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33、好漂亮的糖糖
    穿着皮夹克,里面黑色紧身t恤上挂着金灿灿的大链子,齐定海充满轻蔑的看了眼站在沙发边的石涧仁,根本就不理睬他,好像老虎戏耍小猫一样,慢慢的撕,目光肆无忌惮的在纪若棠脸上转悠,很无理的那种要用目光剥衣服的力度,特别是在少女那件黑色套裙的打底衫胸口反复贪婪的扫视。

    和前两天都是穿着比较柔弱的黑色时装裙不同,今天纪若棠特别换上了很职业味儿的套裙,就是希望能用比较正式的商业态度面对对方。

    真的,换做一个月前的纪若棠可能不会暴怒,但也会选择撒娇的躲避,而现在她无处可躲,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对方。

    如果说以前纪若棠的眼神特点全都集中在笑意上,现在却隐隐有种空灵,当然齐定海看不懂这种空灵,他只能看出来那种似乎从自己头上擦过去的目光,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就好像他现在穿金戴银却依旧有很多人偷偷看不起他一样!

    这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齐定海知道自己学不来也学不像,但心头里的怒火倒是越发狂旺,刚才强行装出来的那种倨傲很快就压不住,就借着这股火气:“我把话撩在这里,不拿一千万的现金,就是拿酒店的股份!不然的话,老子连你一起收拾了!”说完就把手里的废纸条揉成团朝着面前的少女脸上砸过去!

    这就是目前国内做生意很让人诟病的一些地方,国外或者老祖宗们传承的那些商业规矩、做人底线在现在的暴发户或者某些阶层的扭曲下。毫无契约精神可言,随时都可能翻脸,还根本就不尊重人。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石涧仁只见了这个齐总一眼,就对纪如青跟他一起合伙做生意。有种与虎谋皮的感觉,倒不是这人有多强大,而是这种人没底线!

    不管怎么说,双方坐在这里商业谈判,不管内容如何,双方起码的人格尊重是要有的。哪有这样刻意侮辱对方的行为呢?

    石涧仁的手指动了一下,但是忍住了。

    可以说对方就是在挑衅,挑衅一个可以立刻大打出手的借口,更多这也不是自己伸手打斗能帮纪若棠解决的问题。

    纪若棠好像拂掉面前一只蚊子一样,伸手挡掉了纸团:“齐总,以前我叫你一声齐叔叔。是因为我母亲在与你合作,但是地震发生了,我的母亲也遇难了,这个项目虽然是我母亲牵头,但她并不负有对任何人人身安全的责任,如果你觉得清塘集团应该为此赔偿,请向法院提起诉讼……”

    齐定海唰的一下抓起茶几上的水晶玻璃烟灰缸重重的飞出去。一声闷响砸在墙上,把贴着墙纸的墙面顿时砸了个洞,但是沉重的烟灰缸掉在地毯上居然没有摔碎,好像充满嘲笑的囫囵滚开了,这让齐定海发飙的气势都受到点影响:“诉讼你妈x!老子的亲兄弟!还有那些弟兄跟着你妈那个x子养的进山,死在里面不该你赔谁赔!你陪老子睡觉都赔不起!”

    这哪里是做生意,土匪还差不多,可偏偏这种人。在现在的社会商界比比皆是,可以说很多先富起来的都是这种不择手段不要脸的家伙!

    纪若棠看来是真的信了石涧仁那一套,面对这样的辱骂,连脸都没红,甚至不跟对方争吵,只是把双手抱起来身体微微后仰,但能看见她交叉抓住自己细细胳膊的两只手手指略微有点发白,那是用力捏住自己手臂的反应。

    人生发展路上,从来都不是只有鲜花和掌声,只有那些心理承受能力极差,不愿面对现实的懦夫,才会逃避这样的现实。

    而实际上成功的人,都是在这样的压力下逐渐成长,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只有压力足够大,喷泉才会飞得足够高。

    石涧仁很满意纪若棠现在的承压能力。

    纪若棠也轻轻扬起点下巴,稍微侧头,就能看见石涧仁站在沙发侧面,专注的目光看着自己跟对方,她的心仿佛就安定下来,手指的用力都消失了,重新看着对面破口大骂发飙的齐定海,好像看猴戏一样看着对方。

    这是什么年代了?

