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38、精美小木桶最短的那块板
    刚到下班时间,拎着一盒慕斯蛋糕,石涧仁真的跟个游手好闲的小白脸一样走出总裁办公楼层的电梯,两个值班的总助都不稀得恭敬了,很随意的打招呼:“石先生回来了?”

    石涧仁一点都不在意,还笑眯眯的在半开放办公区打开精美的纸盒,取出两块锐角扇形的蛋糕和小勺:“新鲜的,趁热吃了,味道很不错。”

    一男一女终于脸上有点真诚的笑容:“谢谢,谢谢!”

    石涧仁收好盒子,脚下带着飘动的风格走过厚绒地毯敲敲总裁办公室的门,可可声俏皮轻浮,里面传来纪若棠很没好气的声音:“进来!”

    打开门,已经换了身正式晚装裙的少女抱着手臂:“玩得很开心哦?”

    石涧仁多察言观色的,步伐继续飘着过去在茶几上放了盒子打开:“据说是不长胖的蛋糕,水果比较多,你吃黄桃还是草莓的?”

    纪若棠已经脸上挂着霜,示意一下手里的米色移动电话:“假日酒店的面点师,我已经让人力资源部通知她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小布衣总算领教了什么叫杀伐果断,拿着透明小勺的手都停顿了一下,摇摇头:“何必呢?”不过却没为递交了辞职信的黄晓薇求情。

    纪若棠不废话,过来甩动手里的小坤包就给石涧仁屁股上一拍:“我在这边聚精会神的和别人勾心斗角,你悠哉游哉的过去泡妞。你存心气我的是不是?”

    石涧仁撇嘴起身出门:“张明孝这个大嘴巴……我有十足把握,你能控制局面,击败对方,这也能极大的增强你自信心。我们分头行事啊。”

    纪若棠唰的一下从手臂弯里变出一条银色的领带,准确的套在石涧仁脖子上,差点把转身准备出去的小布衣拉个趔趄,气呼呼的揪住他衬衫衣领开始打领带:“不高兴!就是不高兴!你怎么这么能勾搭女孩子!”

    石涧仁尽量仰起脖子,不然自己的嘴都要碰到姑娘的额头了:“你还别说,我都觉得纳闷。真的,那位面点师一见面就给了我一巴掌,你看你看。”

    纪若棠真的踮起高跟鞋认真观察:“呸!你脸皮这么厚,打了都没印子,肯定又是你去招惹别人!”

    石涧仁冤枉:“又?为什么是又?我招惹过谁?你,还是王书记?还是谁?”

    纪若棠终于扑哧一声笑出来:“就是!你就招惹我。故意站在一群臭烘烘的棒棒中间招惹我!”

    石涧仁郁闷:“说得我好像搔首弄姿的在卖弄风情!”

    纪若棠的笑容就止不住了:“就是!你就是!”一边说,一边就把扎好的领带角挑起来在石涧仁脸上挠。

    石涧仁躲开出门,纪若棠居然就不松开领带,不过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就收起那明媚的笑容,冷冰冰的……拖着石涧仁走。

    搞得外面正准备打招呼的两位助理一边忙着放下蛋糕抹嘴,一边又想收回去装着没看见,还得忍住笑。

    纪若棠冷若冰霜:“公司给你们值班工资是让你们在这里吃蛋糕的?明天自己给人力资源部交考评。”目光根本就不看。直接奔着电梯去,这下两名年轻助理更是噤若寒蝉的站在那紧张,只有石涧仁被拽着脖子还勉力对别人笑:“对不起,对不起……真不是故意的。”

    俩倒霉的助理站在那真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直到电梯门关上,纪若棠才伸手帮石涧仁重新把领带整理好:“我就应该这样,对吧?”

