是这种卡通味,还有那种急于想换掉那辆宝马的潜意识。

    两人刚走到车前,那驾驶座就打开下来个穿着时髦的年轻人,正是之前石涧仁在利物浦酒吧见过的那个小泽。

    当时在酒吧里侃侃而谈高中萝莉的年轻人一眼就看见纪若棠亲密牵着石涧仁手臂的动作,表情尴尬极了,看起来自己这次是真的得罪人到姥姥家。

    石涧仁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热情的介绍:“这就是威斯顿酒店的董事长,纪若棠纪小姐,这位是小泽,海澜文化宋先生安排的庆典和平安夜活动都是小泽在辛苦忙碌联络……我们也是趁着明天活动前,来看看,顺便吃个晚餐。”

    纪若棠本来已经顺着石涧仁的介绍稍微站直了点身子要分开的,却眼睛轻眨一下,重新抱紧了石涧仁的手臂:“欢迎阿仁的朋友照顾我们的酒店。”声音难得温柔娴静,似乎生怕自己董事长的名头地位压得男人丢面子。

    黄色越野车的副驾驶也下来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但基本也是20块的那种路数,只是看一眼纪若棠就惊艳又自卑,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非常明显,然后再生硬的转化为很会来事儿的那种热情笑容。

    小泽的脸上表情就不用生硬了,只是看着石涧仁的表情,就很容易的跟着笑起来:“阿仁……好,我也是最后再来确认一下,顺便吃个饭,能不能赏脸我请客?感谢阿仁帮我把这活儿揽得更大了。”

    原本他以为石涧仁是跟他抢这中间人捞油水的机会,现在一目了然真是给酒店给自己拉业务的,完全释然了还有些抱歉,话也说得挺到位。

    纪若棠比石涧仁更会听这种客套话,笑着邀请:“都来威斯顿了,当然该我们请阿仁的朋友,千万给个面子。”

    小泽其实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时尚小年轻,这下笑得真欢快的跟石涧仁握握手:“还来迎接我们?”熟稔得好像多年朋友般还拍肩膀,温润如玉的石涧仁的确是很容易赢得好感。

    石涧仁也笑:“小棠觉得这车蛮好看,结果是你的……”

    小泽还是有他们那个圈子惯有的云淡风轻:“这就是个几十万的玩具,哪里配得上纪董的身份,喜欢越野车?”隔着石涧仁就跟纪若棠热情的聊起来,四人一起往酒店里面走,也不介绍自己那个女伴。

    纪若棠其实也很喜欢这种以成年人身份两人一起面对别人的社交场面,有点超乎平常的高兴:“你们男人不就是喜欢车么?他开车开得蛮好的,我们……我想坐个越野车,不喜欢这些轿车。”

    小泽看起来真是个熟悉车的:“宝马呀,上次不是看见阿仁开了辆宝马7系么,现在新出了一款宝马越野车,豪华又漂亮,绝对配得上纪小姐的地位。”

    纪若棠干脆:“真的?那就买一辆,什么地方能买到?越快越好。”

    一到做决定的时候,她的确下意识的就自己拍板了。

    还好石涧仁不在意被忽视:“你连车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多少钱也不知道就买?”

    纪若棠真有总裁气质:“妈妈那辆宝马我也挺满意,这样的大品牌大公司难道还会推出什么稀奇古怪的小家子气?肯定是很不错的,这就是品牌的力量。”

    石涧仁想想好像也没错。

    小泽热情:“我有朋友在做这个,马上,马上我打个电话让人把资料送过来,今年的新款,江州本地好像还没现车的。”

    果然,等四人到宴会厅、夜总会和酒吧都转了一圈,小泽的一个朋友果然带着一叠厚厚的汽车资料过来,纪若棠很有女主人范儿的邀请对方也一起共进晚餐。

    光看照片,型号为x5的宝马越野车果然让纪若棠一眼就相中了,在桌上就同意买下这辆标价120万的德国进口车,卖车的人喜不自禁,强行把晚餐的单买了。

    饭桌上的氛围就非常好了,特别是纪若棠极喜欢这种没其他女性对石涧仁的局面,加上她选的西餐厅,连开了两瓶红酒都有点微醺的状态,但聊开了石涧仁却主动把话题扯到假日酒店上面来,也就是咨询小泽他们这些城里算是优渥家世的年轻人,有些什么看法:“实在是宋老板的开发区、还有周围的这几个大项目都还有些时间才能热闹起来,这两年假日酒店难熬啊。”

    三人行必有我师,小布衣可以瞧不起别人的人品,但对于请教那是非常谦卑的,不同的人有不同视角,哪怕意见看法天马行空不着边际,也能给纪若棠提供一些思路不是?

    谋士不就是干这个的嘛。

    果然,小泽他们的确视野还是开阔不少,喝了点酒都高兴:“宋哥那开发区完成了,这里都不会有多少人气,因为得等到一些高档住宅小区之类的密集入驻率够了才行,宋哥那……嘿嘿,也就是圈钱,稀稀拉拉的几栋创意企业小楼能给这么大酒店带来什么客源?得开发自身啊……开商场……哎呀,也不行,这里主要就是没人啊,要是跟那谁,他老子不在郊外开了个奥特莱斯么,生意也不好。”

    的确没人,晚餐了西餐厅里稀稀拉拉三四桌,据说还是最近几天两边的市场部加大推销力度打折的结果,谁跑这么远来吃个饭,又不是味道多特别,或者风景有多好。

    那姑娘果然就思路在自己的档次:“开……会所啊,这些臭男人不管多远,都会闻着腥味来的,这里冷清点怕什么,这么多停车位,开ktv都不一定能保证有人来,嘻嘻,得靠美女经济。”

    这就是什么样的境界决定了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思路决定了一家企业的方向。

    处在类似情况下的酒店,可能真有不少会走这条路,比如胡景荣的度假村,但纪如青显然没有,夜总会、洗浴中心之类虽然也在做,但并没有把宝压在这上面,只是顺带做做算是让酒店营收不那么难看,但显然按照这姑娘说的做出名气的红火拉皮条,这家酒店就彻底走上一条邪路了。

    只要不涉及到石涧仁,纪若棠在这种时候是不生气的,笑眯眯的端着大红酒杯挡住自己鄙夷的眼神,石涧仁还是认真的点头哦。

    结果反而是卖车那个朋友若有所思:“刚才停车……我看见下面裙楼基本上都是黑着没开灯,空荡荡的酒店另一侧都没招商,如果做会所……嘿嘿,这的确是找快钱的办法,但是做正当生意的话,为什么不开汽车销售店呢?”

    他刚刚说出口,小泽就猛拍自己面前的桌面一巴掌:“对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似的吓了纪若棠一跳,她这会儿眼里只有石涧仁那宽厚的肩膀,听着这个温和的男人耐着性子和别人讨论哪怕一丁点对自己有帮助的细节,再加上点82年的长城葡萄酒,能不心醉么。

    小地方还没有对红酒那么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