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225、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破面包车重新开进明珠苑的时候,保安差点没认出来这两人,撵人的手都举起来了,纪若棠勾开点丝探头:“小刘叔叔,我是别院三号楼的业主。”

    保安可能更惊讶的是她这种说话的平和语气,忙不迭的开门:“不是糖糖么……好久不见了,度假去了吧,地震呢……”

    纪若棠客气的点点头说谢谢,等破面包车进去以后才若有所思:“现在我能懂你为什么要当棒棒,坐在街边用另一种角色去看别人了。”

    石涧仁对她树个大拇指,但不说多,纪若棠其实还是那个小姑娘啊,嘻嘻笑两声:“这会儿我就觉得以前太把自己当个宝,以为天底下都该顺着我来,其实离开我妈,什么都不是,对不对?”

    石涧仁听出来她的语调还是有点紧张:“平常心面对,我可是亲手把师父下葬的,长辈迟早会离开,我们也终究要自己站起来。”

    纪若棠终于松开肩膀,放下一路上刻意的笑声低沉一下下:“要看见家里了,所有跟妈妈有关联的生活要重新回来,提醒我这是个没有妈妈的世界,还好我有你。”

    石涧仁笑笑,这时候纪若棠对他的意义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每周见见面学学英语的少女,原本只是想借着清塘集团的平台看看,汲取点经验反过来带领自己那帮人的思路,现在风驰电掣般的已经变成义不容辞的责任了。

    纪若棠还给自己深呼吸了几口气,握紧小拳头打气,小面包车停在别院前,再次接受了保安的惊讶和殷勤,几乎小跑着陪到门口:“这些日子你和纪总没在家,我们安排清洁公司一直在做维护。”

    纪若棠礼貌的说谢谢,掏出似乎很久都没用过的钥匙打开门,再次深呼吸,平稳的走进去,还转头对石涧仁挤出个笑容:“来吧,这里虽然没有合适的衣服给你更换,但是欢迎你到家里来。”

    穿得比保安还差的石涧仁在门口脱了鞋,终于引得纪若棠笑起来:“哎呀,看来你才是真的有脚气了!小陈叔叔谢谢了!”说完就拉了石涧仁进来关上门。

    顺势这手就没松开,带着石涧仁从门口开始一点一滴讲述,其实搬到这里来住也不过就是最近一年多的事情,这套房子里自己跟忙碌的母亲回忆并不多,最深刻的反而都生在石涧仁出现以后,似乎放下严父担子的纪如青跟女儿才有了很多母女之间应该有的亲切。

    少女没有哭哭啼啼,而是带点微笑,一直牵着石涧仁走上二楼,小布衣也终于第一回看见现在高档点的卧室是什么样,接着是充满少女幻想的房间,他正想抽出手到下面等待,纪若棠却转身认真:“这时候我都觉得住在这里有点幼稚了,那我今天就搬到你那里去住好不好?”

    石涧仁真的吃惊一下:“你……可能没法理解我那边生活的艰难方式,我说过,你的目标和我,乃至别的人不一样,你能有卧薪尝胆的心态,那就足够了,毕竟你是女孩子……这样吧,你住到集团公司去,怎么样?”

    纪若棠看着他的眼睛:“我们不可能会分开的,永远都会在一起。”好像是给自己下肯定的点点头:“现在是下午时间三点,五点来接我一起到公司,好不好?”

    石涧仁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不能快点?半个小时我就能回去换了衣服过来。”

    纪若棠眯了眯眼:“你不跟某些人打个电话联络一下?”

    石涧仁忍不住学城里人嘁了一声,转身下楼了。

    的确还是有几个电话要打的,把车扔到盒饭作坊去换帕萨特,这边还是有几个姑娘在忙碌的,有些盒饭订单也不能停,不过洪巧云已经等在这边了,一脸的关切:“接下来很困难么?”

