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42、到底是谁有病
    真的只是喝了杯果汁,石涧仁赶在十点前抵达了江州大学,书店基本上都关门了,豪华轿车在大学门口引来更多的目光,石涧仁觉得下回再也不开这辆车出来显摆了。

    奶茶店已经打烊,但石涧仁只是拨打了一个电话,赵子夫立刻从化妆店的里面打开了锁链,有点诧异又有点激动的推开:“您来了!”一边说一边马上转头打开了整个店面的灯光,包括外面的门头。

    石涧仁理解他的心情,笑着退后几步全面的打量了一下蓝色水滴的门脸,然后才提着三碗汤圆走进去放在人造石台面的收银台上:“我请夜宵,但有两碗是我的,还没吃晚饭呢。”

    没想到赵子夫竟然是立刻从收银台下面拿了几本杂志出来把汤圆打包袋给垫上,然后细心的抓过桌子角的抹布把沾上的那点汤汁擦干净,细心得还猫着腰借助灯光反射看桌面有没有痕迹,这让石涧仁再吃汤圆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滴了一滴水到台面上,因为赵子夫真的就眼巴巴的看着他动作,手里的抹布跃跃欲试,把传销组织挂在嘴边的行动力和危机意识体现得淋漓尽致。

    于是石涧仁连东张西望的动作都没有,吃完了两碗热乎乎的汤圆自己拎出去扔到垃圾桶里,回来对放在桌上的销售记录只翻看了一下最上面的月销售报表,了解这开业不到半个月的销售情况一片大好以后,转身对蹲在门口吃汤圆的赵子夫说:“现在该你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赵子夫有军人吃饭的风格。狼吞虎咽以后立刻放下,急着咽下去站直了开口:“开……开连锁店,林,林经理给我说了……复制我们目前的成功!”

    从他身上。其实依旧能看到传销给他留下的痕迹,有些条件反射的喜欢喊口号。

    石涧仁没批评,也不宽慰,只是指着对面那些校园外随处可见的小书店:“你不是这个店的店长……”在赵子夫脸色剧变之前补充:“你是bulleh2o的父亲,怎么让这个孩子茁壮成长,我不建议你完全听林经理的。她还年轻,和我一样年轻,所以你也不用完全听我的,但是你应该去好好的找一些营销方面的书来看,用你曾经做过传销的经历,来分辨哪些说法是骗人的。哪些是真的有用,如果非要我给你点方向,其实我建议你朝着直销努力,而不是单纯的开连锁店。”

    赵子夫差点被汤圆噎住,眼珠子都凸出来,剧烈的咳了几下,艰难的还朝着外面吐口水:“直?直销?那不就是所谓的假传销么?”

    石涧仁耸耸肩:“不管别人怎么看。既然直销真实合法的存在,而且的确能够聚集起巨大的财富,那就值得你去理解为什么别人能成功,而传销只能躲在那些小区里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根据我的所知,直销是国家严控牌照的模式,迄今也只有几家大公司有许可,但其中有什么值得借鉴的东西。发掘人性赚钱的原因,你做过传销,好好思考一下,如何不做传销,不是直销,但能利用好这个营销工具,真真切切的卖出产品赚该赚的钱,这对你才是个考验。”

    曾经无比信任或者说强迫自己信任传销的赵子夫脸色有些潮红,这是过于激动的前兆,口齿都变得不清:“可……可我担心……担心……”

    石涧仁学宋青云的动作角度,也拍拍对方肩头:“你知道传销的恶毒和可怕,那就是利用穷人想赚钱想改变命运的动力来坑人,如何正确的使用这种动力,真的帮助很多人赚钱,这就是你要思考的东西了,现在……你已经能理直气壮的说你解决了温饱,可以把老婆接到这里来一起享受家庭温暖了对不对,想想那些当初跟你一样做传销的人,你还愿不愿做传销骗人?”

    这家店投资十来万,几乎都是石涧仁给的钱,还幸好是在地震前就全部完工了,不然到现在石涧仁几乎穷得叮当响,没准儿还得找奶茶店借钱,然后打一开始,租店的合约、申请工商执照全都是用的赵子夫自己的身份,最多有些不容易申请到的,用海燕商贸公司的出面过了一下,品牌所有权之类挂在公司名下,这家店现在说好每个月一半的盈利先还债,可现在这么看起来,真的要不了几个月,赵子夫已经是个月入轻松过万的成功店主了。

    能赚这个钱,还做什么传销啊!

    说完石涧仁居然也没细看什么店里的情况,转身就走了,留下赵子夫跟喝醉了酒一样站在那摇摇晃晃,几乎看不清那个年轻人的背影走上那架黑色的轿车离开,好半晌,转头看着灯火通明的蓝色店铺,好像如梦似幻,又好像最近两个多月的努力忙碌是个神经质的幻觉,原来自己真不是一无是处,真不是只有麻醉欺骗自己,忽然觉得脸上有些老泪纵横,又很想找人倾诉,混乱的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到路边有些徒劳的:“喂……石总……”

    可石涧仁早就走了,他再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转了几圈,连庄成栋那死对头都想过,最后真的跟升温的锅炉一样,感觉眼睛鼻子都在呼呼的冒着热气,冲进店里手有些颤抖拿起那部座机拨打了最熟悉的那个电话,等了好几声才听见深夜的宿舍楼门房不耐烦的声音:“谁……啊,这么晚了!”

    小地方的确入睡时间普遍偏早,不像这大学周边还是热闹的时分,还有几个女学生居然探头探脑的走进来:“啊?这家店这么晚都开着的?看看,看看,白天太挤了……”

    赵子夫没有做手势招呼也没有驱赶,而是紧张的捧着电话:“我……我找陈淑芬……3楼的陈淑芬。”

    对面有些睡意的哦一声,但片刻就反应过来小心:“赵……老师?”

    赵子夫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听过这个称呼,眼眶更热了:“对!是我,我赵子夫,我现在在江州上班,我想找淑芬,我想接她到江州来住……我没有做传销了!我在一家化妆品公司上班,老板人很好,很照顾我,也很照顾小倩,我现在能赚钱了,我有工商执照,真的……”

    其实他不在乎那边是谁,关键是他真的很想有个人听自己倾诉。

    可惜那该死的老板,自己已经转身走了,转到北门店接了等在这里的林岳娜送她回家,这边就很简单,讨论一下销售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冬季到来产品是不是需要有什么变化,自己前些日子从奶茶店这边抽了点资金可以用化妆品店的钱来补上。

    林岳娜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工作上,舒服的在副驾驶蹦跶了几下,又要求石涧仁停车自己换到后面座位,摆足了老板的派头享受一下,还很懂行的把中间扶手放下来做慈禧太后状拖长声音:“小仁……咋……”然后自己笑得就前仰后翻了。

    石涧仁完全不懂她的笑点在哪,无辜的从后视镜看她,林岳娜还指挥他顺着老厂区工人俱乐部那边走,不少下岗工人在那边喝茶消磨时间,这胖姑娘非常嘚瑟的在各种目光中下车对石涧仁做飞吻告别:“亲爱的……回家打电话!”

    有毛病!

    结果第二天一早,接了纪若棠上车来,立刻柳眉倒竖:“谁!昨天晚上你到哪里去鬼混了!这么浓的廉价香水味!什么臭女人……”

    看那呲着小白牙的架势,要是石涧仁一句话不对,她立马儿就能扑上来咬脖子!

    喂!这是真的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