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49、真像个被包养的佞臣
    秦智生绝对不是杨德光那样的憨厚老实,只是可能在这乡村呆久了,看见一身名牌打扮顾盼生姿的纪糖糖有些惊艳的脸红,心动神摇之余清楚的摇摇头:“我是留在村子里学手艺的,不许随便外出开饭馆……”说到这里,那股寻常农家子弟很少见的傲气又恢复了。

    纪若棠从眼底里都带着笑看石涧仁,显然那意思就是这也跟你差不多都是山里的手艺人呢。

    石涧仁也不多说,点点头就起身:“那行,有机会我们再来吃,谢谢你的好菜了。”

    到两人上车发动,那手艺独特的年轻厨师都站在小店门口张望,让纪若棠走远了才笑言自己还是魅力无边的,怎么能吸引这样的山里手艺人,就吸引不了石涧仁这榆木脑袋呢:“其实该把你那名片留一张给他,没准儿回头真的念念不忘的找过来,你就有口福了。”

    石涧仁告诫自己:“难得放松了一下,不要再贪口腹之欲,回去就要好好工作了。”

    纪若棠也收了笑颜,慎重认真:“好!接下来的目标就是那两家合资的酒店……”那可是都跟假日酒店和大酒店类似的标准四星级酒店,只是一个在江州南部区,一个在直辖市下面的二级市里,要想全身而退还捞点好处的给自己松绑,想来是没那么简单的。

    但纵然是这样,纪若棠还是在回到酒店之前要石涧仁开车去市中心的高档购物中心,驾轻就熟的在底楼几家所谓的大牌店里扫货,以黑色为主的男性中长风衣、大衣加羽绒服、夹克,休闲鞋跟正装皮鞋,名牌牛仔裤和休闲直筒裤几乎真是扫了一遍,蛮兴奋的让石涧仁不停到试衣间去更换,最后各种类型算是给石涧仁搭配了好几身,还加上围巾和帽子手套都置齐了,最后两副墨镜跟两副平光眼镜纯粹就是买样式,却只给自己顺便买了件黑色的时髦新款高腰羽绒服:“我什么衣服都不缺,而且江州能买的选择太少了,有过在京沪粤港这些地方买衣服的经历就不想在本地买,更不用说去东京和巴黎的比较了。”

    纪若棠还担心他不接受:“你看这大衣、夹克和围巾都是我喜欢的,以后我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在外面冷着了,你随时得给我披上,对不对?”

    其实看在那九百万的份上,石涧仁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些东西:“以前我们只是偶尔碰碰面,光是吃个肯德基什么的经济来往,我也没必要占你的便宜,但现在意义不同了,我也不能丢你的人,这社会终究是看衣帽的。”

    纪若棠光是听了这句就高兴,喜滋滋的穿着新羽绒服回到酒店,又引来员工们一个个见面都春风拂面:“纪总好,这么一搭配,太时尚青春了!”

    这让纪若棠不得不艰难的把笑容给收回去。

    但显然整个酒店现在都已经隐约知道了文助理的事情,不管是财务部还是保安部泄露出来的,这种消息立刻跟长了腿一样传遍了。

    之前都称呼她为纪小姐的态度不知不觉变成了试探的纪总。

    石涧仁挠头的放弃了把帕萨特后座跟后备箱满满的手提袋拎过大堂回楼上想法,那包养的气息也太重了,让门童把车停到车位上,自己就跟纪若棠分头行事。

    纪若棠跟胡景荣签署的转让置换合同协议只是个纲领性的东西,中间涉及到的细节其实很繁琐,光是收回威斯顿酒店这个品牌名称都要做很多工作,纪若棠得开始跟着自己的法务部跟财务部的主管了解这个过程,也算是给后面两家酒店做学习准备。

