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31、在浮光掠影里等你
    晚餐基本是在英语对话和西餐礼仪培训中度过的,纪若棠果然既没耿妹子那种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也没赵倩让人怜惜的柔弱,就是气定神闲的……有点像在放风筝,若近若远的拉着,时不时的调整一下,她还蛮享受这种控制感的,如何在石涧仁不反感不尴尬的界限上游走,其实的确有点小刺激。

    所以到睡觉的时候,两人就各睡一间房了,办公室这边的三人真皮沙发对石涧仁来说宽大得绰绰有余,纪若棠也只是要求中间的门一直开着,反而休息室独立朝着走廊的门被她反锁了好几遍还要石涧仁用保险柜顶住。

    她当然也不会帮石涧仁整理寝具,但酒店里最不缺就是这个,石涧仁麻溜的给自己收拾好舒舒服服的躺进被窝,感受酒店的中央空调和高级记忆海绵枕头的神奇,几分钟就入睡了。

    好像除了前往灾区那个晚上思考各种事务有点辗转反侧,石涧仁从来就没有失眠的情况。

    但到了半夜,像被什么暗示了一般忽然睁开眼睛,然后被坐在旁边单人沙发上的少女身影给吓了一跳!

    长发披在两侧,身上白色的睡裙,在关了大灯只有几个脚灯的办公室昏暗状况下,真的很有恐怖效果,但石涧仁显然只是被第一眼给惊醒了瞌睡:“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低头看看十几块的电子表,真的,这么便宜还有夜光功能。一摁就屏幕就清晰的变亮:“三点半……怎么了?”

    纪若棠没悲悲切切,只平铺直叙:“梦到妈妈了,一个人睡不着。”

    从小习惯了一个人睡觉的少女,其实从母亲去世以后。基本都有人在陪伴,几乎每晚都是跟王雪琴在一起入睡的,还别说那位姑娘才是真有些母亲光环。

    石涧仁挠头,谋士为了明主呕心沥血干什么都是可以的,上刀山下火海那简直都是小菜一碟,但是男女主从间还要陪睡么:“那……我给你去叫杯牛奶?”刚才睡前。服务员还专门来给新总裁送了杯牛奶说是帮助睡眠,这个给山里来的穷孩子很深刻印象。

    纪若棠无声的摇摇头,收起光着的脚丫子到沙发上,用睡裙罩住膝盖,坐在那一动不动,石涧仁是不会有揽入怀中安慰的动作。也只能坐起来裹住被子发呆,造型都差不多。

    不知道过了好久少女才幽幽的发声:“你一点都不知道你爸爸妈妈的情况?”

    石涧仁想了想:“不知道,也从来没问过师父,其实我到底是不是山涧石头缝里捡到的,那也未见得,随便捡个孩子就有我这么聪明?我觉得不太可能吧?”

    纪若棠终于被他的自恋给惊讶了:“你……难道认为你是你师父选中了偷来拐走的?”

    石涧仁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说不一定,他肯定看我天资聪明。能够继承他的衣钵,才念念不忘的把我带走。”

    少女嘻嘻的笑起来:“那你不恨他?让你没了爸爸妈妈。”

    石涧仁真的平静:“这都是我偶尔瞎想的,不过追究这些东西不过是庸人自扰,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啊,就好像你,现在第一不要沉浸在失去母亲的悲伤里,第二不要浪费在情啊爱什么的里面,一定能把这个企业做好。”

    纪若棠却不跟他讨论企业:“女人总想有个安全的港湾。这是妈妈经常给我说的,她天天经历那些所谓的风光,我都看在眼里,也没什么了不起。”

    石涧仁笑着指指周围:“可这样的生活绝大多数人认为就是成功的,好多人梦寐以求的都是这样。”

    纪若棠下巴放在膝盖上:“我知道我这么说有些矫情,可妈妈从来就没快乐过,这跟钱多钱少没关系,那个张姐我看也是一个人带着孩子,有时候我看她的快乐还来得简单一些。”

    石涧仁想了想,似乎张季岚的确最近气色好多了,基本看见人都笑呵呵的,特别是儿子被转到家附近一所小学读书,彻底离开了原来那个机械厂的生活圈子以后,脸上有发自内心的快乐。

    纪若棠在偷偷观察他的表情:“如果没有你,我现在会是什么样一团糟的生活我很清楚,所以你已经走进我的生活里,不可能抹去,也许你现在还觉得谈恋爱男女之情是浪费时间,我不着急,我愿意陪着你慢慢走,你也会一直保护着我,对吗?”