    纵然手眼通天,也没谁能在全国都关注这样地震大事的时候,借着这样的事情讹诈!

    这是对方明白通过司法系统,哪怕有关系有路子,也不可能讨到什么好处的情况,开始撒泼。

    正如同石涧仁给纪若棠灌输的那样,威不足则多怒,对方没底气才会这样虚张声势的胡闹,两人一坐一站同样都静静的看着对方。

    齐定海又在桌子上抓东西,纪若棠也终于再次开口:“齐总,如果你再无理取闹,我只有报警,我给你个明确的态度,包括这面墙壁的维修清单,我都会派律师交到你公司,我们两家之间以前所有的合作协议就此作废。”

    如果说齐定海真是个没头脑的混子,可能他就真的冲跳起来动手了,但石涧仁对他的判断,既然他能走到这一步,转过头也许在某些人面前他就是条趋炎附势的狗,这种人就算面前破口大骂都是在造势,真的动手么……那几个随从都站起来了,齐定海却还是没动手。

    也许石涧仁就在等着他动手吧,他站在这里的目的就是帮纪若棠挡住万不得已的场面,不然让她自己独立面对更有效果。

    齐定海可能没想到纪若棠居然这么说,楞了一下很有些狂妄的哈哈大笑:“报警?你给谁报警?哪个所,哪个分局?还是江州市局局长?要不要我把施局长请来坐在这里再跟你谈晚上陪谁睡?!你个小婊子x的,跟老子耍花腔,喊老子等到今天跟你谈,结果什么不吭一声?你做梦!老子叫你酒店都开不下去……”

    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这时候,石涧仁的裤兜里终于感觉到那部超薄移动电话震动一下,信号来了。

    纪若棠显然也同时收到了,摇摇头站起来:“看来现在真是没法谈,午餐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齐叔叔还是先一起尝尝我们酒店的新菜品?”说完自顾自就朝着大门走过去,齐定海再次被她这近似于逃跑的路数楞了一下,连忙跟着起来,石涧仁却恰到好处的隔在中间跟出去,那几个齐定海的随从当然也没落下。

    电梯间的助理惊疑不定的帮忙按住了电梯门,石涧仁走进去就把纪若棠挡在自己身侧,齐定海满嘴不干净的跟着走进来,只是顺着纪若棠扬起的下巴看见那台监控摄像头,忍住没在这里推攘动手,几个随从不怀好意的围住这对年轻男女。

    也许在他们看来,这种带着道上风格的恐吓,能让绝大多数商人都噤若寒蝉了吧。

    纪若棠却依旧面色不改的看着摄像头和跳动的数字,只是藏在石涧仁身后的手,竟然悄悄顺着石涧仁的西装后摆,伸到他的腰间,死死的抓住了他的皮带后面,或许这是她获取心灵力量的最大源泉。

    短短的时间叮一声打开电梯门,原本应该典雅豪华的高级餐厅楼道上,居然人声鼎沸!

    而且让齐定海瞠目结舌的这站着几十个人居然全部都身穿军装!

    从看见石涧仁和纪若棠的那一刻,几乎都笑着欢呼起来:“糖糖!”

    “好漂亮的糖糖!”

    “来给叔叔抱一个……”

    “滚开!不许你那脏手碰我们的吉祥物……”

    就连石涧仁走出来,也是挨个跟他拥抱:“阿仁,我们退伍以后能不能到你们两口子这里来打工啊……”

    “别丢了我们英雄部队的脸……好歹也要来当个主管,对不对?!”

    看着这些人热情洋溢的动作,齐定海简直有种走进土匪窝的感觉,好像无数把刀斧都架在自己脖子上,可还不得不跟在这两人后面看他们挨个拥抱握手走过去,等走过敞开大门的宴会大厅时候,他们差点没晕过去,里面更是坐满了好几百名橄榄绿的军装!

    在门口的喧闹声中一起转头,对着这边高声欢呼起来:“糖糖……”

    你是玩黑道的么?关系很强悍么?

    来,有种把全国人民都买通,有种把所有军人都买通,有种把生死与共从同一条战线上回来的热血男儿全都摆平!

    不就是玩点黑道spy么,看把你能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