    而石涧仁空着手去保安部面对文助理和那位财务,果然深谙集团内部事务的两人在他的暗示下,除了写出辞职书,也都把自己职责范围内知晓的各种情况罗列出来,以求换取宽恕。

    没什么得意洋洋的表情,细致的查看完颇有些惊心动魄的各种内幕和小道消息,可以说现在的各位酒店主管都不是那么干净,各自职权上揩点油都是小意思了,光是前几天,有几位主管悄悄的搞些手脚都被这两人分别交代出来,有趣的是包括张明孝一直用公司资源在玩车养车,都在文助理的清单上。

    也没有让面无人色的两人再担惊受怕多久,石涧仁只是简单告诫一下,事件经过跟认错书,还有这些辞职信之类都会保留在律师那,也讲述公司已经跟度假村解除了酒店合作关系,胡景荣彻底捞了一把,这造成的损失都是拜二人所赐,但纪若棠看在就职多年的情分上,既往不咎的还是决定放过他俩,条件是绝对不允许靠近酒店跟相关关系产业,不然到时候再追究,随时会引起法律责任来。

    最后是石涧仁亲自到地下车库开车把他们送离酒店外,免得再引起什么场面。

    再重新回到董事长办公室楼层的石涧仁,就面对了总经办助理们完全不同的目光接待:“石经理您好……”

    原来关于他负责整个总经办的任命书已经通过整个酒店的管理架构传播到每个节点上,干净利落的踢走供职十来年,深得纪如青信任的文助理,顺利上位的小白脸觉得自己就好像无数宫斗历史中的管事房大太监一样。

    只不过稍微特殊的就是原本文助理在这半开放总经办里面有个玻璃隔断的小办公室和下属分开,纪若棠却吩咐在她的办公室里也给石涧仁摆个位子。

    先看了看自己人生中第一次拥有的单人办公室,发现其实跟黄晓薇那个面点师的休息间也差不多大,一张办公桌,两把班前椅和一个文件柜就满满当当了。

    再敲敲门走进董事长办公室的石涧仁差点笑出声来,纪如青原本那个两米见长的高级大班台侧面,就给自己摆了张椅子!

    当然桌面上还是煞有其事的给自己也摆了套办公用品。

    他晃过去坐在那,已经脱了外面羽绒服,只穿轻灵荷叶边衬衫的少女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盘腿,吃力的趴着到更大的桌面上拿文件夹:“我觉得就好像俩小学生坐在讲台边做作业!”笑着把文件夹递过来的时候看他表情,也忍不住笑出来:“我也觉得跟你这样坐着好像扮家家……”

    石涧仁艰难进谏:“能不能别对外要求把助理都换成男的,一群男的这样跟你当助理,光是想想我就觉得跟那历史上的武则天有什么两样?”

    纪若棠还没那么深刻的历史沉淀:“那有什么?接下来没那么多事肯定要精简人员,那就全给你换成老太太,四十岁以上的大妈!”

    算了,石涧仁还是不商量这个事情了,头痛的打开手里的文件夹:“我不保证随时上班时间在的,待会儿下班前我先去见见那个市场部的喻明鸿……咦?这是个什么节日,需要花这么多钱庆祝?”

    看起来市场部还是总经办的工作人员还是效率很高的,已经到利物浦酒吧拜访找到了那位联系人小泽,把假日酒店的挂牌庆典活动跟平安夜的狂欢派对活动并到一起来,而且很殷勤的连挂牌庆典的业务也算到石经理的头上,搞得石涧仁感觉自己好像吃了上家又吃下家的两面派。

    不过仅仅就是个自己连听都没听说过什么外国节日,预计费用就要40万?

    这宋青云也太能花钱了,而且这钱是怎么花出来的?

    小布衣懵懂的抬头,纪若棠正好看向他,虎视眈眈:“这点费用算什么,对了!狂欢……夜总会!你绝对不许去酒店的夜总会!还有那个什么养生会所,你绝对不许去!”

    你说这在酒店之家长大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像她外表那么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