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40、时光如水,总是无言
    就是因为有这种重大关注题材,作为业务骨干的柳主播最近几乎是连轴转,所以除了跟纪若棠打过几个电话,一直没能抽出时间见面,今天也差不多只能趁着录播节目的间隙跟纪若棠聊几句,但却不愿让纪若棠马上就走,执意要留下小姑娘到自己那里去住一晚,匆匆吩咐石涧仁:“你不用管了,明天早上打电话来接糖糖就是了。”

    不在意这种久居人上的指挥口吻,光是看看对方澄清端庄的眼神,石涧仁就能放心的把纪若棠交给她,何况这小姑奶奶最近三晚其实睡得很不踏实,试试看换个阿姨陪着她怎么样,陪着纪若棠吃过演播厅的盒饭以后,石涧仁下楼开着那辆上百万的豪华轿车自己走。

    边走边考虑,去哪里呢?

    出租屋回去都没什么事儿,难道就回去睡个觉?石涧仁从性价比的考虑来说还是决定去江州大学,看看那边三家店面和账务,顺便最主要的是买点跟媒体舆论相关的书籍来看,小布衣还是习惯什么都先阅读获取知识,而现如今廉价的书籍让这种提升自己的方式性价比极高,可又有多少人能如同他这样随时保持旺盛的学习态度呢。

    可能就是耽搁这么一小会儿,单身一人穿着高级西装走过人来人往大厅,又坐在豪华轿车里的他就被人注意到了,刚打着火,就有一只白皙的手在副驾驶窗门边敲了两下,待石涧仁懵懂的放下车窗:“帅哥。能不能开车送送我啊?”娇滴滴的声音伴随一身毛绒短大衣,低伏下来的领口露出大片光滑来,还算姣好的脸蛋上石涧仁就只看出了放纵和满不在乎。

    所以他居然还犹豫了一下:“去哪?”

    这姑娘有点诧异他的反应:“嗯……市中心。”那可是商场跟酒店夜场都最多的地方。

    石涧仁用曾经出租车司机的经验判断一下路程:“不打表,20块。”

    真的。那外面准备钓凯子的姑娘差点一个趔趄摔地上去,最后骂骂咧咧的转身走了:“装什么装!消遣人哪……”

    自己对自己做个鬼脸的小布衣才不会在乎呢,驱车上路,不过这次在停车场门口再次被人叫住。

    一辆奔驰轿车正好也放下驾驶座的车窗在进入电视台区域,和正在缴停车卡的石涧仁就在岗亭那四目相对:“是你?”

    石涧仁倒不是很惊讶:“哦,宋先生您好。”

    对面当然是石涧仁从码头出来以后遇见的第一位阔绰人。拥有官家背景的宋青云宋公子,以刚才那位面容姣好的女子过来娴熟搭讪的经历看来,这位喜好女色的公子哥出现在这里真是再自然不过了。

    现在这辆百万级轿车带来的对方反应肯定不同:“什么仁……你最近混得不错啊!”

    石涧仁一点都不介意对方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别人的,有事借来开开。”看着这张轻浮的脸,他忽然不想说自己是个司机,不想让对方知晓哪怕半点纪若棠的信息。

    结果显然宋青云对他这个回应才是觉得理所当然的。笑着点点头,刚接过保安手里的停车卡,都对石涧仁摆摆手再见了,忽然停住掉头:“喂,最近有空没,再帮我写几幅字,对。有时间现在就跟我去写几幅字,我给你按……”看看那辆墨绿色的宝马车倒是换了个口吻:“你开个价儿?”

