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43、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石涧仁真是临危不惧的好同志,气定神闲:“喏,你看到的和你认为的,到底跟真相是不是一致呢?你这么想肯定没错,但作为一个领导,这个时候暴躁只会让你错上加错,但冷静却会让你寻求事实的真相,哪怕我是在说谎,你也能敏锐的判断真假,而不是被自己的主观情绪带着走,对不对?”

    纪若棠先把所有车窗连同天窗都打开,然后才气呼呼的抱着手臂侧身面对石涧仁正式:“好!你现在可以开始解释了!”

    石涧仁不慌不忙的从20块开始说,连同宋青云跟自己怎么认识的也讲,甚至连耿海燕的出场都没省略,才说到去酒吧写字,纪若棠已经嘟着嘴:“冷!风大,把你的西装给我披着!”她可是穿着裙装,之前充满距离感的抱手臂已经变成因为冷缩成一团。

    石涧仁啼笑皆非:“关上车窗不就行了!空调这么暖和。”说是这么说,还是靠边停车脱下自己的西装递过去。

    纪若棠脸上已经变成清丽的笑容了,满带喜悦的把西装两边交叉拉紧,还低头嗅了嗅又皱眉:“这衣服不能要了,关上窗就没法吹掉这味儿,你昨晚在哪睡的?衬衫有点皱。”

    石涧仁无所谓:“后面座位啊,开回电视台附近等电话,懒得再开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估计柳台长那么繁忙又热心工作的人估计会住在电视台附近。”结果果然没错,一早直接就在电视台接人。

    少女的感动也来得莫名其妙。使劲鼓着腮帮子含含糊糊:“阿仁……我,错了……”想伸手过去拉驾驶员的右手撒娇,石涧仁机灵的把双手都放在方向盘上紧握:“你牙齿错了。”这是在码头听过的一句俏皮话,很不屑对方的认错。

    纪若棠立刻扑到驾驶员身上使劲呲着牙娇笑:“错了?你看看我的牙哪里错开了?”声音更是好笑。但那股带着少女清晨的口齿清新香味倒是让石涧仁没一肘子打开,无奈的把车又靠边,不过纪若棠看他要靠边就弹回去咯咯咯的笑:“好了,继续说,后来怎么样。”

    没想到石涧仁真的有点贱:“喂,你这么就信了?万一刚才我全部都是编的呢?你应该保持一种姑且怀疑的谨慎态度才对啊。因为还没有得到任何证实啊。”

    纪若棠不笑了:“真的,阿仁,其实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这世上也许谁我都不相信,其实只要你解释,我都相信是真的。因为你根本就不屑于对我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对不对?”

    石涧仁帅气的打了个响指:“也对,我们之间应该相互信任,你能随时保持这种清醒就好。”

    纪若棠喃喃的做自我检讨:“我只要看见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就难以控制的立刻脑子发热,真的,我都难以控制。就算明知道你跟她们没什么,所以……你以后不许跟柳阿姨说话!她可是烈属,她丈夫牺牲在边境战场上了,一直没改嫁,你敢招惹她就是犯!”

    啧啧,光是自己说说,少女的语气就又变得激烈起来。

    石涧仁又想拿头去撞方向盘:“怎么可能!改改吧……真的,要不我只有走远点。你大多数时候是很让我觉得有潜力又有惊喜的,可唯独在这个事情上,改改,尝试改变自己。”

    纪若棠不说话了,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石涧仁接着把酒吧之后的细节都讲出来,纪若棠都有些漫不经心,可天资放在那的,石涧仁说的也许她只分了很小一部分思维,依旧记得很牢,走过总经办就叫了个助理安排去利物浦酒吧联络那位叫小泽的人,并且跟假日酒店餐饮部的人跟进,另外叫做名片的人来办公室,最后喊总经办的主管文助理一起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披着石涧仁的西装,少女堂而皇之的挽着白衬衫男人穿过酒店,让所有知道这俩一夜未归的员工更坐实了小白脸颇得恩宠的思路。

    文助理估计也觉得是这样,对石涧仁躲躲闪闪的瞟了好几回,却没想到纪若棠放两人进来以后,亲手关上门摘下西装扔垃圾桶:“阿仁跟你谈,我去洗个澡换衣服……”说着踮起脚尖亲一下石涧仁的脸,施施然的转身到书架门后的休息间了。

    石涧仁在这个时候真不太好躲开,只能借着到旁边泡了两杯参茶调整脸上表情:“坐吧,文姐,无论从年龄还是资历上来说,我跟小棠都该叫您文姐,甚至辈分更高点,但听说城里女性都喜欢喊得年轻一些。”

    文助理笑了笑,但有点生硬,看转身过来的石涧仁去了沙发那边,才选择在单人沙发上坐下。

    石涧仁放下茶杯,却出人意料的从背后拉了张会议桌边的转椅过来,反着骑跨在椅子上,双手叠在椅背上跟文助理说话:“您今年四十八岁,孩子已经上大学一年级,听说还是名牌大学,对吧?”

    正常的办公室商务谈话,会有人这么坐么?

    对于已经在职场混迹了二三十年的文助理来说,脸上的诧异是想掩盖都很难的。

    理论上来说,敢这么坐着谈话的女人绝无仅有,因为太过粗鲁不雅,而男人除了脑子缺心眼啥都不懂的新人,还有少数不拘小节的创意团队之间会这样,那就只有一些强势老板,真正掌控局面,认为这里就是他自己地盘,非常自信的局面掌控者,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坐着,而且有点像古时候男人骑马的气势汹汹,很大男子主义的风格。

    可偏生面前说出来的话却相当亲善。

    就凭这句话,也不是缺心眼能说出来的对吧?

    文助理好像忽然才意识到这个脸上经常带着贱贱傻笑的年轻人,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对……谢谢石先生关心。”

    没想到石涧仁脸上表情没变,内容却陡转直下:“胡总已经跟我单独谈了谈,从目前的情况看,你做了些不太光彩的事情,也许你认为你没错,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发生了些什么,同时我也保证会尽可能你只是平静的离开公司,而不是让我来采取一些其他手段,因为我不想你的孩子看到他母亲不光彩的那一面。”

    可能连躲在里面门缝悄悄听的纪若棠都吃了一惊。

    光凭声音她真的很难想象石涧仁会这样开门见山,又连蒙带诈的直接把事情拉到几乎没有回旋余地的地步。

    万一要是他那点看人叛变的目光错了呢,万一对方不是跟胡总,万一对方……

    没有万一,就好像石涧仁曾经教授给纪若棠那些小花招一样,对于鉴相的谋士来说,不光他们是擅长观察别人动作的,而且当然也是擅长利用这些动作的,坐姿施加无形的压力,话语既没有咄咄逼人,也没有一脸凶神恶煞的恐吓相,更多是一种我什么都知道了,就看你说不说的一切尽在掌握中感觉。

    关键还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迅猛。

    文助理可能是工作上的老油子,但未见得是个有强大心理素质的犯罪分子,几乎是一刹那就放弃了反抗的情绪,惊愕的表情让脸色煞白,喉头啊啊两下似乎黏住了:“我……他,答应帮我把孩子送出国……”

    石涧仁在心里暗叹一声,就跟自己抓住对方心理上的软肋一样,别人也有这种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