    这姑娘明显分寸感就掌握得太好了。

    石涧仁挠挠头:“你还是早点睡觉吧,明天要面对很多人。”

    纪若棠顺理成章:“你哄着我睡,一个人怕!”

    可怜的谋士睁大眼,对自己的服务范畴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最后是女总裁心满意足的缩在皮沙发的被窝里睡着了,石涧仁无奈的靠在旁边沙发上打盹,手还得牵着!

    姑且先让这失去母亲的少女适应两天吧。

    话说能在这样到处都是母亲气息的环境里生活,已经需要莫大的勇气了。

    赵倩还真是没说错,他对好看的姑娘就是心软,还好这房间里不用考虑温度的问题。

    所以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的精神头的确比纪若棠差点,在叽叽喳喳蹦跳穿梭的少女指挥下把自己的被褥收进衣帽间时候还有点嘟哝:“不是连八点都没到,你约的是十点啊……”

    再出来看见床上已经摆了整套的西装衬衫,已经咬着牙刷冲进卫生间的少女匆忙:“先穿这套,回头我们到八一路那边给你定做两套,等到平京和沪海的时候,再定做几身国外品牌的。”

    有点出乎故意让自己匆忙起来的少女意料,石涧仁并不抗拒这样的福利,也许在谋士看来,主公提供什么样的工作服都是应该的吧,所以偷偷瞟着外面的纪若棠发现那身影只消失了一会儿,再探头,石涧仁已经换上了白衬衫搭配的黑西装,这可不是之前随便在商场买来装样子的档次,酒店男装店卖的都是些死贵的假高级货,唬人还是很够的,不顾脸上还带着洗脸的水花,纪若棠连忙跑出去帮石涧仁打领带:“以后每天都要这么穿,都要我给你打领带,好不好?”

    石涧仁只无声的低头看了一遍,等纪若棠回去擦护肤品,他就拆开来重复一遍:“这有什么难的?”

    气得纪若棠差点把手里的红色玻璃瓶给不懂浪漫的家伙砸过去!

    但高级货还是有高级货的理由,起码一贯都带点山野气息的小布衣被这样带垫肩的双排扣西装一收拾,他本来就高大肩宽,这会儿更有蜂腰猿背的感觉,加上高级皮鞋带来的精气神,纪若棠快速的在自己脸上点着精华水,心满意足:“马上!我们去七楼……”

    七楼有酒店自己的美容美发中心,整整近两小时,石涧仁终于见识了纪若棠那一头在石龙镇一直散乱的长发怎么变成丝滑直顺的,他估计这就是耿妹子一直念念不忘的离子烫。

    当然与此同时,女总裁的脸上更是经历多重打理,三个技师忙得团团转,然后只有一位美发师给石涧仁把整个发型跟胡须做了精修细整,石涧仁哭笑不得的看见自己在灾区积累的那点胡须又被收拾成了型男风格,当然比上回纪若棠的手法精细多了。

    有位技师还想给他脸上也捯饬捯饬,被石涧仁严正拒绝了,最后他坐在旁边吃早点。

    纪若棠是走出美容中心的间隙,才喝了杯果汁从他盘子里拿了块慕斯蛋糕。

    当回到星级酒店这个环境以后,纪若棠那些个“娇生惯养”的习惯终于开始展露出来。

    最后两人站在总裁办公室迎接来自各方的冲击。

    等待的几分钟里,石涧仁抓紧把最后四块蛋糕吃了,真心觉得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蛋糕。

    他决定有空去拜访一下高级酒店的厨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