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27、细节决定成败
    站在电梯里没有对话动作,只是静静用眼神交错的两人,叮一声站在打开的电梯门口,董事长办公室的行政助理们已经齐刷刷的站在门外迎接,就跟石涧仁第一次从纪如青的办公室里出来看到的差不多,好像少了两三个,十二个男女,年纪从二十多岁到四五十岁分布很开,文助理现在的气质比上次看见要好得多,脸上的妆比较重,戴着一副暗红色边框眼镜,带着所有的同事表情严肃:“欢迎您回来,纪小姐,我们对纪总的遇难感到非常悲痛……”听那语气,要马上就哭出来也不难,还真有两个立刻就有点哽咽的。

    纪若棠却没有跟着这样的情绪走:“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生老病死是正常的,我已经在现场祭奠过母亲,陪了她十二天,现在收起所有的情绪,保证清塘集团未来的持续展,保证这个拥有一千二百名员工的集团,所有员工能够共同成长和过上更好的生活,才是各位应该跟我一起努力的方向,吴律师到了么?”

    包括文助理都有些猝不及防,上一回看见纪若棠在停车场召集主管们,也只是结结巴巴的重复几句让大家不要慌乱而已,现在明显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四十多岁的管家转头看向石涧仁,却现上回打主力的这个年轻男人,这会儿抱着手臂笑眯眯的站在电梯门边,也正把目光看着她,有些诧异的点点头把目光移开了。

    因为纪若棠似乎一直都处在运动中,说完这几句话就近开始握手:“吴秘书,你主要负责集团内部联络的,请安排人力资源部、后勤工程部、财务部、保安部、餐饮部、市场部、客房部的经理今天稍晚下班,六点整到总经办会议室等着开会,朱秘书,你联络公司三位副总,四位集团股东明天上午十点整到总经办会议室开会,谢谢黄助理在石龙镇跟我们一起的努力,谢谢,谢谢陈助理……”

    十二个人挨个握手,这些久经职场考验的老油子居然和大堂那些员工感受差不多,面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居然迸出一股让他们觉得很难以置信的压力感。

    只有石涧仁微笑着看纪若棠的动作,捕捉她那刻意从右侧开始握手的顺序,可能也没人注意到她脚下移动的左脚,每次都故意朝前压一步。

    对于习惯了右手握手的人来说,从左至右几乎是个顺理成章的动作,后面的人是下意识的侧身等着,但换个方向,几乎后面所有人都会看着前面握手的场景跟对话动作,纪若棠再这么每个人都朝前压一步左脚,握手者不得不往后退一步,然后跟在后面的人都下意识的会调整队形!

    变相的有种下意识的集体服从感!

    最后握到文助理的时候,她比之前站的地方已经后退了两米多!

    纪若棠的手指轻柔温凉,带着春风拂面般的感受给了这些高级助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点甚至是纪如青都未曾给予过他们的记忆。

    不过要是他们知道这小姑娘过去十来天,几乎每天都要给几百近千人送盒饭、握手、安慰,也许就不难理解在石涧仁的教导下,会蜕变成什么样子了。

    话说历史上最会笼络人心的那些明主,无一不是这方面的高手,只是或坦诚、或亲善、或豪迈的不同款式罢了。

    这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看着那踩着厚绒地毯自信而过的少女身影,朝着以前的董事长办公室走过去。

    大多数人都有点懵,也许真没想过这小姑娘会直接站到前台来吧?

    这样的诧异下,有几个人摸出了移动电话,石涧仁都站在最后面看着。

    当然,立刻有人意识到了这点,没人打电话,又把目光转移到这个不起眼的男人身上来。

    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已经打开了,石涧仁在派出所见过的那位吴律师正跟另外两个男女站在大门口表情严肃的等着,这时候纪若棠才轻轻转身,越过中间的助理把目光投放到石涧仁这边来。

    所以石涧仁没抱着手臂了,笑着在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中点头穿过,但却在进门前示意:“等等保安部的张主管一起?”

    纪若棠居然不是言听计从的那种,所有人都看见她皱了皱眉:“那你在外面等他,抓紧点。”

    石涧仁恭敬的嗯。

    其实也就三两分钟,保安部的头头顶着一脑门子汗从另一部工作电梯匆忙过来:“刚刚才得到通知,狗日的……”

    石涧仁温润的点头低声:“回头再说。”伸手推开门,两人一起走进去。

    留下外面的助理秘书们对这位神秘的前老板女婿地位,充满了猜测。

    总经办只有文助理一个人坐在里面,三位法律方面的专家跟纪若棠一起坐在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边,张明孝肥壮的身躯这时候有点佝偻的跟在石涧仁的旁边,其实从这个动作就能看出他下意识对小布衣表现出服从的态度,所以里面坐着的几个人都下意识多看了两人几眼,石涧仁却把后面的保安部主管让出来,很客气的请他坐到文助理旁边,自己孤零零的坐在椭圆形桌子的末端,很没地位的模样,而且他接着就起身主动开始倒茶的行为,又让人觉得他是不是只会谄媚溜须,靠着对女人殷勤嘴甜才能上位,所以在派出所还救过他一回的吴律师随意的点点头,就开始对纪若棠罗列法务继承等方面的文件。

    十二天,足够石涧仁在石龙镇做很多事情了,军警工程人员也在第八天左右用人工浮桥连通了对面的两个乡村,石涧仁带着纪若棠过去看过现场的,王雪琴亲自给他们指引了外来公司的车队应该停在什么地方,包括这一带唯一有点档次可以入住的度假村农家乐彻底的被垮塌山体掩埋,深深的掩埋,石涧仁顺着山涧岩石爬下去,最终也只能看到一辆黑色商务车的尾门给挤得纸片一样,隶属于清塘集团的车牌号证明了一点侥幸都没有。

    站在那一片没有任何生命幸存的地方,只能说纪如青在突如其来的摇晃和山体崩塌刹那,移动通讯系统马上就要被摧毁的一两秒之间,第一反应就是把女儿交给了石涧仁,而不是自己的生命或者财产。

    也许唯有母爱才会如此伟大。

    不过现阶段整个灾区都还是抢救伤员和活人的重要时刻,挖掘必须要等到下一步,所以在黑石子乡艰难找到的目击者证明了的确几部外来投资商的车和人都在这里被掩埋以后,王雪琴代表当地政府出具了死亡证明。

    本来这一步也是要等到后面逐渐清理完成的,但显然清塘集团这么大的商业机构不可一日无,凭借这个手续,纪若棠才能顺利继承纪如青留下的产业。

    非常明晰的遗产关系,正因为自己跟女儿是相依为命,纪如青从一开始就把关系理得非常明白,清塘集团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存在,其实也没有集团公司这么一个正式的法律说法,和很多集团公司是先有大公司然后多元化展开子公司不同,清塘集团就是名义上的几家酒店成立联盟,纪如青以个人股东的名义在其余三家酒店里面占股,唯有两家威斯顿酒店是她以自己和女儿的名义成立的独立公司,纪若棠非常明确的以继受取得,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今天凌晨刚满十八岁的纪若棠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可以按照法律继承母亲的公司和财产。

    当表情平静的少女在一大叠文件上签字以后,这就意味着她已经从女高中生直接变成两家资产几千万的四星级酒店企业法人,同时还拥有三家其他四星级酒店份额不等的股份。

    没有人可以跟她争夺这听起来过亿的资产。

    关键这财产就没什么现钱!

    稍微解释一下,因为6月3号到8号,我要去参加个会,担心没法码字断更,所以这段时间不加更,只要过了8号一切顺利,就会补上加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