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35、一思量,自难忘
    石涧仁不过是趁着被撵出门的刹那,两人凑近的口耳之间小声:“胡总,应该就是他,和文助理有好几次心领神会的眼神交流……你自己观察把握,很有趣。”

    听着怒火万丈的纪若棠眼神却柔情流转,飞快嘟嘴做了个飞吻的动作,转头已是满脸严霜的朝着总裁座位走过去。

    这样一个小花招,让心里有底的情况下,又从容的掌控了整个谈话的气氛。

    自己的男人已经帮自己足够多了,纪若棠很有信心再打个胜仗。

    石涧仁却在外面走廊上,两三个总经办助理偷偷摸摸的讪讪窥视中,悻悻的摸摸头,装着很不在意的模样,一口吃了剩下的芒果蛋糕,把碟子放在半开放的总经办前台处:“哼!她找我就说出去玩了……”

    把个不成器的小白脸形象演绎得入木三分。

    坐着后面略显简陋的员工电梯一直下到车库,偌大个地下车库里基本上都是客人和集团自己的小型车辆,顺着下面保安殷勤的指点带路,石涧仁在车库的角落里找到了正跟几个维修工蹲在一起的张明孝。

    堂堂一个酒店集团的保安部主管,上班时间不务正业却喜欢跟几个汽车修理工厮混,换做其他老板多半都会脸黑,但纪如青明显却对他很纵容。

    石涧仁给纪若棠说的就是,看地震发生的那天,各个部门乱作一团,保安们还都能各尽其责的在岗位上引导入住客人到安全地段。就凭这个他这主管就是合格的。

    不是说非要把自己弄得忙到脚板飞上天才叫尽责,能忙里偷闲都把工作做好的真是能人,当然保安部也没多少开拓性的复杂事物。

    张明孝连忙擦着手站起来,到处都是油污他居然还可以叼着烟。旁边的保安赶紧狗腿的帮他摘下烟头来:“孝哥一般不许我们抽烟的!”四星级酒店对抽烟管理非常严格,随处可见禁止吸烟的小贴士。

    张明孝却笑骂自己的下属:“阿仁不是那种迂脑壳,去去去,做好自己的事情去……”转头过来对石涧仁嘿嘿竖大拇指:“今天中午的军车看到了!牛x!齐定海就是个卖摇头丸起家的烂眼,到处豁关系抱大腿,最怕就是穿军装的!”他原来还以为要自己冲上阵。却被眼前这个小年轻不做声不做气的解决,至于那点酒席餐费……比起打杀纠缠可能造成的后果,真是不值一提,开饭店的还怕饭菜贵?

    石涧仁不自夸,伸头看那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小车:“不是什么高级车吧?”

    张明孝得意:“我这点工资也就能玩这个,国产飞腾。实际上就是日本原装的帕杰罗io,别看这车便宜又小,超选四驱越野能力非常强,改装了也能跟着高手们去喝喝汤……”

    石涧仁对越野车有好印象:“上回老朱开车去接我,这次去灾区你借的车,都是好车吧?”

    张明孝如数家珍:“那都得五六十万,我这个才十万……还是二手的……绝对没有侵占公司利益。老子最恨这种人……”说着两人已经走到停车位上,保安主管介绍:“这次在灾区折了四部车,我从威斯顿假日酒店那边调了四辆回来补上,还是十九辆……纪总一直说的,十九辆车,十八个停车位,要就要发。”

    四十出头的汉子,说到这个慢吞吞的伸手在旁边那些擦得一尘不染的轿车上无意识的划过。

    就凭这。这条汉子就是个重情义的人,石涧仁笑着拍拍对方肩膀:“好了,大老爷们……难道你暗恋纪总?”

    张明孝好像被踩了猫儿尾巴一样炸开差点跳起来:“你个狗日的不识好人心……”

    石涧仁哈哈大笑的让气氛不那么伤感:“走了走了,一看你就心虚。”

    张明孝扑上来差点把石涧仁拖着打一顿。

    这小布衣真是,三两句话就把别人撩拨得,看来男女通杀啊。

    不过嬉闹之后,张明孝还是开了一辆更不起眼的银灰色两厢车带上石涧仁出发:“我就是纪总最早的司机,看着她从一个小干部下海到今天……我这种没文化的无所谓,千万别坏了她的名声。”

    石涧仁笑着靠在副驾驶:“仗义每多屠狗辈这句和谐,百思不得其解,负心多是读书人。”

    张明孝鄙视他:“又来了,你每回跟我简单点说好不好?糖糖信得过你,那你不需要给我解释弯弯绕绕,直接说怎么做就行了!”

    石涧仁揭露他:“装傻嘛,你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开车的保安部主管就嘿嘿嘿的开始介绍屁股下的车:“这才是我自己的,平时上下班开这个,福特福克斯,稍微改装过,小钢炮的力量感很强的,来,推个背,走你!拉轰吧?!”

    石涧仁却打击汽车爱好者的积极性:“请严格遵守交通规则,按照当前车速行驶,我不着急。”

    四十多岁的男人简直跟泼了盆冰水似的:“你!糖糖跟你在一起肯定很没趣!你才多大点年纪,跟个老头儿似的无欲无求!”

    石涧仁真的好像老僧入定的坐在那开始翻看挡风玻璃下拿过来的一叠文件,张明孝长叹一口气,放慢了车速方便他。

    这专业司机的眼力真不错。

    他俩就是去另一家酒店,纪若棠现在把所有精力放在整顿集团管理层和高层内忧外患上,所以按照先后次序,必须是先威斯顿大酒店这个根据地站住了,让纪若棠有个跟内外唇枪舌剑,明刀暗箭的场地了,才能伸手到另一家威斯顿假日酒店,接着才是另外两家威斯顿品牌酒店,最后才是威斯顿度假村酒店。

    所以说,这个时候才体现出来,张明孝这个保安部主管的重要性,作为集团公司的保安部头头,他几乎是所有主管中唯一在每家酒店都有人手可供调配的,而且他那种略带江湖气的管理风格,让他的保安们自成体系,并不怎么受到其他酒店所有权关系的影响,哪怕那后面三家酒店不全部都是他的保安人员,但起码能随时得到很多准确的实时动态。

    石涧仁当初在地震发生后,走过消防通道交浅言深的那几句话,还是很有针对性的,全靠他看人准。

    相比老旧的铁西区,靠近高速公路边的石桥区,还有以教育为主的平坝区,假日酒店所处的北部区才是发展最为崭新的,到处都是新房子和在建工地,低头翻阅酒店主管个人资料的石涧仁也偶尔抬头看看外面的景色:“这边的酒店入驻率为什么不高?”

    张明孝也不是很懂业务:“纪总一直也花了力气在抓的,可她说这边是未来看好,现在你看看,酒店周围到处都是工地,还要有几年的时间才能配套完善,她不过是抢在之前以低成本收购了这栋烂尾楼然后改造成酒店,不过连裙楼下面都是空着的没人用……”

    石涧仁不得不佩服那个女人的商业布局眼光,远远的那栋二三十层的大楼,鹤立鸡群般在下午的冬日余晖中熠熠生辉,很明显纪如青在几年前就开始运作这个酒店完成到现在,看看周围的布局跟密集工地吧,一旦等这个片区完善了,光是这栋酒店本身的价值就会成倍的增长……

    有时候能力太强真的会遭天妒,石涧仁决定自己以后要收敛点。

    他也真是够自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