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45、套路玩得深,就看谁当真
    没想到纪若棠的思维模式的确是有商人血统:“这种人,我不跟他玩儿了,当初这家酒店度假村就是打着酒店的旗号才能批下来建筑用地的,其实酒店就是中心那么点大个几十套客房的小酒店,根本不重要,但这家公司可就是注册资本上千万的责任公司,妈妈,现在也就是我,拥有这家公司37的股份,我要求撤资把价值这么多的资产退还给我,我不跟他合作了,这罪证不过是个证明,闹上法庭他会赔得更多,我这个叫私下调解,谈不拢才让吴律师走司法程序。”

    石涧仁听得似懂非懂,不违法就好。

    纪若棠确实小小年纪比他懂得多:“国内的注册公司,看着资本金那么多钱,其实大多都是虚的,我们该得的其实基本都拿到了,都是投资完把资金抽走要做什么的时候再运作过去,但法律认可公司就值这么多,你看他退不退?昨天中午他跟文助理还有那个不知道是不是也牵涉其中的李董事,也一起在落地窗边看我送走那么多军人,可不敢跟我玩那些下三滥。”

    石涧仁有点无奈的讪笑一下:“做生意可真是跟打仗抢天下一样不要脸没底线,非还要靠各种东西来保证不乱来。”

    小他两岁的少女居然说:“好啦好啦,这种事情以后我操心,你就安安心心的做总助主管,轻松自在的钻研学问做善事,不过要把助理办公室那些女的全换掉!”

    石涧仁都开始抽抽了:“亏你想得出!”这才叫包养好不好!

    纪若棠理所当然:“你不说是说了嫌女人麻烦么。那我就帮你清除周围的女人!”

    石涧仁只能试着用英语说:“谢谢您,放过我!”

    说起来两人在车里的时间真是愈发的话多。

    但胡景荣显然真是个不要脸的,当纪若棠把两张复印件摆在他面前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先斯条慢理的打电话给财务确认这边真的把支票款兑现划走。才堂而皇之的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这样的机会我为什么不做,你要撤资,我同意,但是没钱,账上一分钱都没有。”

    石涧仁饶有兴致的坐在旁边看这个胡总。尖嘴猴腮,眼小仁黄,看人的时候带点怒色,眼睛总时不时的往下看,这其实是典型好唆使是非的长相,他跟文助理之间到底谁才是背后发起者。基本上就一目了然。

    纪若棠果然还是有点年轻,作势要报警,当面给律师打电话,胡景荣都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糖糖,你胡叔叔做事从来都是这样,我爹妈老子的钱该赚都要赚,过手捞不到好处是不可能。你要告到法庭调解我也是这样,至于职务犯罪,姓文的和会计做什么那是你管得不好,没我什么事,我到现在也没拿到一分钱,充其量算是个诈骗未遂,这种罪名你觉得我会在乎?”

    没有暴力就好,石涧仁完全当做看戏。特别是看纪若棠在这种唇枪舌剑中成长,还蛮不错的,难道真让她现在成天陷入每天酒店运营开多少桌酒席的琐碎事务中?那才真正是可惜了。

    纪若棠的谈判功底跟石涧仁的技术流派完全不同,带着与生俱来的那种狡黠,连石涧仁都没意识到的套路,仿佛怒气冲冲的小姑娘有点失控似的:“你总得赔我些什么,不然这个公司就一拍两散分家产!这家酒店归我!”

    同样的话语,耿妹子做出来就绝对是小太妹一般的威胁,纪若棠看上去却委屈中带着强硬,游刃有余的样子。

    所以胡景荣完全把她当成小孩子:“别胡闹了,这就是整个楼盘的会所中心,哪有谁跑到这里来住酒店的,你能看懂这家酒店的业绩清单么,打着温泉会所的旗号根本就没人!”他倒是把自己的办公室放在这山清水秀的酒店里,这两天他跟文助理到集团公司估计除了探口风,就是想把这边的股份完全攥在自己手里。

    纪若棠已经出离愤怒了,跳起来使劲挥舞拳头:“那行!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等着看,你以为我就是这么个刚死了妈的小孩?就凭我你以为真能把酒店控制下来,我背后有人!胡总,我们走着瞧,哪怕只能把你弄去关几天,我也要出这口气!”气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没错,石涧仁是跟纪若棠教导过,成大事者要会展现自己的各种情态在别人面前,亲和、勇敢还是坚韧都是很能影响下属的品质,但显然纪若棠从小在她母亲那接受的就是另外一些方式,比如娴熟的利用自己的笑脸、泪水之类,而现在她会举一反三的利用愤怒,这好像还是昨天跟着那个齐总学来的,不是因为情绪愤怒而真愤怒,而是因为现在需要愤怒。

    但看在胡景荣眼里,哪里会觉得这么个小姑娘竟然在走套路,耍赖不要脸他的确很擅长,但如果真遇上一根筋的小女子,真的损人不利己的非要把这件案子捅出来折腾自己,难免是个麻烦,使劲皱皱眉看旁边坐着的石涧仁,显然不认为他就是小姑娘背后的人,总算有些忌惮:“糖糖,你这么激动干嘛,坐下来坐下来,现金我现在确实没有,你说这件事怎么摆平……”说完又不满的看一眼石涧仁。

    小布衣心领神会的站起来:“你们慢慢谈,我到外面去。”

    走在绿化清新的郊野湖边时候,石涧仁终于还是开始反思自己的能力。

    作为一个专项人才,可能面对纪若棠能掌控的下属,自己能起不小的作用,帮她辨别人手,可一旦到了纪若棠自己也没法平起平坐的地步,譬如这个胡景荣,自己就算看出点什么,也于事无补,不能影响到局面,说到底在纪若棠所能提供的酒店这么个层面,自己也就只能做到这样,到底是扩展填充自己,增强出谋划策的能力,还是另寻明主,找寻更多施展机会呢?

    总还是得思考一下。

    当然也顺便静距离看了看这片小洋楼和酒店,似乎就应该是纪如青当初说用来收藏王汝南书籍的地方,小酒店的确比较高档豪华,可外面的小楼两三栋连在一起藏在绿化树荫中就冷清多了,看介绍似乎是这些装饰简洁但精美的小楼也是客房的一部分,但是卖给客户,自己要来住就自己住,不然就是酒店帮助经营赚钱。

    拿着一份酒店度假村介绍,石涧仁多少还是对这世上从来都不缺乏聪明人感叹。

    除了正面有个挺大的水库湖面,建筑之间也有不少蜿蜒溪流,虽然都是人工做的,但看起来还是很亲近自然,让离开大山的山里娃有些亲近,不过的确也没什么人住,基本上都是空荡荡的沾满雨后的泥垢在边角,但是灰尘真的少。

    也看不到什么工作人员,可能对于还不太适应这种较远距离别墅区的买家们只是当成周末度假或者投资的项目。

    算算这前后能看见的几十栋小洋楼,平均售价几十万,石涧仁对城里的房价终于有了个比较清晰的体会。

    足足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才接到纪若棠的电话把他叫回去,正好看见胡景荣站在度假村酒店的大门口跟拿着文件夹的少女握手告别。

    坐进车里的少女脸上没有喜悦,也没悲伤,自己坐在那思量了好一阵:“我卖掉了第一件妈妈的东西。”

    石涧仁有点吃惊:“卖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