    石涧仁也对着电梯不锈钢门整理下西装:“过犹不及,严格到严厉的地步,就跟你母亲一样了。”

    纪若棠避开摄像头嘟嘴:“如果你对我好好的。我就是个完美又完整的女人。”

    石涧仁不接招:“慢慢来,酒店、集团内部的关系理顺了,招聘一个好的总经理,你要学会放松自己,以平和的心态面对人生,你的人生不是只有这个酒店……”

    纪若棠干脆打断:“我的人生就是你陪着的!”

    石涧仁举起手指准备滔滔不绝的,给噎住。

    电梯门打开了,慈眉善目的大堂清洁阿姨低头致意:“纪小姐好,石先生好。”

    纪若棠这时候就平和:“辛苦了。”

    石涧仁更多一步:“付阿姨辛苦了。”

    抬起头来的阿姨笑得真是温和,点点头又继续一手笤帚一手垃圾桶的走远了。

    纪若棠瞥石涧仁一眼小声:“你是不是对所有女人都这么温柔下细的?”

    石涧仁悲愤得想捶旁边的墙壁:“来!整个大堂十五个当班员工,你问问我哪个不认识?”

    纪若棠不屑:“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前台那几个美女,加上大堂副理,一个个水灵灵的,你当然都牢记在胸!”

    石涧仁终于无语了,默默的跟着纪若棠穿过大堂,接受一路上员工的致意,他都低着头。

    走出大门,那辆纪如青原来的宝马728l已经停在那里,张明孝亲自从驾驶座下来帮纪若棠开门,对石涧仁努嘴:“我可以下班了吧,一帮豁车的朋友等我吃火锅呢。”

    石涧仁不记他打小报告的仇,笑着点头去当司机。

    于是修长车身的高级车刚刚驶出酒店范围,纪若棠就从后座翻到前面来坐下,动作跟她的晚装裙很不匹配:“真的,不能怪我小心眼,我一听见你跟假日酒店的什么蛋糕之花混到一起,就心烦意乱!”

    石涧仁刚要解释,电话铃响,弹开盖是洪巧云的声音:“感谢你派司机送我们出发,辗转二十多个小时,我们已经顺利抵达法兰克福了,就是给你报个平安,来,你说两句不?”因为出发在中午,还要去首都转机,忙得不可开交的石涧仁托张明孝的司机去送的人,本来纪若棠很满意他的表态。

    和去香港的时候截然不同,赵倩说着谢谢洪老师接过了电话,带着疲惫和兴奋交杂的情绪:“到了,真的是外国,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石涧仁嗯一声,听着那边赵倩叽叽喳喳的描述自己也没见过的场景,他其实也是很感兴趣的,但更是为了让旁边又开始瞪眼鼓腮帮子的少女明白道理,就不打断不挂断的听着,偶尔还嗯一下表示自己在听,所以赵倩就更不在乎洪巧云的电话费,洪巧云也中途拿过去说几句。

    持续了十多分钟,石涧仁都看见了目的地,才叮嘱两句注意安全和多学习,挂上电话,纪若棠双手握成拳头,几乎能嘎吱嘎吱作响的那种力度,充满了愤怒的看着他:“你……你故意的!”

    石涧仁在保安的指挥下把车停在车位上:“对,我就是要锤炼你这个问题,第一,为这种事情生气,心神大乱非常没有必要,这是你到现在为止最让我觉得短板的问题,如果你不解决好这个心态上的缺陷,未来会出大事,第二,我说最后一次,我要看到的是为母亲遗愿做到成功的纪若棠,我要的是知道我在干嘛的那个纪若棠,而不是成天鸡肠小肚纠结在男女之情上的纪若棠,我跟你是合作伙伴关系而不是男女关系!”

    说完居然自己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就下去了!

    纪若棠看着那个站在车头前毫不妥协,也没什么表情的男人,使劲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来,就好像刚才的愤怒化为乌有一般,抿了抿嘴唇下车,整整裙装站在石涧仁面前,像个在父亲面前的孩子一样:“是我错了,对不起。”

    她这调整情绪的能力也非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