    石涧仁却对她抱抱拳致歉:“不能跟你一起到德国,去见证你的画展,对不住了。”从时间上来说,还有两天洪巧云就要出了,石涧仁不可能抛下那千头万绪的纪若棠一个人来面对,何况画展他只是见证,并不能影响到什么。

    洪巧云尽量俏皮的笑笑:“我叫你那个……嗯,我让赵倩带着掌中宝给我摄像,回来放给你看。”

    石涧仁再抱抱拳:“也感谢你援助的善款,我们确实帮到了很多人,这点我非常自豪,但你知道我的做法不能给你在什么地方刻个碑。”

    洪巧云笑得比他开心:“老詹也筹集了一些善款,本来打算正式当面给你的,回来我再交给你,我比你自豪。”

    石涧仁点点头告别:“我回去换衣服,随时保持联系。”

    洪巧云对他做加油的手势,回到画室里,原本挂满画幅的墙上已经空荡荡,这半年来的作品都已经送上国际航班前往欧洲了。

    开车回出租屋的石涧仁这时候终于觉得自己应该要搬家了,或者对没什么行李的他来说,用换个住处更合适。

    但跳下石阶,立刻听见雪花汪汪叫的声音以后,狗吠却停止了,走近门边更能听见里面一把柔声:“别闹啊,叫两声吓唬人就够了,你爹出门做大事去了……”

    石涧仁顿时啼笑皆非,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但还是先敲敲门,那里面的声音立刻就惊慌:“谁?!雪花,叫!快叫!”大狗这会儿却不叫了,只刨门,显然它光凭脚步呼吸就能判断是谁。

    石涧仁真的觉得想哈哈笑:“好了,好了,是我,石涧仁。”

    “啊?!”

    就一个字,里面传达出的惊喜、惊慌、还有浓浓的思念情感,石涧仁真能分辨出来。

    然后立刻门一开两条蓝白影同时扑出来,有那么一刹那石涧仁想闪开的。

    但左右夹攻的态势让他稳稳的站在那,先有些吃惊看见大只的白狗居然也穿了件蓝白渐变色的衣裳,再现赵倩则给自己弄了件浅蓝色的风衣?!

    12月中旬,江州已经有些寒风了,一改以前有点拖沓的艺术风格打扮,赵倩相当利落的短风衣里面深蓝衬衫加下的深蓝色筒裙,露出了膝盖以下的一长段白生生的腿,嗯,石涧仁这会儿知道有丝袜这种神奇的东西了。

    赵倩原本都展开手臂了,跟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腿上,硬生生刹住,红着脸更把双腿绞在一起:“正……正在学着习惯穿高跟鞋……”

    哦,对的,下面还有一双米白色的高跟鞋,一下就把以前娇小的姑娘抬高不少,这样站在那看着真的就跟摇曳的……这会儿肯定不能算是小白花,应该是已经迎风盛开的兰花,石涧仁顿时脑海里冒出了空谷幽兰这么个词儿,很欣赏她这个打扮,没有白领的商业味,也不全是慵懒的艺术气息,搭配顺滑散开的长,有点洒脱的飘逸感。

    赵倩的目光肯定都跟在他的眼神上,尽量骄傲的站直了展现自己的变化,真想大声说这种自信心上的改变全都来自你啊,不过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拉了拉风衣前襟,实在是再挺胸也没什么料,这个是硬伤。

    雪花一个劲的欢快围绕两人转圈,差点把婷婷伫立的姑娘给撞翻,石涧仁也注意到她的动作连忙进去:“行李收拾好没……”声音有点戛然而止,因为竹板床上正整齐的码放着女孩子的衣服呢,特别是各种内衣都摆在最上面,转头再看看,原本天光地白的房间又大变样,贴在墙上的白纸现在都画满了蓝色的花花草草,耿妹子留下的花花绿绿帘子倒是没动,可其他地方到处都给整理得……石涧仁觉得有点女人味。

    转头看赵倩涨红了脸:“你不在家,我这些天整理出国的东西,不想在寝室招摇,就住在这边了。”

    石涧仁只觉得幸好没让纪若棠跟着一起来。