    面对这不容拒绝的倨傲口吻,石涧仁也不孤傲:“行啊,举手之劳,到哪里写?”的确没必要为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招惹一个能量不小的人,虽然他不太愿意亲近这位宋公子。

    宋青云显然是临时起意,让石涧仁等等就在停车场里掉个头出来,小布衣惊讶的发现对方车厢里已经多了四个花枝招展的姑娘。车停在他旁边的宋青云大方:“都是我朋友,有没有喜欢这位帅哥的,我这车上可有点儿挤。”

    结果真的有俩姑娘笑着上车来,还很兴奋雀跃的那种,比敲车窗那个漂亮,衣服包包看起来也更昂贵,石涧仁就不好用20块车费把别人吓唬走了。

    这回当然就是真的去市中心宋青云的那家利物浦酒吧。

    如果说第一次到这里来,石涧仁和耿妹子几乎算是懵懂的站在城市光鲜亮丽的中央,这一回开着豪华轿车的他显然得到了天壤之别的待遇,热情的侍应不顾会被碾压到脚趾头的近距离,帮忙指挥轿车停在了酒吧大门边最好的几个位置,并且殷勤的过来开门,还好已经习惯于在四星级酒店出入,不会闹出给小费的疑虑,但显然两个比他还高傲又得意的漂亮女人下车来,彻底激发了周围人看他眼光的分量,等到俩姑娘毫不顾忌的左右挽住他的手一同走上酒吧台阶,连石涧仁自己都有点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几乎一辈子都在追求名利。

    周围人艳羡的目光,让人飘飘然的虚荣心,还有软玉温香的呢喃,的确就是一味毒药,很容易让人沉迷其中的毒药。

    好在小布衣心平气和的走上去,跟满眼调笑的宋青云也不卑不亢:“宋先生要写点什么?我这会儿感觉还不错,抓住灵感写了收工。”

    宋青云可不是完全酒囊饭袋,目光里闪过一丝异色,显然对石涧仁并不沉迷在这其中的反应有些高看,笑着就招手让自己的朋友们把一张六七米的长台收拾出来:“麻烦你写张大字,要挂在门头上的那种……”

    听清要求的石涧仁有点啼笑皆非:“这……这种门头上的大字不是非要写那么大,都是先按照普通的书法大小写出来然后请那些广告字牌公司自己放大的。”

    其实宋公子是个对内相当有派头的人,不以为杵的笑:“这个我当然知道,我父亲那么喜欢题字的,但是听说真正能写出大字来的才是高手,我一直对你很有期待的。”

    石涧仁挠挠头,左右俩年轻女孩居然还抱着他的手臂挤在松软的胸口撒娇:“写嘛……写嘛……”

    拖长的嗲声让石涧仁内火攻心,不过不是别人那种色欲的火,而是想一巴掌抽过去,用胸口写你麻痹,简直有辱斯文,看来自己的养气功夫还真是有命门,只要遇见女性就容易走样。

    所以缓慢而坚决的把手抽出来,对宋青云点头:“笔呢?这可不能用普通的小毛笔。”

    宋青云显然之前就有准备,看侍者把大纸张铺好,那个宋公子亲随的黑大汉端着一支笔头都有橙子大的粗长毛笔过来,石涧仁就懒得跟他们讨论这样的新笔可能还是需要泡胶之类的废话了,只是对那大汉:“麻烦钟叔帮我找个小盆来装墨……”

    相比连他名字都忘记的宋青书,石涧仁连对方一个随从都记得一清二楚,且不说聪明愚蠢,光是这份生活的认真程度就相差甚远了。

    中年大汉有笑容回应的去张罗。

    石涧仁拿着笔适应了几下手腕,看看周围已经围满无聊观众的场面才顺口:“写什么字?”

    宋青云已经拿着一支金灿灿的签字笔在旁边的小卡片上写下来“北部区国际高新开发区”。

    嗯?石涧仁手上都顿了顿,这不就是今天中午在假日酒店附近看见的一大片待开发区域么,那锈迹斑斑的工地门口就挂着这名头的喷绘效果图,破旧不堪。

    实在是那个北部区和国际的文字冲突,当时让石涧仁记忆深刻,后来挨了一耳光都没打掉。

    原来就是这位纨绔子弟之前让自己帮他取悦父亲搞的项目?

    半年来就是这么个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